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螳螂捕蝉

    更新时间:2018-02-18 17:44:29本章字数:1324字

    听到这小宫女的话,我满意的点头,“你说的很好,本公主不是那等容不下人,听不得真话的人,本公主要的是有用的人,你可明白?”小宫女又一次跪下来,颤声说道:“多谢公主赏识,奴婢对公主忠心不二。”我冷声说道:“好听话谁都会说,端看你日后能否做到,你若是有背叛的胆子,本公主有无数种让你后悔的法子,好了,接着说,可别再藏着掖着了。”

    “既然安美人没有动机这么做,那么这么做的应该是最终能够受益的人,莹美人此番看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是十一公子有惊无险,大王为表安抚,也会去莹美人宫中坐坐,同样,安美人嫌疑最大,哪怕大王有心袒护,这段时间也是不能去安美人宫中了。莹美人能否抓住此次机会重新获宠就看她了。”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是莹美人做的?”“这。。。奴婢认为,莹美人沉寂太久,已经忍不住了。可是,还有一个疑点,奴婢愚钝,尚不明白,安美人没有子嗣,莹美人心机深沉,怎么会急急发难呢?对了,子嗣、子嗣。。。“她许是想起了什么,身体一软,差点连跪都跪不住了,我饶有兴趣地问:“如何,想起什么来了吗?”“公主,那日您让奴婢和宫人们说。。。”“噤声,你明白就好。本公主不怕告诉你,你既已被扯进这件事中,想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也别想着去告密,你开罪了两位美人,她们若是知晓,本公主自有办法应付,只是你,会不会被她们给活撕了!“

    “奴婢不敢背叛公主,只是,公主有一句话说错了,一旦踏入这宫中,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公主聪慧,奴婢能够伺候公主,求之不得。”“你很聪明,本公主可舍不得杀一个忠心又聪明的人,你且记住,是忠心、又聪明的人。”

    说罢,我缓步上前,扶起那小宫女,问道:“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讳?”“奴婢小颖,贱名不足挂齿”“颖姐姐快起来,无需妄自菲薄,今日是奴婢,说不定一夕之间,姐姐的名讳就能够无人敢提。姐姐在外围做个小宫女真是屈才,过去是本宫的疏漏,姐姐且回去休息,明日就来内殿为本宫贴身侍女”“多谢公主。”她又行了大礼,这才低着头退出宫殿。

    等到殿中空无一人,我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今日恩威并施,总算暂时收服了她,传播消息最快的往往是不起眼的宫人,当日,我让小颖去宫人间闲谈,"不经意"地将”大王宠爱安美人,等其生下子嗣,若为公主,就要晋为夫人,若为公子,就会带在身边,悉心培养为储君。“果然不出我所料,莹美人坐不住了,她太急切了,甚至不及辨消息真假,就愤然出手,只要罪名落实,安美人残害公子,自然无缘夫人之位,哪怕其生下公子,有这种狠毒的母亲,那公子一出生前程就被断了,计谋虽然浅显,可是她在母妃和安美人身上用了,可谓是效果显著。

    设计安美人和莹美人,只是顺手而为之,让她们斗到无暇他顾,才是我的目的之一,而此行的最大收获,却是收服了小颖,那日让小颖传播谣言,不是随手指派的,小颖平日只是负责外围的杂事,却可以来我身边,时不时彰显她的存在,而我的贴身宫女翠竹却没有任何动作,这样悄无声息地渗透,以及她看似谦恭的眼神中,被深深埋藏的野心,这就足够让我动了收服的念头,有野心不可怕,我自信能够驾驭。

    想着这件事没有任何遗漏,我这才困倦的合上了双眼,自己怎么变了?不对,不是变了,我有着晋、郑两国王室的血脉,冷酷是刻在血液里的,人前人后那单纯活泼的公主模样,才是我最大的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