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斗兽

    更新时间:2018-02-22 10:37:09本章字数:2216字

    陈杰被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松开左手,向右侧身,想要让开这块落石。

    香瓜大小的落石擦着陈杰的鼻尖滚落,一下砸到陈杰的左腿上,然后弹了一下,又继续向下落去。

    陈杰只觉得左腿一痛,左脚一下子落了空,带得右脚也险些滑脱,整个身子贴在崖壁上,全靠右手来吊住身体才不至于摔落下去。

    陈杰尽力稳住身体重心,把右手狠狠地抠进石缝当中,同时左手也抓住了一块突起的岩石,这才堪堪稳住身形,但是左腿却是痛得一点力都用不上了。

    “可别是骨折了。”陈杰有些担心。

    不过马上陈杰就顾不上担心自己的左腿了。

    崖顶上面不断传来阵阵吼声,接着又有“砰砰”的肉体相撞声,又有几块或大或小的石头从上方滚落下来,还好没有再冲着陈杰来。

    陈杰推测,上面应该是有两只野兽正在打架。不禁苦笑起来,人家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到自己这成了野兽打架陈杰遭殃。最关键的是陈杰现在就如同筛子眼里夹的米——上不去也下不来。

    向上,两只野兽,正在争斗。向下,百米高崖,腿伤无力。

    正左右为难时,上面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吼声,看来是有兽受伤了。

    陈杰顿时想起鹬蚌相争来,也许自己尽收渔翁之力也是不错。

    可是眼见身边落石不断,陈杰也怕再被来上那么一下,干脆这一咬牙,向上爬去。

    虽说只有三米高,但对于已经疲惫不堪的陈杰来说,不亚于三十米。左腿根本用不上力,陈杰几乎全靠两只手把自己给拉上去的。

    待拖着一条残腿的陈杰翻上崖顶的时候,那两只野兽居然还在斗个不休。

    陈杰来不及细看,先把武士刀抽了出来,侧腿坐在地上摆好防御的架势。

    再看过去,原来来是一只刚成年的豹子正在和昨晚看到的猞猁争斗。更让陈杰诧异的是,豹子的腿居然被猞猁咬伤了!

    这让陈杰感到费解,要知道,猞猁的天敌就有豹子,眼前这只豹子虽然是东北豹又刚成年,体型只和猞猁相差不多,但怎么也不该落于下风才是啊。

    猞猁和豹子仿佛都没有看到陈杰一样,互相盯着对方,不断移动脚步,寻找对方的漏洞,一肆发现,立即扑上。双方竟然要打个不死不休。

    陈杰也乐得它们不理自己,一边打量四周的环境,一边自语:“这才叫坐山观虎斗啊。谁能像我陈杰离这么近看两只野兽打架。”

    崖顶的面积可不小,几乎就是一个山头,只有前面五十多米处才有一个小山包高出一截,也算得上是山顶了。

    山顶上居然也长着不少松树,但是没有成林,其间夹杂着无章的灌木丛。陈杰这里除了野草就是岩石,右前方不远,一个小水潭向外汩汩流水,水顺着岩缝向下流落,看来就是小溪的源头了。

    陈杰用手撑着身体想要挪过去,毕竟身后就是悬崖,很不安全。

    没想到,那只猞猁发现了陈杰的动作,竟然转向陈杰,低声吼叫,仿佛警告陈杰不要动一样。

    陈杰当然从善如流,老实的坐下不敢再动。

    猞猁的警告让陈杰不敢动弹,但它的分神也给了豹子机会。本就伺机而动的豹子闪身扑上,一口咬住猞猁的后颈,同时右爪猛地击向猞猁的头。

    猞猁虽被豹子咬住,却也不肯就此认输,一扭头,不顾后颈被撕掉一块肉,直取豹子的咽喉,才一咬住,就猛地一甩,想要制其于死地。

    这时,豹子的爪子正好击打在猞猁的左肩,巨大的力量一下子把猞猁击飞,但自己的咽喉也被猞猁撕开一个口子。豹子顿时凶性大发,直扑向刚落地的猞猁,两只野兽在地上翻滚起来。

    陈杰看得目瞪口呆,眼花瞭乱,要不是两者的外形差别巨大,单从进攻方式上,陈杰都分不出来哪只是猞猁,哪只是豹子。

    其实也正常,猞猁和豹子都是猫科动物,善攀爬,能跳跃,牙尖爪利,进攻方式如出一门。不过,一般来说,豹子的体型和力量要远远大于猞猁。猞猁最长也不过一米二,体重最多四十公斤。而东北豹,身长只比猞猁略长一些,但体重却远远高出猞猁,最重能到一百公斤。再加上豹子灵活性与猞猁不相上下,所以能成为猞猁的天敌。

    果然,二者撕咬在一起,很快就分出了胜负。最终猞猁被豹子给压在身下,用爪子狠狠地压住,一口掏向猞猁的咽喉,不断甩头,任凭猞猁的利爪在身上挠出几道伤口。

    猞猁的爪子越来越无力,最终彻底软了下去,一动不动。

    陈杰看到此情景,连忙摆好防御的姿势。说实话,陈杰并不希望豹子胜出,即使是受伤的豹子也比完好的猞猁危险得多。虽然两者都不主动攻击人类,但是谁知道打成这样会不会红了眼,把陈杰也一锅端掉。

    正如资料上所说,那豹子虽然获胜,但面对陈杰,却也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一人一豹就这样一动不动,大眼瞪着小眼。

    陈杰紧张的更是冷汗淋漓,贴身的速干t恤都湿透了。他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让豹子产生误会。向前,会让豹子认为是进攻,绝对会予以反击;向后,会让豹子认为是逃跑,估计豹子也不会在意中午多加个菜。

    就这样对望了足足十分钟,当陈杰感觉到绝望的时候,豹子却向后退了几步,也不管地上的猞猁,转身拖着受伤的腿一步步离开了。

    陈杰也不知道这只受伤的豹子能在森林中活多久,是不是还能抓到猎物,但对此也不关心,这就是自然界的竞争法则。

    他可不认为豹子受伤了,自己叫住它,帮它包扎伤口,伤好后豹子就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从此成为陈杰忠贞不二的小弟,唯命是从的走狗。

    那都是yy小说里的情节,要是真的喊住它,最可能的不是搜小弟,而是迎头一击!

    “不过,这哥们儿也够意思。”陈杰望着躺在地上的猞猁,流出了口水,“多久没吃到肉了啊。”

    陈杰站了起来,活动一下受伤的左腿,感觉可以用力了,估计没有骨折,就走向猞猁,打算剥皮剃骨,生火烤肉。

    刚走了两步,那只猞猁却一下爬了起来,对着陈杰呜了一声,向着水潭边走去。

    “我勒个去。”陈杰心头如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居然是装死?”

    “你丫的会装死还那么拼命干个屁啊!”陈杰破口对着猞猁大骂道,“我的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