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5

    更新时间:2018-03-13 10:11:32本章字数:1347字

    夜风呜咽,听着母亲伤心的哭泣声,骠骑心烦意乱起来。

    他觉得母亲说得有理,这么多年来,老汉既不给他们写信,也不和他们联系,回来了面都不肯露,给点钱和粮票还充满了悬念。

    他又怨恨起父亲来,自来这世上,从有记忆开始,一点都没感受过父亲的抚爱和温情,反倒因为父亲被伤害得身心都千疮百孔。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喜欢知青李海薇,以为爱自天降,哪知狗咬尿泡——空欢喜,影子一样的海薇,天上仙人般的海薇,已经让自己伤痕累累,好不容易喜欢上的爱花也远嫁他乡,而今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自己还孑然一身。特别是那次没请到她吃待饭的事,一直鲠在他心里。也是那次后,他就再也没和爱花见面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骠骑反复地问自己。

    月光也像懂了骠骑的心事,从窗外一点一点移过来,最后落在了骠骑的身上。身上满是月光的骠骑,顿时有一种要当仙人的感觉。他丢下粮票,来到方家大院子外的堰塘边。

    此刻,在堰塘边吹牛聊天的大人们已经走了,玩藏猫猫的孩子们也停止了叫闹回家去了,堰塘四周一片安宁。柳树长条似旧垂,在月光下像个哲人一样深沉,堰塘水面平静如砥,月光在上面倒映成另一片天空,令人陶醉。

    “我要和这片天空融为一体。”骠骑从缺口的光滑石板上朝堰塘走下去。

    “骠骑,你娃娃在干啥子?”突然,一个人喊道。

    或许是被声音一激,或许是踏入水中那一刻的刺激,骠骑立刻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被水淹了半身,他猛一回头,只见方秋泽站在岸上,雄伟的身躯让他吓了一跳。

    “娃儿,你年纪轻轻的,别想不开啊。”方秋泽本来是来洗脚的,突然看见骠骑往堰塘中间走,吼了一声。他伸手将骠骑拉了上来,语重心长地说,“你替你妈想一想,你死了她咋活。”

    半身湿透的骠骑愣住了,他仿佛丢了魂一样,说不出话来。

    方秋泽拉着骠骑送他回家,此时,杨二嫂也没睡,见骠骑失魂落魄的样子,她气不打一处来。

    “你短命娃娃做啥子啊,这么不小心!”杨二嫂不明白骠骑已经对生失去了信心。

    “快去睡。”杨二嫂没有谢方秋泽,迅速把骠骑拉进门,把门一关,对骠骑吼道,“明天还要去长坡挖花生。”

    方秋泽见杨二嫂没好脸色,也不想再说什么,一转身走了。

    骠骑进了屋,把自己房间的门一关,闩了,也不答母亲的话,在床上坐下来。

    子夜一过,月亮更加透明地挂在天空,把世间照得小溪水一样明澈,一切都仿佛变得轻松起来,一切都仿佛变得干净起来,就像大雪覆盖下的世界。

    这一刻,骠骑清醒了过来。他反倒不伤心了,想想这些年来,母亲不但不懂他的心思,对他不理不问,还时常抢白他,他对她还有什么留恋?他一转眼发现幺妈上次给他擦关节痛的药酒还剩大半瓶,幺妈特别叮嘱过里面有方秋虎从西藏带回来的专治跌打损伤的药“三转半”,不能喝,他一把抓过来,一口气干了,顿时觉得胸口火一样烧了起来,难受得想吐,但他忍住了。

    骠骑翻箱倒柜找了一套干净衣服出来换上,本想写几个字给母亲,找出一支笔来,却没有墨水,吐了点口水吸进去,勉强能写现,却找不到一张像样的纸。好不容易找到一张包过白糖的黄纸,写了开头,却不知该如何往下写了。越想越难受,他长吁了一口气,扔了笔,揉了纸,带了一根绳子悄悄出了门。这一回,他看清楚了左右四周都无人,便快步朝群鲤河走去,来到河边,他寻了一处水较深的地方,在岸边找了一块厚厚的石板来绑在背上,再抬头看了看天上那一轮皎洁的明月,闭了一口气,慢慢地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