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猞猁

    更新时间:2018-02-22 10:24:46本章字数:2338字

    虽然在山洞里居住条件不错,但是离水源远暂且不说,单单没有后路这一条就被陈杰给pass掉了。万一哪天被野兽给堵在山洞里,打也打不过,逃又逃不了,那可真就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绝死之地。

    所以,山洞临时休息倒还可以,若长期居住却是十分不妥。

    木屋就更不用提了,既没水源又不易防御,陈杰睡在里面都不敢打呼噜,害怕声音太大,把这不知多少年没修葺过的危房给震塌了。

    为了选择合适的营地,陈杰还特意打开手机查询了一下资料,然后用笔记录在白桦皮上。

    之后又迅速关机,虽说电池关机时也流失电量,但总比开机要省电的多,为了省电,陈杰把手机卡都扔掉了。

    看完资料,陈杰才发现自己睡在树上并不安全,一旦有雷雨天气,很容易遭雷击。到时万一渡劫不成只有烟消云散,连转个散仙职业都不行。

    先前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陈杰当然不会拿生命当玩笑。寻找合适的营地就成为首要目标。所以这一路上,陈杰也在不断的察看四周有无合适的宿营地。

    综合各种资料,陈杰对营地的要求归纳为:近水背风,避险防兽,日照平整。

    一路走一路找,快到小木屋了,陈杰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自己生篝火的空地嘛。

    陈杰也不犹豫,连小木屋也不进,径直向那片白桦林走去。

    晚上七点,天边只留下一抹红红的晚霞,太阳早已沉到山的那一边去了,眷恋地给大地留下淡淡的光亮。小溪仍然唱着欢悦的歌声,为前来饮水的鸟兽奏出一篇优扬婉转的小夜曲。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叮当声,一阵鸟儿扑打翅膀的声音打破了这和谐的乐章。一群斑鸠被惊起,在天空盘旋良久远远的落到一旁。

    而惊散斑鸠的罪魁祸首却带着一连串的叮当声来到溪边,卸下背上的登山包,放在地上,只闻叮叮当当不绝于耳,却是登山包上绑系的零件撞击发出的。

    来的正是陈杰,走了一整天的陈杰累得一放下背包就坐在溪边的石头上,摘下头上扣着的钢锅,放进溪水里,洗去上面的尘土,舀起半锅水,举到嘴边直接灌下去。

    自从知道了丧尸病毒不能在空气中传播,石坚也不去费力的过滤水了。

    一路上,陈杰紧赶慢赶,才在天黑前堪堪赶了回来。现在是饥渴交加,既睏且乏。

    喝过水后,陈杰喘着粗气看着四周前来喝水的鸟兽,琢磨着以后怎么搞两只来开开荤。

    突然,只见上游的草丛中,一道灰色的身影蹿了出来,直扑向正在喝水的一只野兔。野兔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身影一口叼住脖子,狠狠地甩了几下,野兔蹬了两下腿就再没有了反应。

    陈杰被这一幕惊得连忙站起,手忙脚乱的抽出了长刀,准备防范这只野兽的进攻。

    那只野兽像是一只猫一样,但是足足有一米多长,身上灰黄色的毛带着深灰色的条纹,短短的尾巴。当看到那双耳朵上长长得好像古代头盔上翎羽的从毛时,陈杰才放下心。

    这是一只成年的猞猁,看它腹部鼓涨的乳房,可以判定应该是哺乳期的母猞猁。猞猁一般不主动攻击人类,除非是被逼急了。

    那只猞猁看到陈杰站起来,谨慎地后退两步,弯下前腿,弓着腰,也摆出一副攻击的架势。即便如此,它也没有放下口中的野兔。

    石坚看到猞猁如此谨慎,想起来猞猁个性就是狡猾谨慎,不由得笑了。放下手中的刀,陈杰冲猞猁摆摆手,笑着招呼道:“别害怕,小东西。”

    猞猁看了一眼陈杰,发现没有危险,就放松下来,叼着野兔,转身离去。只看它动作迅捷,几下就跳上岸边的岩石,沿着岩石一路向上如履平地,渐渐隐在茂密的丛林中。

    陈杰望着猞猁远去,还不忘开口喊道:“慢走!有空常来!”

    又经过短暂的休息,陈杰抽出一根不锈钢管,向围起的水池走去。

    拎着刚抓到的五条鱼,带上一应装备,陈杰步履踉跄地走回预定的营地。

    重新有了打火机,陈杰很快生起一堆篝火。坐在火边,吃着烤鱼,陈杰感觉生活无比惬意,唯一的遗憾就是太孤单了。

    虽然以前也是一个人宅在家中,但毕竟还有网络、电话,大部分时间都在游戏里和网友打怪升级攻城略寨,闲着无事也与朋友们天南地北的煲电话粥。

    而现在,却只有自己。

    “威尔史密斯还有条狗呢。”石坚愤陈杰愤不平道,“后来又来个妞加一个便宜儿子。”

    人类是群居动物,脱离了社会的人又怎么算一个真正的人?

    陈杰想到以前看网上看到的一个贴子,一个天朝人在抗战时被抓到倭国当劳工。后来这个人成功逃跑,呆在山中几十年,被发现的时候,连话都不会说了。

    自己以后会不会变成这样,陈杰不知道,但是必须防止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他今天才会和猞猁打招呼。哪怕得不到回应,他也要如此。

    谁又能知道,现在到底离生化危机爆发多久了,如果已经快一百年,等人类回到大陆上时,会不会也发现一个不会说话的野人?

    “以后没事自己也要对自己说话。”陈杰开口对自己说道,“威尔史密斯都会背台词呢。”

    可惜的是威尔史密斯有电源能看电视,而自己却眼看着手机不敢开机。

    “当初怎么就不买个太阳能的。”陈杰骂自己道,“多便宜啊。”

    接着陈杰站了起来,挥着手臂道:“499!只要499!太阳能手机带回家!你没有听错!不用充电的太阳能手机只要499!……”

    激情澎湃的演绎了一下电视购物广告,陈杰不得不考虑今晚睡觉的问题了。

    打开帐篷的口袋,把帐篷各部件一一取出,找了块碎石少的地方打扫干净,又弄些草木灰洒在四周用来防虫蚁,然后把帐篷支了起来。

    丧尸的这顶帐篷还是高山帐,保暖性很好,但透气性不佳,不过无论是抗风性还是抗雪压性都远超那些三季帐,很适合高寒高原使用。看牌子也是国外一个大品牌,虽然型号陈杰不认识,但估计也不便宜。想想也是,丧尸生前也是千万富翁,哪能买低档货?

    陈杰躺在帐篷里,想起今天的猞猁,陈杰感觉睡帐篷还是不够安全。毕竟现在已经不是陈杰刚进山的时候,野生动物随处可见,要是来只熊、老虎什么的,帐篷的防御力还是太低了。

    想及此处,陈杰忙出帐又点起几堆篝火,把帐篷围在中间。看看不放心,又多加了些柴,确保能烧到天亮,这才放心睡下。

    心里却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该建一间房子,石头建不成木头的也行啊。当不上猪老三也得当猪老二吧,总不能当猪老大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