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主犹疑

    更新时间:2018-02-12 14:26:31本章字数:1061字

    不论晋国国君听到一向宠爱的公主大胆的言语是什么心情,或是震惊,或是愤怒,亦或二者兼有,若是换一位国君,必定会用位公主来拉拢一位别国公子,不管是否成功,总之别无害处。

    但是晋国国君,这个饱受骊姬之乱、逃亡各国,却能取得齐桓公、宋襄公、楚成王、秦穆公等君主的优待,乃至最终登上王位,其心计之深绝不下于公子兰,在年轻时,就能对各国国君送来的女子来者不拒,足见其感情之淡薄。

    而在公主中独宠兰公主,也是看中了她的高贵美丽,认为兰公主这里是宫廷中的一片净地,毕竟是宠了那么多年的公主,看着她柔顺却丝毫不胆怯,虽跪于地,但仍掷地有声,晋国国君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年幼时的画面,作为晋国的二公子,每日无忧无虑,国家大事有太子处理,父王既不重视也不轻待自己,只要等着分封出去就可。

    谁知道父王宠幸骊戎首领献上的美女,他一向看不起骊戎之地,更何况是以俘虏身份献上的骊姬,哪怕父王想把骊姬立为夫人,用龟甲来占卜,结果卦上却显示“专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必不可!”却仍不顾反对,一意孤行,他也认为:“不过一女子尔”。

    骊姬姿色艳美,将国君迷得神魂颠倒,行事法度皆有商纣王之嫌,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夷吾皆有贤名,可父王却仍不动声色,任由骊姬肆意妄为,太子申生也可以是间接亡于父王之手,难道他真的宠爱骊姬到了一叶障目的程度吗?

    也许在自己刚开始逃亡时是这么认为的,只是十九年的逃亡生涯,自己早已不是那个贤名在外的公子重耳了,他再也不会一怒之下拔剑对着一个老农,也不会喜怒形于色,他也明白了,当年父王并非不知骊姬迫害他们三人,只是他们三人贤名在外,父王认为这是对他的挑衅。

    若是。。。重立太子,不仅能满足美人心意,且美人背后势力不显,公子奚齐又是年幼,对自己构不成威胁,为君者,应杀伐果断,这样看来,他的父王,哪怕沉浸美色不可自拔,骨子里流淌着仍是自私自利的血液!

    那么作为如今晋国国君的自己呢?只要自己点头应允,那么可以不费力气的笼络住一位公子,又能满足女儿的要求,至于同姓不婚?自有一群大臣为自己找好理由,可是。。。兰儿,你真的准备踏进这个牢笼里吗?你可以做到“终不离兮”,可是公子兰却是“士之耽兮,犹可脱也!“也罢,就帮助兰儿一次,也当。。是成全了幼年的自己。“公子兰,封大夫,兰儿,你是时候有位夫君了。”

    走出寝殿,这个不可一世的晋国国君,佝偻着腰,兰儿,你放心,公子兰,不可能离开晋国,你不必成为其复国的筹码,你不必识破其野心,你不是辰嬴夫人,你没有她的眼光和手段,你只需做你的晋国公主!

    姬重耳,你与他,终究是不一样!你至少保存了一丝丝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