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半妖女孩

    更新时间:2018-03-10 13:00:00本章字数:2018字

    雅露强忍不让泪水落下,双手紧紧握住两旁衣摆。虽然她也想相信,但她不愿再听,她知道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着想不忍对她说实话,她知道的她再也找不到亲人,那个人类不会再来寻她,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雅露……”施爷爷心疼极了,慌忙靠近雅露。女孩抿着嘴狠狠摇头,悲伤却不敢释放的模样:“对不起爷爷,我又再次令您担心。”

    木若灵看着那懂事得令人心疼的女孩,她是在为自己的难过感到愧疚。

    雅露背上竹筐,不再犹豫地踏出石洞:“不等了,我们回去吧。”

    返途一路上,没有任何人说话,就连平时嚣张跋扈的巴月也沉默不语,木若灵坐在虎身上任由风刮,唉,这毫无网络的战国时代找个人真难,要是在现代那可容易多了……

    这么想着,巴月突然停住:“你们先回去。”被打断神游的少女连忙问:“你去哪?”

    妖勾起高深莫测地笑:“到时你便知晓。”瞟一眼少女身后的晨之阳:“要是有人给我找麻烦,本妖定是要拆了他骨头。”随后消失在众人眼中。

    木若灵若有所思地望妖离去方向……他是在暗示我别又救人给他找麻烦?哼,明明之阳很安静也没惹事,小气妖。

    当巴月再回来时已是深夜,还在睡梦中的木若灵被巨声吵醒,睁开眼时便瞧见这样一幕场景……石门被打开,巴月手拖一只狼狈的大乌鸦走进,身上羽毛随之抖落。

    木若灵惊呆,同情地看向趴在地上挣扎的乌鸦精,那乌鸦瞧见少女便激动地扑闪起羽毛所剩无几的翅膀,眸子眨啊眨:“哎哟喂!这位美丽的小姐姐请你救救我,本首领要被这该死野蛮狐狸给弄死了,美丽的小姐姐请你救救我啊!”

    木若灵扶额,听这乌鸦夸张的求救声她不明所以看向巴月,他抓这乌鸦精有何贵干?

    美丽的小姐姐?

    巴月冷哼一声,反手将手中的乌鸦扔向石壁,乌鸦撞石壁呜咽一声滑落至地上,身上的羽毛又掉一撮。瞧此,木若灵眼中的同情更深。

    “啊啊啊!我健壮的翅膀,我华丽的羽毛,呜呜呜~本首领不活了,不活了!”乌鸦看着身上所剩无几的毛,打鸡血一般在地上打滚,一副痛彻心扉的样子。

    它恶狠狠盯向巴月,凄厉道:“本首领代表乌鸦一族诅咒你,终有一日你这只野蛮粗鲁残暴的狐狸一定会尝到毛发掉光的滋味!”乌鸦说完世界上最恶毒的咒语,伤感地舔起受伤的翅膀。

    巴月愠怒地勾起嘴角:“那本妖先让你尝尝毛发被烧光的滋味如何?”手中燃起熊熊大火。

    瞧见狐狸手中的火,乌鸦大惊失色,迅速爬向木若灵身后:“美丽的小姐姐,请救救我!没了羽毛相当于要了我的命啊。”少女将乌鸦护在身后,瞧眼前妖的架势这哪只是烧光毛而已,恐怕是连身都想给你烧光。

    “巴月,你就先放过它吧。”虽说这只乌鸦嘴欠了些,精神问题严重了些,但也罪不至死。

    “对啊对啊,美丽的小姐姐都放话了,你还不熄灭手中的火。”乌鸦紧贴在少女身后,朝巴月挤眉弄眼。

    巴月蹙眉:“呵,死乌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瞧妖眼睛快被这乌鸦气的喷火了,木若灵呵斥道:“乌鸦首领,你可别再说话了。”天呐,她可不想与这只乌鸦被烧死。

    “威力无边的狐妖大人,它已经被打得够惨了,你就先放过它吧。”少女讨好道,感觉妖颜色变温和这才暗自松口气。回过头看向被打得惨兮兮的乌鸦,她再转过头看向巴月:“你为何要抓他回来?”

    妖抿着嘴,看向雅露:“乌鸦可以帮她找到那个人类。”乌鸦一族遍布各地,鸟族中接收信息最讯速物种之一。

    “这只乌鸦精能帮我们找到雅露父亲?”

    “那是当然!乌鸦区区一个人类,这只不过本首领动动手指的事。”乌鸦捋了捋羽毛:“既然你们有求于我,就该拿出点诚意来。”

    “诚意?我看你是想毛被烧光。”

    瞧眼前的狐狸又要燃火,乌鸦秒认怂:“不不不,咱们有话好好商量,人本首领可以找,但条件是你不能再让我掉一根毛。”

    “行!”木若灵答应,原来巴月那家伙临时离开是为了寻乌鸦,虽然外表漠不关心的样子,其实内心向善呢。

    分割线------------------------------------------------------

    第二天一早,屋顶上传来一阵尖利的鸟鸣声。

    屋内的乌鸦瞬间化身为人,他可不想让部下看到自己被打得毛快掉光的妖身,将窗打开,三只乌鸦飞进来停在他面前叽叽咂咂,不一会儿乌鸦男露出得意的神情:“嘿,半妖女娃,本首领带你去找父亲。”

    雅露丹凤眼没好气地白乌鸦一眼,内心却涌来一阵欣喜,马尾一翘:“骚气的乌鸦男,我叫雅露!”

    骚气?!他们又说他骚气,可恶,真是太可恶了,连一个半妖女娃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乌鸦男跃去捏起女孩下巴,阴狠道:“小女娃不要不识抬举,本首领可是知道你父亲下落。”雅露被捏得脸都鼓起来了,想要说话回击这只可恶的乌鸦,怒了努嘴只能发出唔唔声,她气得手舞足蹈。

    而此时乌鸦男却玩心大起:“你说什么,本首领听不到呢。”瞧她这气愤模样乌鸦男开心极了,心想上次被这小妮子诬陷的仇这回必须得报回来,另只手捏上女孩脸。

    雅露嫌弃地蹙起眉,挥手要拍打脸上惹人厌的乌鸦爪,却怎么打也没用。看着女孩气鼓鼓的脸,乌鸦男暗自叫爽,毫无欺负小孩的羞耻之心。

    忽地,一扫帚敲向他的头,只见施爷爷气得胡须吹起的脸:“臭乌鸦,敢欺负我孙女!”随后又是一记棒棍:“还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