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2-11 22:11:04本章字数:1257字

    夜深了,风掀起一席轻纱。

    “姐姐,夜深了,该歇息了。”笑笑看着眼前人,心底蔓延开一抹心疼。

    只见眼前之人挥了挥手,眼睛依然盯向窗外,眼底死灰一片。

    “多少年了,咳咳。”伸手捂住嘴,一丝血从手中蔓延开来。

    “姐姐,已经九年了,从你与他相遇那一年开始算来,已经九年了。”笑笑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九年了,竟是九年了。”女子望着窗外的眼睛一怔。看来自己真的是大限将至,当初的事,真真是记不大清了,当初以为会痛苦一生,现在看来,大抵是当初太过执着,如果不是自己的执着,现在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

    唉······

    笑笑似乎是看穿了女子的心思,摇了摇头,当初的事情谁又说得清了,看破了就好。

    女子想了想以前的事,似乎又有些印象。

    当初啊,好像是自己因为他,而忽略了周围的其他人,例如自己那个傻爹爹······

    “笑笑,你说今天会不会有很多人来参加爹爹的三十大寿啊。”洛月一脸紧张的望着身边的小丫鬟。

    “当然了,小姐,您的父亲可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他大寿,肯定有很多人,而且庄主今天还吩咐下来,要看好您,不能让您有任何闪失,还有,庄主让我告诉您要好好表现,今天都是江湖上一些名士,切不可得罪人。”笑笑小心的叮嘱着,这些可都是庄主亲自吩咐的,要是小姐有半点闪失,把她买了都赔不起。

    “知道了,爹爹都说了好多遍了。”洛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这些东西她都已经知道了。

    “小姐!”笑笑最害怕的就是自家小姐这副不在意的样子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洛月十分无奈,就知道自家小丫鬟最胆小了。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正经的小姐吧,这些东西还是懂的。不过,身在江湖,哪来那么多规矩,正所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的嘛。

    突然,一个手指弹了一下洛月的脑门,登时,洛月痛苦的抱着头,大声的抱怨道:“爹,你怎么又打我头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会降低我智商的。到时候,我变笨了谁负责。”

    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洛凛,好像他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样。

    洛凛穿着一袭青衣,长发飘飘,身上有一股读书人才有的儒雅之气,看起来就像一个高洁的读书人,完全不像一个舞刀弄枪的莽夫。

    “小坏蛋,你又在捉弄笑笑了,那丫头胆子小,你又不是不知道。”洛凛笑着说。

    洛月捂了捂眼睛,真是亮瞎了狗眼,自家爹爹颜值跟得上时代的步伐,就是声音跟不上颜值,妥妥糙汉声。你能想象一个货真价实的汉子在你面前用甜甜的声音撒娇吗,这种感觉完全不亚于那种感觉。真是哗了个狗了,简直是够了。

    “爹,你不开口还好,你一开口,妥妥的毁形象啊。”

    “臭丫头,你还敢教训你老子了,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你讲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说着,就把自己的大手放在洛月脸上蹂躏。

    “爹,爹,爹,我错了,真的。”洛月往旁边摞了摞。

    现在想来,自己一生中最开心的事就是与爹爹一起生活的日子,虽然娘亲走的很早,但是爹爹却把娘亲的那份疼爱也补上了,真是我的过错啊。

    不自觉中,一滴清泪划过眼角。他曾经说过不让我再掉一滴眼泪,现在看来不过是一句戏言啊,果然爱情在时间面前是脆弱的。

    当初,自己遇见他,究竟是幸还是劫。当初不顾一切的感情竟是如此脆弱,好像一直是自己一厢情愿啊。

    笑笑看见姐姐如此伤情,微叹一声,孽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