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

    更新时间:2018-03-13 10:48:03本章字数:857字

    天晴了。天空蓝得深渊一样,有点让人眩晕。

    春天的布谷鸟每天都在叫“苞谷、苞谷”。

    方志明端起碗挨家挨户,边走边吃地喊:“阳雀叫了,该种苞谷了。女人打窝子,男人挑粪,老人撒种。”

    红豆扛着锄头来到长坡下的麦子地里,打完窝子后又去撒种。

    她的病刚好就下地了。虽然没有下雨,但露水很快就把她的裤脚打湿了,她想起母亲说的,女人生了病容易受湿,就把裤脚挽了起来,露出小腿那雪白的一截来。

    “二妹崽,吃早饭没有?”红豆刚把裤脚挽起,张正东就挑着粪过来了,双眼直直地看她的小腿,她有些不好意思。

    “吃了。”红豆红着半个脸说,“东老爷,你吃了没有?”

    “哼。我吃个毬毬啊。”张正东突然变了脸色道,“老子差点就被你害死了,还吃得下啥子早饭啊?”

    “老子害你公乌龟干啥子?”红豆觉得张正东又要来惹她,也不示弱。

    “小声点。”张正东端起粪瓢往红豆面前的苞谷窝子里倒粪,“我昨天晚上做了个小梦,一个白胡子老汉说那个东西是你老祖先人的,我要了要遭殃,那老头还打了我一拐杖。今天早上起来,就觉得腰杆有些痛,我准备把那个东西还给你。”

    “是不是啊?”红豆不信却道,“好久给我嘛?”

    “今天晚上收工的时候,我给你送起来。”张正东说。

    “好。”红豆看看张正东的样子,不像在说谎。

    傍晚收工时,红豆故意落在后面。

    张正东回去抱起报纸包好的古董出来,正赶上红豆在等。

    “还给你,你这个害人的狠毒婆娘。”张正东像被古董烫着似的,一把塞进红豆的怀里后,小眼睛使劲看着她清秀脸盘,趁势在她的脸上狠揪了一把。

    “呸。”没想到张正东来这一手,红豆吓了一跳,红豆两手不空,只好立刻吐了张正东一泡口水,“你妈才是害人的狠毒婆娘。”

    张正东也不答话,乐呵呵地像有人在撵他一样,回身一拱子跑了。

    红豆看看左右无人,抱起古董就回去了。

    到夜深的时候,红豆爬起来,点上灯,打开古董细细看了一回,认得还是那个玩意儿,不免心中纳闷起来,张正东一会儿要得火钻子紧,一会儿又不要了,难道真是有人托梦给他说不能要?她觉得又不对。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但她还是满心欢喜,这件东西本来就是外公家的,大舅舅想要,现在可以还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