• 第十二章:如愿以偿

    更新时间:2018-02-05 11:50:38本章字数:2461字

    儿子和乔林相处的很融洽,也应了儿子当初形容乔林的那句话。

    她就是一只狐狸精。

    真的,我都不敢相信,现在儿子已经张口闭口喊她妈妈了。

    她也沉浸在这种幸福中。

    我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可以让执拗的儿子发生这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每天晚上做游戏,儿子也总站在她那边,和她联手对付我。

    我有意试探她,就怂恿儿子玩一些只有我和妻子之间才有默契的游戏。但乔林全都应付自如,甚至连动作神情,都和妻子生前如出一辙。

    这让我更加确定,乔林就是我妻子的灵魂附体。

    我沉浸在幸福中,也陷入深深的反省中。为了家庭的完整,也为了抓紧幸福,我慢慢产生再婚的念头。

    我偷偷跟踪了乔林和儿子。在儿子上学的路上,在小区幼儿园门口,这对没有名分的母子都洋溢着青春的幸福。儿子和同学打招呼嬉闹,乔林就在校门口和老师,和其他孩子的家长聊天。

    这舒服的画面让我忘记妻子离去的伤痛。

    突然间,儿子和其他小朋友打了起来。在众家长和老师的劝解下,儿子还依旧愤愤不平,有种跃跃欲试、起来再打的感觉。

    后来我才得知,是同学当着儿子的面说乔林是狐狸精,儿子才和他动手打了起来。

    我拨通何老师的手机,她是儿子的班主任,也最了解我的妻。连她也感觉到诡异,除了面相身段不同外,那神情姿态,言谈举止,都像极了我的妻。何老师还在电话里说,甚至她和前妻的一些私密话题,乔林都能记起个大概。

    天啊!我还在犹豫什么,乔林她就是我妻,不管我信不信鬼神,这都成了天地不正的事实。

    在这人生大起大落的同时,我也在挂记着我那两支股票。仔细想想,这股市也等同人生,牛起来会更牛,节节高升。可一旦跌起来,会溜坡大滑,甚至连狗屎都不如。

    除思之境界外,人生和事业攀顶就是绝路,除非你上天,否则,就只能走下滑路。连续几天的涨停,已经造就了下滑的势头。我知道这种红日头很快就要到头了,可我不想戴绿帽子。但是,该死的密码每天只能试验三次,三次不成功会自动锁定。

    这是我最浮躁的一天,因为从各种局面来分析,明天的K线图很可能就是绿屏。如果我不想戴这顶绿帽子,就必须赶在明天收盘之前解开密码。

    我需要钱,更需要给乔林一个名分,一个做我合法妻子的名分。她不是小三,不是狐狸精。她是我的妻,陈丽。

    一旦密码解开变现,我决定给她一个豪华壮观的婚礼。

    晚上,我在书房的电脑前频频嗟叹。乔林哄睡了儿子,用高脚杯盛了两杯红酒。

    “cheers”

    “cheers”

    轻轻碰杯后,我一饮而尽。

    乔林看着我问:“工作遇到了难题?”

    我摇摇头,很灰心。不打算把婚礼的真相告诉她,除了想给她一个惊喜外,我还不想她为此而焚心。即使她真是我的妻,这种全凭个人记忆密码的事,我想她也是无能为力。告诉她,无非是多一个人嗟叹焦心。

    “亲爱的,要不要说来听听,让我也跟着参谋参谋,长长见识。”乔林捏着酒杯,柔声细语的看着我说。

    我无奈的摇头,意思是说了也是白说。

    “就当是发发牢骚也好呀!这样有助于心理健康。”

    听她如此一说,我心情马上好了很多。难怪以前儿子说她是狐狸精,真有方法能引人入境。想想看,其实她说的也很有道理。其实要达到某种目标,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方法,方式。

    我看着她,冒昧的问了一句:“你是我的妻吗?”

    “如果你愿意,我当然是你的妻,何况我是不是你的妻,主观责任在你。”

    “那么……”我指着乔林说:“你是灵魂附体在她身上?”

    “周总,你怎么又说胡话呢?”乔林作势站起来,探手就要去摸我脑袋。

    出于本能,我闪开了。乔林想要发笑,可她止住了。此刻我心里五味杂陈。但为了证明我不是发神经,就把目前遇到的难题向她做了分析。我看她认真的听着,并频频向我点头。作为一个倾诉者,我寻到了最忠实的听众。这一发不可收拾,我几乎倒尽了心里的全部苦水。

    等我滔滔不绝说完后,乔林轻松的说:“发泄完后心里是不是很舒坦?”

    我点点头,苦笑一下。

    “解密码的事,就交给本大小姐了,但你要给我时间,让我回房间好好想想。”

    我点点头,乔林就离开了。当天夜里,我和她僭越了男女之间所谓的友谊,成了一对真正亲密无间的恋人。

    夜间,她悄悄起床,我装作睡的很香。等她离开后,我看了床头柜的闹钟,此时还不足清晨六点钟。因为心存疑窦,我起床偷偷跟踪了她。

    在儿子的房间,他正埋头翻一个硬壳笔记本。

    我进厨房倒了一杯红酒,还没品出味,乔林就出来了。

    “你疯了,大清早就开始饮酒?”

    “压力大吗!”我敷衍她说。

    乔林递过来一张纸条,幽怨的说:“你试试这个吧!”

    她说完后,又走回儿子的房间,我猜想她一定抱着儿子继续睡觉了。

    我接过纸条一看,差点惊讶的大呼起来。这正是我管用的密码,妻子姓名的拼音和儿子生日数字的组合。乔林怎么会知道呢!毫无疑问,她就是我的妻,陈丽。

    无论我内心纠结的多厉害,都必须暂时停止。当前的首要任务是解开密码,也只有解开密码,我才能弥补对乔林照顾与信任的缺失。

    我在书房打开电脑,只试了一次,成功了。

    我冲进儿子的卧室,顾不得乔林反抗,在她额头上疯狂的亲吻起来。

    “讨厌,你这神经病是越来越严重了!该看医生啦……”

    “该看医生啦!”我注意到这个细节,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妻子是最排斥医生的。在她苦心经营下,我们一家人几乎没踩过医院的门槛。平时连“医生”和“医院”的字眼也不让提。偶尔有谁说漏嘴,她会“呸呸”啐上两句,骂句“乌鸦嘴”,还要在祈求几句。

    乔林!她真是我的妻吗?即使她真有通天下地的本领,也不可能效仿的如此逼真。可她为什么偏偏疏漏这一点小细节呢!是爱情成熟之前的考验吗?

    我再一次陷入困境。

    正如我分析预料的那样,几天牛市后,股市马上进入恐慌。幸亏我出手的早,才小小的赚了一笔。

    由此,我不得不相信乔林就是我注定的妻子。她有旺夫命,只要她一出现,我所有的麻烦都会迎刃而解。

    我把公司最后一笔挪用公款的债务补齐,还余下一笔不小的存款,我打算为乔林办上一场豪华的婚礼。也不枉费她这么久的良苦用心。公司有很多机密性财务文件都是乔林帮我篡改的,正因为有她操刀,我才得以恢复持股合伙人的身份。

    我决定向乔林求婚,为了儿子,为了我以后的人生地位,也为了乔林能如愿以偿。我偷偷去珠宝店买了一枚钻戒。

    现在,我只需要一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把这枚钻戒戴在乔林手上,我有绝对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