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幼兽【下】

    更新时间:2018-02-22 16:45:32本章字数:2455字

    山崖并不高,只有一百来米,但是陈杰下山却足足走了七八十里,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才回到山崖下面,几乎翻过一座山。

    上山容易下山难,陈杰这一路走得磕磕绊绊的,摔倒了好几次。待回到山崖下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小萌已经不害怕陈杰了,偶尔还拿小爪子拍拍陈杰的胳膊以示讨好,每当陈杰抚摸着它的头时,它就闭上眼睛享受着陈杰的宠溺。

    另一只小猞猁始终离陈杰十几米的距离,走了这么远竟然也没落下。而且,它的动作十分灵活,几乎就没有走不了的路。当陈杰停下来招呼它时,它就站住不动,也不理会陈杰,弄得陈杰很郁闷。

    取回丢在崖下的手杖,陈杰才感觉轻松一些,在手杖的支撑下,陈杰一步步挪回了营地。

    到了营地,陈杰才想起一应物品都在树上呢,可是他却实在无力去取了。

    抱怨着点起一堆篝火,怕火的本能让小萌更加紧紧地贴着陈杰。而那只被陈杰唤作“小威”的猞猁却吓得跑到了树上。

    烤上几条在溪水里抓的鱼,陈杰望着小萌发了呆。

    怎么喂它呢?现在也没有奶粉什么的。正当陈杰犯愁的时候,趴在怀中的小萌却伸出小爪,去抓陈杰手中的鱼。

    “难道你还吃这个?”陈杰问小萌道,“不喝奶了?”

    小萌当然不会回答陈杰的话,只是继续去够鱼。

    石坚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把小萌放到地上,又递过去手中的鱼。

    没想到小萌还真吃了起来。

    陈杰乐坏了,这下子不用为奶粉犯愁了。

    其实陈杰不知道,猞猁虽然有三个月的哺乳期,但是一个月大小的猞猁就可以吃肉了。而这两只猞猁都有两个月大小了,虽然还不能独自捕猎,但是吃肉完全没有问题。

    陈杰看了看吃肉的小萌,又看看在树上的那只小猞猁,一个计划浮现在心头。

    “我要诱拐这只猞猁!”

    陈杰把一条烤鱼远离火堆放下,也不和那只猞猁打招呼,回到火堆旁继续喂小萌吃鱼。

    小萌现在和陈杰已经熟悉了,知道陈杰不会伤害它,所以也没有跑,就在火堆前小口地吃鱼。吃完一块鱼,小萌还用头蹭陈杰的腿,死死地盯着陈杰手中的鱼。每当这个时候,陈杰就再喂它一块。

    树上的那只猞猁看到小萌吃得欢,就慢慢爬下树,小心翼翼地走到地上的烤鱼那里,一边撕下一块鱼肉放在口里嚼着,一边警惕地盯着陈杰。一看到陈杰有动作,它马上就停止吃鱼,向后退两步,等到确认陈杰不是来抓它时,才继续低下头吃。

    陈杰也不理这只谨慎的小猞猁,自己先吃个饱再说。

    等陈杰吃完了,那只小猞猁早就吃光了,就蹲在原地也没有动。而吃饱的小萌却跑向它的兄弟,和它一起玩耍起来。

    当陈杰呼唤小萌时,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竟然不理他了,兄弟两个直接爬到树上去了。

    本来还感慨熟食果然是招宠第一神器,等着两只小猞猁过来誓死效命时,居然连小萌都跑了,直气得陈杰直喊:“这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再怎么气恼也没有用,最后,陈杰只有无奈地接受现实。

    趁着天还没黑,陈杰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他费尽吃奶的力气爬上树,去取登山包。

    再背包下树那是超出了陈杰现在的能力范围了。陈杰把登山包用玻璃丝绳子系住,慢慢的顺下树去。

    支起帐篷,陈杰也不去想那两只猞猁了,钻进去,倒头便睡。这一天,可把陈杰折腾坏了。

    第二天清晨,陈杰刚烤好两条鱼,小萌就从树上爬下来,走到陈杰的身旁,用头去蹭陈杰的腿,而他的兄弟却在不远处蹲着看着陈杰。

    陈杰这个气啊,感情把自己当成免费的厨子了,饿了就来蹭一口,吃了转身走。

    “你想吃吗?你想吃和我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吃呢?”陈杰化身为唐僧,对着小萌念经。

    小萌见陈杰不给它鱼,就换个方式,躺在地上,把肚皮露出来,挥着四肢,萌态可拘。

    陈杰知道,动物露出肚皮是向人示好,认为你不会伤害它。再看小萌那个萌样,不忍再逗它,就给了小萌一块鱼。至于他的兄弟,陈杰就不去理会了。

    小萌吃完了又要,直到又喂了三次才停下来。可是转头看看蹲在一旁的兄弟,又向陈杰卖起萌来。

    陈杰以为它没吃饱,就再次给了它一块。不成想,这小家伙叼着鱼跑到自己兄弟的前面放了下来。

    陈杰这才明白,小萌是给它兄弟要鱼的。

    “算了。”陈杰摇了摇头,道,“也不差这一点鱼。”

    说完,拿着一条鱼走了过去。小萌的兄弟一看陈杰过来,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再看到陈杰手中的鱼,又站住了,任陈杰把鱼放到面前也没有跑开。

    陈杰想伸手去摸它的头,它马上停止吃鱼,转到一边,向陈杰呜呜地警告着。

    “哟喝,还这么厉害?”陈杰笑着骂道,“怎么的,白喂你了?”

    小猞猁看陈杰不再去摸它,也就不理会陈杰,低头吃个不停。

    陈杰看着它无奈地笑了,想了想道:“给你也起个名吧,行不行?那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也不管人家同意与否直接拍板道:“你就叫小威吧!”

    从此,两只小猞猁都有了名字。

    虽说给两只小猞猁都起了名字,但并不能代表就此驯化了它们。

    接下来几天,小萌和小威都在陈杰吃饭的时候准时赶到。甚至有一次陈杰有意推迟了开饭时间,它们也没有提前来,直到陈杰把鱼烤好了,它们才从树林中跑出来。真让陈杰搞不清楚猞猁是猫科动物还是犬科的了。

    小萌每次来蹭饭,都到陈杰的面前先卖会儿萌。小威就不行了,虽说不惧怕陈杰了,但是陈杰要摸它还是不行。

    陈杰也没有了想要收服它们的想法,心想等它们长大了,可以谋生了就不再喂它们了。

    这些天,陈杰也没有光想驯服小萌和小威。

    为了今后的安全起见,陈杰每天都要抽出时间来练习使用武士刀。陈杰把自己的刀法分为三招:竖劈、横扫和斜砍,说实在的其实就是一个砍,而砍的对象则是树上的树枝。每天无论多忙,陈杰都要抽出一个小时来练习,雷打不动。到后来,手臂粗的树枝,陈杰也能轻松一刀砍断,不禁暗叹自己神功大成无敌天下。

    除了练刀,陈杰还把这几座山头几乎都走了遍,基本上掌握了附近的情况。

    万幸的是,除了第一天看到熊和山崖上的豹子之外之外,再没有看到大型野兽活动的痕迹。发现熊的地方在山洞那里,距离比较远,不足为虑。豹子虽然在山崖上,但就算它受伤后存活下来,也不会主动攻击人,也可以放心。

    综合看来,这里很适合陈杰居住,没有大型野兽,又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可作为食物,又是背风向阳,靠近水源,完全符合陈杰的标准。

    确定在这里长期居住了,陈杰也开始考虑建房子的问题。毕竟已经进入了八月份,小兴安岭的秋天就要到了。可是这工具倒是个问题,去哪里找到工具呢?

    陈杰又一次把目光投向山外的临山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