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妃姚子

    更新时间:2018-02-12 16:39:24本章字数:1143字

    封公子兰为大夫的旨意很快就传达下来,公子兰一跃成为大夫,侍奉晋国国君甚谨,国君爱幸之,其中几分虚情,几分真意无人知晓,兰公主每每送些荷包手帕之物过去,公子兰总是收下却再无回音,只是时刻表露出想念故土的意念,经常在窗边吟唱道:”昔我往矣,黍稷方华。今我来思,雨雪载途。王事多难,不遑启居。“如此反复,兰公主提出愿与其重返故土,公子兰这才转忧为喜,执手允诺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承诺总是如此美好,时间却是在不停转动,或许姬兰是真心对待兰公主,可他不仅仅是姬兰,他还是公子兰,更是未来的郑国国君,可笑的是,他们不将女子放在眼里,却不得不依靠女子的帮助才能成就霸业,一转眼,却又将女子置于深宫之中,若有作为,就是一代霸主,若自身昏庸无能,身边的美人就成了妲己之流,就是妖媚惑国,真是可怜亦复可叹。

    兰公主为了姬兰重返故土,不惜去恳求将其千娇百宠宠大的父王,哪怕晋国国君百般劝说,只得来一句”虽九死,吾不悔!“这个经历过骊姬之乱、逼迫忠臣自焚的君主,却对自己的女儿没有办法,这能半是威胁半是劝慰的说道:”若你一起归国,你就不是兰公主了,若他还是晋国大夫,你仍是其唯一的夫人!“兰公主垂泪答道"吾当先忧其之忧,万事万物皆随其心意,姬兰思念故土,吾则随之。"

    文治武功卓著的一代霸主,最终输给了年轻气势又盛的公子兰,郑文公三十九年,晋国国君起兵讨伐郑国,欲用大夫公子兰为先导。公子兰回答:"臣闻君子虽在他乡,不可忘记父母之国。今日主公伐郑,臣不敢同往。"听了公子兰的话,晋国君臣皆夸其不忘宗国,但围困郑国城池,消灭郑国之势不减分毫。哪怕郑国求和,仍不予理会,声称要治公子重耳路过郑国时郑国不礼之罪。

    只是当时同样对公子重耳无礼的曹国曹共公早已消失在了历史烟尘下,这讨伐郑国的理由究竟是为了报多年前的一箭之仇,还是为了郑国迎公子兰为太子的万全之策,只怕多年以后仍会众说纷纭。

    郑国大夫石癸劝郑文公,说:"现在晋兵压境,要让他们退兵,只有答应立公子兰为太子,这比什么都有利于国家。"公子兰如愿以偿,被迎为太子,浩浩荡荡的归国车队中,一个穿着平常的女子并不惹人注意,史书只会着重描写公子兰归国时乘坐的气派的马车,描写迤逦十里的车队,描写晋国国君对公子兰的送别,但不会描写国君复杂难言的表情,以及登台远望,久久伫立的身影,兰儿,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公子归国,面临的是数不清的明刀暗剑,只有郑国太子,才能让人不敢轻举妄动,兰儿,希望如你所言,你和我都不会后悔。

    马车的烟尘,掩盖了无人知晓的真相,从此,世间再无晋国兰公主,只有郑国太子在逃亡时跟在身边,不明身份的女子。

    不久,公子兰继任郑国国君之位,跟在其身边的女子受封为夫人,史书上只会简要书写其为少妃姚子,没有具体名姓,记载不过寥寥数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