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脚踏四只船

    更新时间:2018-02-11 11:46:36本章字数:2055字

    从始至终,罗笙笙都没抬头,甚至在走过了宁越身边之后,还加快了几分脚步。

    这种出乎预料的举动,让宁越很有几分不美妙的感觉,他还没来得及看罗笙笙塞过来的卡片,就看到了另外一位当事人,他们班的班长张丽梅出现在学校对面的马路上。

    张丽梅算是娇小玲珑的那种女生,身材不高,但眉目精致的就好像画的一样,皮肤特别水嫩,虽然平时不施粉黛,仍旧给人一种静心妆扮过的感觉。尤其值得几个色胚男生称道的,这位女班长个子不高,人也娇小,但胸部发育的却十分汹涌。

    “嗨!班长大人,我有话跟你说!”

    宁越气喘吁吁的跑过马路,拦下了正要过马路的张丽梅,还没等他解释,张丽梅已经笑嘻嘻的说道:“滚!”昨天用滚字来干脆利落回绝的那封短信,就是出自这位女班长之手,今天她的回答还是这个字,但语气里却没什么生气的感觉,反而有几分开玩笑的味道。

    宁越微微生出几分不妙的感觉,还是硬着头皮试图解释:“嗨!我知道昨天鲁莽了点,但那是有原因的,是因为……”

    张丽梅眼瞧宁越还要继续纠缠,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低声说道:“好多同学都看着呢,你再这样子,我可不理你了,晚上放学等我一起走,有话跟你说。”这位女班长狠狠的瞪了宁越一眼,让他叫苦不迭的赶紧放开了手,很显然这位女班长的情况有些复杂,三言两语解释不清了都。

    宁越苦着脸目送女班长的背影消失在学校的大门里,心情十分复杂。

    他在学校门继续守株待兔,接下来连续堵到了五个女生,仗着事先有准备,台词说的还算顺溜,总算面红耳赤的把这件事解释了清楚。甚至在付出了一定代价之后,比如一顿颇丰盛的大餐,又或者最新的漫画新番,还得到了这五个女生守口如瓶的许诺,至于女人的嘴究竟有多严,那真是只有天晓得。

    连续堵了七个女生之后,宁越瞧了一眼电话,还差十分钟就上课了,学校的门口也渐渐人潮汹涌起来,已经不适合堵女同学。

    解释这种乌龙八卦事儿,必须要在周边没人的时候才好说话。

    他正准备放弃这次行动的时候,忽然见到了另外一位女同学背着书包正走向校门。这个女生叫做冯贞,在班级里一向很温柔乖巧,学习不好不坏,但人缘却很好,手工特别巧。

    “嗨,冯贞同学,我是为昨天的事情做一个解释,是这样……”

    “我答应你……”

    宁越目瞪口呆的望着第八个解释对象,冯贞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小鹿一样跑开了,让他的心底就如被人浇了一锅辣椒油,全身都快变成麻辣烫了。

    “今天出师不利,有三个目标解释失败。”

    宁越垂头丧气的走进了教室,他偷着摸出来罗笙笙的那张卡片,上面用很娟秀的笔迹写了两行字。

    宁越同学:

    你的短信我收到,我觉得现在并非谈恋爱的最好时机。一年后我会在省实验高中就读,也会在那里等某人发出青春邀约,你来或者不来,随意!

    但愿同展韶华锦,捉住青春不许动。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罗笙笙

    “我去!原来罗笙笙大美人儿也会春心萌动啊!凭我的成绩,考上省实验高中绝对不难,可但是……情况不对啊!”

    宁越兴奋了还没一秒钟,就想起来班长张丽梅和冯贞,登时脸色就苦逼了下来。他可不是玩弄女性的高手,从没想过脚踏三只船,不管这三个女生哪一个都是他愿意谈一场小恋爱的对象,但宁越绝没想过同时谈三个女朋友。

    如果换过另外一种情况,或者宁越还有得挑选,从三个女生里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但他相信,最多不过一节课自己群发短信的事情就会暴露,这三个女生知道真相之后肯定都会翻脸,宁越并没有侥幸的心思。

    宁越正在神思不属的想着,该如何跟另外的女生解释,就有一阵香风飘过,然后一封信就丢了下来。他扭头望去,只瞧见了一个摇曳多姿的背影。留给他这个背影的女生叫卢文影,是明湖中学真正的女神。

    虽然新一届明湖中学女神的票选第一是张瑛老师,但因为张瑛老师的身份,这个票选结果也是公认的无效。

    卢文影在这一届票选之前,就坐了一年半的明湖中学第一女神的宝座,现在也是大多数男生心目中明湖中学最漂亮的女生,就算那些投了张瑛选票的男生,私下里也承认是老师的身份有加成,真要是论相貌,气质,身材,打扮等诸多分数,卢文影仍旧是当之无愧的明湖中学第一女神。

    卢文影家境非常好,父母又非常宠她,所以几乎每一件衣服都是名牌,有专门打理的发型师,经常做各种保养,是大家公认最会打扮的女孩子,几乎每年的假期都是出国去玩。

    卢文影也是明湖中学追求者最多的女生,只不过她虽然性子活泼,不像罗笙笙那么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骨子里却非常高傲,对追求她的男生只有礼貌的拒绝,从没有任何暧昧。

    “我去……一定是被卢文影嘲笑了。不过她居然还写封信来拒绝,真是有闲心。我还以为这妞会公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我一个下不来台呢!”

    宁越扭回头去,拆开了那封信,恰好卢文影也扭身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宁越回头的早了一点,所以并未有看到卢文影脸色微微绯红,眼神迷离,一副不知在想什么的模样。

    宁越:

    我很早就暗恋你了,只是我以为,你这样学习好的学生,不会喜欢我这样学习差的女孩儿,一直都不敢说……

    这封信极长,大约有三四千字,写了足足十多页,但宁越只看了半页纸,就脑门轰拉一下。

    这居然是一封表白信,语气羞涩,患得患失,完全不像卢文影平时的为人。

    “我去,我现在可是脚踏四只船了啊!这可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