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幼崽【上】

    更新时间:2018-02-22 10:46:26本章字数:2187字

    猞猁没有理会陈杰的叫骂,步履维艰地走到水潭不远处的一堆灌木丛下,侧着身体躺了下来。

    灌木丛中一阵悉索声传来,两只小脑袋露了出来,扑在猞猁的怀中,不断地蹭着头。

    猞猁坚难地转过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它们,咽喉的伤口仍然不断往下滴着血。

    那两只家猫大小的小猞猁被妈妈舔过之后,兴奋不已,在妈妈的身上玩耍,根本不知道妈妈已经受了重伤。

    玩耍了一会儿,小猞猁趴在妈妈的腹下,贪婪地吮吸着甘甜的乳汁。

    猞猁就这样半抬着头,看着自己的孩子,仿佛永远都看不够似的。突然,它的头向下一沉,倒在地上,腹部再也看不到一丝起伏。

    陈杰望着这一幕,久久无语。

    那只豹子应该是才成年,独自生活。它需要自己的领地,而它选择的领地就是这里。

    如果不是因为幼崽,这只母猞猁肯定会放弃这里,再找一个地方生活。可是,因为它是一个母亲,一个有孩子的母亲,面对自己的天敌竟然毫不退缩,甚至给强大的敌人造成不小的伤害。

    如果不是为了警告陈杰,害怕陈杰会伤害幼崽,而被豹子抓住机会。也许,豹子会放弃这里,或者默许猞猁的存在。

    “我居然成为豹子的帮凶了?”陈杰自责道。

    原本在他心中,豹子和猞猁的争斗只不过是物竞天择。但是,猞猁临死前散发的母性的光辉,让他心中的天平倾向猞猁这一端。

    “你放心地去吧。你的孩子我会照顾的”陈杰对着猞猁说道。

    再看那两只小猞猁,还在拼命的吮吸着乳汁,可是却一点都吸不出来了,急得一个劲的叫着。其中一只还跑到妈妈的头前,去扯着妈妈两颊的长毛。但是它们的妈妈没给出一点的回应。

    才意识到不对劲的小猞猁不知所措,一会儿去吸两口干涸的乳头,一会儿去试图唤醒沉睡的妈妈,在猞猁的身边转个不停。

    看得陈杰的眼睛也不由得湿润起来,举步向猞猁走去。

    小猞猁发现陈杰走了过来,惊吓得直叫,更加拼命的咬扯着自己的妈妈,希望唤醒它来阻挡陈杰,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眼看不能唤醒妈妈,两只小猞猁却选择了不同的方法。

    一只转身跑进灌木中,冲着陈杰露出嫩小的牙齿,呜呜叫着,企图嚇止陈杰。而另一只却一下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陈杰走到近前,那只躺下的小猞猁还是没有动弹,就连腹部的起伏都微不可见。

    陈杰伸手拎着猞猁颈后的皮,把它提了起来,摇晃了两下。小猞猁没有一点反应,就像死去了一样。

    “吓死了?”陈杰没弄明白,再仔细一看,发现小猞猁的腹部微微起伏着,这才明白过来。“怎么和你妈一样,装死呢。”

    开始,陈杰还以为母猞猁是被豹子给弄晕过去了,直到看到小猞猁现在的情况,才弄明白,原来人家这是天赋技能!

    陈杰把这只猞猁放下,拉腿揪耳拽尾巴,它还是照旧,唯一变化就是因为害怕,双眼一个劲的颤动,那状态,比什么网上晒的喵星人萌多了。

    “这简直是神级的战宠啊。”陈杰感慨道,“萌翻了,带着它,打怪泡妞绝对无往不利。”

    没管这只装死的萌猞猁,陈杰看向躲在灌木中呲牙咧嘴,装腔作势的小猞猁。开口唤道:“来,出来。”看到猞猁像家猫一样,陈杰竟学起了猫叫,“喵,喵。”

    那只猞猁当然不肯出来,反而更加凶猛地翘起屁股,做势欲扑。陈杰一伸手,它就挥着前爪抓了过来。还好陈杰缩得快,不然准被抓伤。

    看着这只猛得像小老虎的猞猁,陈杰头疼了,这怎么能带走啊?能驯化得了吗?

    陈杰也只是知道古代就有驯化猞猁的,但怎么驯化就一无所知了。本来想把这两只小猞猁养活,一方面是母猞猁的行为感动了陈杰,另一方面就是驯化之后也算是有个伴,不至于孤单。

    可现在这只小猞猁不配合,陈杰也没有办法,只好养活另一只了。对于这只猞猁,陈杰也只能任其自生自灭了。

    陈杰把那只装死的小猞猁抱在怀中,摸着它那顺滑的皮毛,道:“以后叫你小萌吧!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

    说完,陈杰又拎起了母猞猁的尸体,准备找个地方埋起来。至于剥皮吃肉,陈杰一是不忍心吃掉这样一个伟大的母亲,二是既然决定驯养小萌了,总不能对它母亲下手吧?

    陈杰找到一个石坑,把猞猁放了进去,准备找些石块盖上。一回头,发现那只凶猛的小猞猁居然跟在自己的身后。

    看到陈杰回头看它,小猞猁又摆出进攻的架势。

    陈杰也不理它,抱着还装死的小萌去找石头。

    等陈杰拿着石头回来时,小猞猁站在坑边,呜呜地悲叫着。看来,它已经接受了母亲死亡的事实。

    陈杰把石头放在母猞猁的身上,那只小猞猁离得远远的,望着陈杰的一举一动。

    直到陈杰把母猞猁全都盖上埋好,小猞猁才靠近母亲的坟墓一些。

    陈杰蹲下来,又一次招呼它,准备最后尝试一下,可是那只小猞猁仍然对陈杰不假言色。

    无奈的陈杰只好放弃了诱拐之心,过去察看水潭了。

    水潭不大,也就一米见方,有半米多深。潭底是石质的,透过清澈的潭水,可以看到一个泉眼在潭底正中,不断向外吐着水。

    陈杰掬起一捧来饮入口中,一股甘甜清凉沁人心脾,令人久久回味。

    “真是一眼好泉!”陈杰赞道,“要不是这里被豹子划成领地了,真想搬过来。”

    说完还留恋的看了一眼,这才去找下山的路。

    回去当然不能再攀岩而下了,不说抱着小萌不方便,就是陈杰的左腿已被石头砸得肿了,陈杰现在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怀中的小萌可能是感觉到陈杰没有恶意,也不再装死,但是仍然有些发抖的缩在陈杰的怀中,把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前爪里,不敢抬起。

    陈杰边走边抚摸着小萌柔顺的毛,口中还不断安抚它:“别怕啊,一会给你做好吃的。”

    那只凶猛的小猞猁远远地吊在陈杰的身后,不知是舍不得自己的兄弟,还是和陈杰只是顺路。

    陈杰早就发现它了,但是一停下来想要接近它,小猞猁就飞快地爬上旁边的树,就是不让陈杰靠近。

    陈杰也只有无奈的任它跟在身后,一同向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