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半妖女孩

    更新时间:2018-03-09 14:00:00本章字数:2143字

    不,这是个误会!

    木若灵举起刺鹰弓对准他:“放开雅露!”闻到动静无数乌鸦朝她攻击。

    “唰”地一声,巴月手中的火大十倍:“谁敢动我烧了这棵树。”

    “都给我别动!”乌鸦男连忙呵斥手下,这棵老树可是乌鸦洞的注灵物,它们可是寻了上百年才寻到,都是群蠢蛋,他可不想又挪窝。

    “嘿,大家同为妖。这位妖兄您就行行好,将您那火熄一下,咱们有事好好商量嘛!”乌鸦男谄媚地笑起来,紧张兮兮地盯巴月手上的火。

    “好好商量?”巴月将手上的火上抛起,挑衅地把玩:“你们闲着没事来搞袭击,还掳走我的人,你说该如何商量?”

    乌鸦男笑嘻嘻地将女孩举出:“哈哈哈,掳走?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我马上将这女孩还给你们。”什么狗屁报仇,他才不要为那糟老头毁了他们的窝呢!

    “你对她做了什么?”木若灵一直以为雅露是那种不会轻易向别人透露真实感情的女孩,没想到今日会哭得那么伤心,这个家伙一定是做了过分的事。

    “对啊,臭小子你对我们家雅露做了什么?!”施爷爷朝乌鸦男飞去,前爪将雅露接回,对眼前妖咬牙切齿。哼,老头子他这么多年都没舍得打骂过自家孙女,这死乌鸦竟敢如此嚣张。

    乌鸦男眼皮一跳,无辜地扶额:“误会啊,我真是什么也没做。”本首领真是要气得毛都掉光了,哼哼,等那只狐狸远离我的树,老子再弄死他们。没错,今日老子所受的气,他日再气债血还。

    施爷爷抚慰般摸摸女孩的头:“雅露别怕爷爷来了。跟爷爷说那只骚气的乌鸦怎么欺负的你,爷爷就算拼老命你要给你出口气。”

    骚气的乌鸦?

    瞧着瞪自己一眼的鹰,乌鸦男炸毛,觉得自己要被气得七窍流血。狠狠地吸口气,他暗自发誓终有一日一定要拔光这该死老头身上的毛。

    雅露摇头,小声在施爷爷的背上抽搐:“爷爷,我真的是凤凰与人类所生吗?”

    闻言施爷爷大惊失色,鹰身抖动了下,没作出回答。

    “啧啧啧,鹰老头你一定是知道吧。”乌鸦男幸灾乐祸。

    施爷爷瞪眼妖,叹口气:“雅露,爷爷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女孩跳下鹰背,愠怒地对视起鹰:“对我好您就应该告诉我!您知道我一直以来有多么想念他们,可每想一次我就会恨自己,我恨明明他们抛弃了我,可我还那么想他们。”她深吸了口气,刚止住的泪水又开始大颗落下:“如今日我没发现,爷爷是不是永远都会瞒着?”

    瞧着雅露露出如此动怒的模样,鹰低低地低下头:“是爷爷对不起你。”

    “不是你想的那样雅露……”木若灵连忙打断:“施爷爷是有苦衷的,相信我,回去我们再跟你解释好么?”她抱住失控的雅露,靠近女孩耳朵轻道:“跟我们回去吧,我们带你去找家人。”

    女孩猛地怔住,点点头,抱住木若灵放声大哭起来。

    分割线----------------------------------------------------------------------------------------------------------------------

    从河玉山回来后,木若灵向雅露解释施爷爷一直以来瞒她的用意,雅露听完后满是歉意,在施爷爷脸上印了个大大的吻。木若灵欣慰的看着眼前一幕,莞尔一笑……不管怎样,至少雅露还有一个这么爱她的爷爷。

    做好商量后,他们决定在六天后雅露生辰日的前一天,去三十五年前施爷爷遇见雅露父亲的地方,运气佳的话,或许会寻到那个人类。

    这天天色昏暗,乌云密集,黑压压一片,给人种沉闷感。顺着施爷爷指的路,他们来到一座山脚下,他瞄向不远处的山洞:“这里便是我救下他们之地,三十五年过去了,那石洞已长满荆棘。”

    雅露望去,那长满苔藓的石洞……是她诞生之地。悲伤之情涌来,女孩目光闪烁。

    她一定要寻到父亲,她有很多很多话想和他说。

    “咱们就在这等吧,指不定那个人类会出现。”施爷爷停在一石头旁坐下。

    木若灵等人就这么一直等,直到太阳快落山依旧没见到任何人影。

    “阿灵姐姐,那个人是不是不会出现了?”维尔左右张望,偷偷拉了拉木若灵衣角,嘀咕道。

    少女盖住男童小嘴,瞥向女孩一眼:“不会的,他一定会出现。”木若灵对低头的女孩道:“雅露,你爹那么爱你,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忘记你,他一定也在某处寻找你。”

    闻言女孩灰暗的丹凤眼点起一丝亮光。此时巴月则无趣地在石洞旁踱步,忽地他视线停在一颗兰花草上,漆眸一动,挥袖将其吹开。

    “你们过来看。”

    “巴月你有什么发现吗?”木若灵凑过,顺妖视线瞧去她清眸大亮,拉过雅露的手:“快看快看!这一定是雅露父亲写的,他也一定在寻你。”

    石壁下划上一字,念。

    那个人类,也许一直在某处深深地想念他的女儿。

    维尔小手拉过怔住的雅露:“你的父亲来过这里,他来找你了。”琥珀色的眸子朝她俏皮眨了眨。

    随时间流逝,此刻已天昏地暗。

    木若灵等人被燃起的希望渐渐在等待中被浇灭,木若灵对着柴火神游,那个人类还会来吗?

    想想已是过了三十五年,那石壁上的字长了苔藓,应是很久以前刻上的。虽说妖寿命很长,但人是会生老病死的,也许……也许那个人类已经走不动了,或是已经逝去……

    想到此木若灵猛地摇头,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就这样一直等,那个人类始终没有来。他们将石洞杂草清除好,便在此安定下来,就这样他们在那呆五天。

    “我们回去吧。”一道清脆声响起,虽然她年纪小,但这不代表她毫无想法,这么多年过去,所有东西都会改变,她不想让所有人为她承受这份痛苦。

    “再等等,你……”施爷爷刚张口便被打断。

    “他不会来了!”像是压抑久,女孩无助大喊起来,像是在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