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纽约人在北京之闺蜜的审查

    更新时间:2018-02-11 22:58:28本章字数:8191字

    老外的房事

    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去,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去,因为那里是地狱。

    随着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热播,这句话也在中国人中间广泛传播开来,而中国人最想问的恐怕就是,纽约究竟是天堂般的地狱还是地狱般的天堂!

    我是地地道道的纽约人,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真正的纽约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人间。

    虽然我是个美国人,却有一颗中国心,自幼就对遥远的中国充满了好奇,特别是在孔子学院的那段宝贵的学习经历使得我心中那股莫名的向往变得愈加强烈。

    我就这样来到了魂牵梦绕的北京。在一些人的眼里,这里是梦开始的地方;在另一些人的眼里,这里是梦破碎的地方。我却执着地在这里编织着我的梦,直到突然间有一天梦想照进了现实!

    忘了跟大家说了,我叫George Clooney。来中国后,我给自己起了个既有中国范儿又有美国魂的名字梅黎坚,可中国朋友却很少称呼我的中文名字,反而喜欢叫我 “George”。

    这起初让我感到有些不解,后来我渐渐明白了,我有些逆历史潮流而动,如今连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如今都给自己起个很有国际范儿的英文名,在很多中国人的眼里,似乎有个英文名,时不时地蹦出几句带着浓郁中国乡土气息的英语,仿佛就是与国际接轨了!

    对此我只能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第一章:纽约人在北京

    闺蜜的审查

    那天,我痴痴地望着一丝不挂的她,曲线是那样柔美,诱人中透着妩媚。我禁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肌肤,光滑而又细腻,尤其是经过水的浸泡之后显得格外白皙,或许只有上天才会造出此等尤物。

    或许是我这个有些冒失的举动让她感到有些不安。她剧烈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这让我的身体也突然有了反应,幻想着她即将带给我的种种美好的享受,再也抵挡不住这种诱惑,大声喊道:“老板,给我称一下这条鱼!”

    我买鱼时之所以会如此精挑细选还不是因为当前严峻的食品安全形势,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过去为了活命,中国人什么都敢吃;现在为了保命,中国人什么都不敢吃!鸡蛋为了更红润加了苏丹红,草莓为了更鲜艳加了红色染料,牛奶为了提高蛋白质含量加了三聚氰胺,海鲜为了保鲜居然加敌敌畏,鸡是用抗生素喂大的,猪是用瘦肉精喂大的。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我的女朋友曹梦鹂打来的。她说今晚不用买菜了,到外面去吃。吃饭自然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跟她最铁的两个闺蜜肖雨晨和谢诗雯见一面,估计是让人家给她好好把把关。

    我的心中不免掠过一丝窃喜,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已经向着谈婚论嫁又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呢?!

    我一直不解她为什么在闺蜜面前一直将我雪藏起来。起初我还以为她是对这段跨国恋情不太看好,可我后来渐渐明白了,其实是另有原因!

    我自然知道这次会面的重要性,要想俘获一个女人的心必须先征服她身边的人。去之前,我自然精心打扮了一番,希望能够给她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虽然已是初冬时节,但今年的冬天却有些反常,北京出奇得暖和,纽约却出奇得冷。或许是受到天气的鼓舞,肖雨晨和谢诗雯的穿着在我看来都呈现出与这个季节不相称的单薄。中国人以前睡觉时往往脱得就剩下内裤,外出时却捂得严严实实;如今睡觉时穿得越来越多,外出时却穿得越来越少。

    肖雨晨下身穿很短的雪纺短裙,黑色丝袜将她的美腿完美地呈现在人们的面前,上身穿一件红色小皮衣,柔软的质地和端正的版型塑造出她完美的曲线,柔和但不刺眼的颜色使人觉得她狂野中有一丝收敛,性感中有一抹优雅,尤其是深V型的衣领使得她那两个傲人的胸器仿佛呼之欲出。她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美丽冻人”。

    谢诗雯的淡粉色翻领毛衣衬托出她的甜美可爱,最大的亮点就是很俏皮的毛茸茸的小球,斜戴毛线帽,时尚气息扑面而来。下身配格纹小短裙,充满着青春活力。谢诗雯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该露的要露,该藏的则藏,这是她的穿衣之道,也是她的处世之道。

    男人真的很奇怪,当美女穿得很多的时候,目光往往会停留在所剩无几的没有被遮盖的地方,当美女穿得很少的时候,目光往往会停留在所剩无几的被遮盖的地方。

    梦鹂热情地将我介绍给她的闺蜜们。我同她们礼节性地握了握手,然后热情地说:“Nice to meet you!”

    谢诗雯迫不及待地问:“梦鹂,这老外挺有型啊!他是不是特有钱?”

    梦鹂平静地说:“不是每个美国人都是比尔•盖茨,就像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是李嘉诚一样!”

    谢诗雯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她一毕业就嫁给了一个大老板,虽然不高,也不帅,却很富,用最时尚的词描述他就是货真价实的土豪,之所以不能称之为出身豪门,是因为他祖上八辈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白手起家的他经过十几年打拼才有了这份家业。本来长得就很一般,又加之上了些年纪,模样实在不敢恭维!

    很多小姑娘都说喜欢大叔,其实她们喜欢的是有钱或者有权的大叔!

    听梦鹂讲,谢诗雯早在上大学时就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清晰的规划,那就是努力成为一个标准的全职太太,早上起床给老公做个早饭(如果老公回来的话),然后睡个回笼觉;中午自己吃个午饭,然后睡个午觉;晚上,给老公做个晚饭,不管老公回不回来吃饭,然后洗洗睡觉,不管老公回不回来睡觉!

    由于在职场竞争中根本就没有什么竞争力,谢诗雯一直担心未来的日子,直到她找到现在的老公。后来我跟她熟识了以后,我曾经调侃过她,你老公从来都不担心未来的日子,直到他找了一个如此会花钱的老婆,其实我是在杞人忧天!或许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会有一个不会挣钱、只会花钱的女人。

    后来有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她那个土豪老公满带骄傲地说,成功的男人就是能够赚到比太太花得更多的钱,成功的女人就是能够找到这样的男人!他的这句话说得我有些无地自容,但谁也想不到就是这个如今以慷慨形象示人的男人后来竟然吝啬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谢诗雯一脸疑惑地问:“那你为什么还要找他呀?”

    肖雨晨落座后将一个皮质披肩搭在了腿上,原来她也知道冷。她一边搓着手一边抢白道:“这你还不明白,先拿到绿卡再说,到时候再找个有钱的。毛主席不是说过吗?不要毕其功于一役!”

    梦鹂曾经三番五次地跟我讲,精致的面容根本掩饰不了她朴素的智商!或许为了掩饰,她总爱引用名人名言,但其实很多话却很难找到出处,但你又不好反驳她。一个人一生中肯定会说很多话,你怎么知道那个名人就真的没说过!

    上大学的时候,她们三个和另外一个女生住在一个寝室。那个女生是个十足的学霸,如果老师讲到第8章,学霸肯定已看到第9章,而肖雨晨却往往还在看序。

    对于学经济的大学生来说,计量经济学无疑是最难学的课程。面对这门很有挑战性的课程,四个人的态度截然不同。

    学霸说:“什么,还不考计量经济学!?” 梦鹂说:“什么!马上要考计量经济学了!?” 谢诗雯说:“什么!刚刚考的是计量经济学了!?” 肖雨晨说:“什么!计量经济学什么时候考的呀!?”

    学霸门门课程都好,梦鹂和谢诗雯则各有千秋,比如梦鹂外语好一些,谢诗雯会计好一些;梦鹂微积分好一些,谢诗雯金融好一些;唯独肖雨晨只是心态好!

    梦鹂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上帝将肖雨晨原本应该长在大脑上的肉全都长到胸上了。”

    肖雨晨傲人的胸器用句中国的古诗形容就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只要她的身子微微一动,那两个奶子就会像两只小兔子一样跳个不停,简直是呼之欲出!

    我能听出梦鹂的话里带着酸溜溜的味道,因为她唯一对自己的身体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有些偏平的胸部。或许这就是中国人常说的羡慕、嫉妒、恨吧!

    梦鹂淡淡地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定居国外!”

    谢诗雯摇着头说:“女人往往为了感情而放弃事业,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男人往往为了事业放弃感情,干得好才能娶得好。虽然我们女人会被那些为了感情而放弃事业的男人所感动,但往往却会留在为了事业而放弃感情的男人身边!”

    听了她的话,梦鹂默不作声,默然地望着灯火阑珊的窗外。

    肖雨晨的脸上露出了坏笑,低声说:“我知道了!他那方面的能力是不是特别强,让你如痴如醉,无法自拔!”

    来中国之前,总是听别人说中国女孩如何保守,如何害羞,不知道是本性使然,还是受娱乐圈的熏陶,肖雨晨谈论那方面时竟然如此大胆,如此前卫!

    我要重点说说肖雨晨。她现任俄罗斯男友就是那种让她欲仙欲死的威猛款男人。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猛男就把他搞得筋疲力尽。就在气喘吁吁的肖雨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时候,那个猛男居然跟她说:“Are you ready?”

    肖雨晨从小就有一个明星梦,本来立志报考北影和中戏的,可考了半天却没能考上,最后只得到一所普通院校就读。这样就和梦鹂成了同学,进而成了闺蜜。梦鹂就读的那所大学虽说不上是名牌大学,却因为坐落在北京分数一直都还不低。肖雨晨又不是本地生源,据说为了进那所大学,她父母可是花了大价钱,她才被破格招进来的,但她却从未提过此事。

    她毕业后并没有像梦鹂那样步入职场,不知是考进了还是买进了一所综合大学的艺术学院读硕士。她本来寄希望于借此踏上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演艺之路,可现实却总是残酷的,毕业都好几年了也没拍过几部戏,而且她在那几部戏里都是可有可无的龙套角色,要想在剧中找到她,既要使用慢放功能,又要睁大眼睛细心观察,没准一眨眼的功夫就错过了!

    虽然时至今日除了亲友几乎没人认得她,但她却总是时不时地摆出一副明星架势,出门时总喜欢戴个大大的墨镜,仿佛要时刻应对狗仔们的偷拍。

    她换男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的速度还要快,甚至连梦鹂这个旁观者都感到有些应接不暇。

    让我感到疑惑的是她居然和每个前男友都能继续做朋友。我和我的那些前女友们虽然成不了仇人,但也绝对做不了朋友,因为彼此曾经相爱过,也曾经彼此伤害过。她之所以能够和她的那些前男友们坦然面对已经逝去的情缘,要么当初不过是玩玩而已,要么就是爱得不够深!

    梦鹂有一次跟她第N个男友开玩笑说:“你到底看上了她什么?难道就不担心会成为她下一个前男友吗?”谁知人家却说:“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似乎跟肖雨晨谈恋爱就像攀登珠峰一样,不是为了驻足而是为了获得一种征服感和满足感,上去是为了下来!

    我不禁突发奇想,她的那些前男友们会不会在她的身上写上中国人旅游时最爱写的那四个字:“到此一游!”

    见肖雨晨说得这么露骨,梦鹂假意嗔怒道:“去你的!你以为我像你那样,满脑子装的都是那种事!你要是那么看重那方面的话,我看你还不如嫁给黄瓜算了!”

    说完之后,梦鹂和谢诗雯顿时笑得前仰后合。坐在一旁的我根本不明白她们究竟为什么会笑,直到后来才知道了其中的玄机。

    上大学的时候,她们三个人住在同一个寝室。有一天,她们在学校门口看到路边有卖黄瓜的,看样子还很新鲜。肖雨晨急忙走过去,跟卖菜的大妈说:“您这黄瓜怎么卖啊?”

    谁知道卖菜的大妈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有些莫名其妙地问:“姑娘,你买黄瓜是用还是吃啊?

    闻听此言,肖雨晨顿时陷入无限遐想之中。这种漫无目的的遐想有时会很可怕。我在美国最好的朋友Gabrielle,有一天不知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地跟我说,我一直在想,世界上第一个知道牛奶可以喝的人,到底对牛做了什么啊?我当时就无语了!

    当时肖雨晨的脸上顿时泛起一阵绯红,说:“真没看出来,大妈您你还挺新潮!”

    大妈还以为是在夸她,便有些得意地说:“男人要对自己狠一点,但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你看我用了几天,还真对得起我这张脸!”

    肖雨晨这才算彻底明白大妈到底是什么意思,连忙追问道:“您说的用是用黄瓜片做面膜啊?”

    肖雨晨这么一问反而让大妈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看姑娘都想哪儿去了!我问你是因为要是做面膜就买这种粗一点的,滋润效果会好一些;要是自己吃,就买这种细一点的,比较便宜!”

    站在一旁的梦鹂和谢诗雯差点笑出声来。梦鹂故意嘲弄道:“用了大妈的瓜,肯定忘掉你的那个他!”

    肖雨晨假装发怒,轻轻地打了她一下,随便挑了几根黄瓜就急匆匆离开了。经过这场风波,估计她彻底明白了,饥饿和饥渴最大的区别或许就是黄瓜放的位置不一样!

    肖雨晨总觉得这件事让她很没面子,竟然惹来闺蜜们的嘲笑,总想找个机会反击一下,机会很快就来了。

    那天梦鹂大姨妈来得汹涌澎湃,居然流到了床单上,只得悻悻地揭下床单洗了起来。正巧被肖雨晨看到了,脸上露出了一丝淫荡的笑容,说:“一看你就没经验,不能买带刺的黄瓜用!”

    梦鹂当时羞了个大红脸,满屋子追着肖雨晨打,当然闺蜜之间的那种打总是雷声大雨点小,不追求结果,只是为了表达某种心情。

    肖雨晨佯装要撕梦鹂的嘴,最终以梦鹂主动求饶而作罢。她仍旧愤愤不平地说:“死丫头,把人家好心当成驴肝肺!到时候受罪的还不是你自己!”

    肖雨晨的怒火来得快,去得更快,凑到梦鹂的耳边,低声说:“不试怎么知道配不配套,不同国家的产品毕竟存在差异嘛!”梦鹂的脸上又泛起一阵红晕,一时间竟然语塞了。她看了看我,笑笑说:“这个你去问问George。忘了跟你们说了,他的中国话说得好极了!”

    肖雨晨和谢诗雯当时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她们之所以把我当成空气般旁若无人地聊天,肯定是误以为我听不懂汉语,至少是不全懂她们说的话。让她们万万没想到是她们之间的戏谑挑逗竟然被我这个局外人听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

    为了缓解有些尬尴的气氛,我急忙说:“我们之间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是真爱。年轻的时候,你激情燃烧,却不舍得碰她,这叫真爱;中年的时候,你面对平淡,仍旧有碰她的冲动,这叫真爱。如果你是文艺青年,你愿意跟她回归平淡而普通的生活,这叫真爱;如果你是理工男,你在单调的公式演算或枯燥的实验之余还能够迸发出浪漫的潜能,这叫真爱!

    我的解释不仅没能缓解尬尴,反而使得尴尬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因为我的回答明白无误地表明,我完全听懂了她们刚才说的那番话!

    谢诗雯为了摆脱窘境,想着赶快切换话题,有些突兀地问:“George,问你个问题。你是美国人,你说说,日本侵占我们国家的钓鱼岛,你们美国居然还力挺小日本。现在局势搞得这么紧张,我们和你们到底会不会打起来啊!” 

    虽然谢诗雯急于抛出这个问题,但她却似乎并不怎么关心答案,她这么做只是为了化解刚才的尴尬而已。

    后来我才明白身为全职太太的她其实并不太关心国事,只关心网聊、网游、美容和购物,虽然后来有了孩子之后有所收敛,但孩子并没有怎么可让他操心的,平时都由保姆带着。她之所以貌似突然关心起时事来,仅仅是因为她刚买的日本车被情绪激昂的同胞们给砸了!

    我并没有说诸如两国贸易依存度高等等很老套的话,而是有些故弄玄虚地说:“肯定不会!我们国家的间谍卫星发现了一个令军方高层很不解,也很不安的情况,那就是每到八月底到九月初的时候会突然冒出数以百万计的神秘部队。神秘地出现,又神秘地消失。总统奥巴马因为这才派我来探个究竟!”

    “你原来是间谍啊?” 肖雨晨和谢诗雯异口同声地问。

    见我刚才那番话成功地将她们的目光都吸引到我的身上。我笑了笑,很得意地说:“我来到中国之后终于解开了这个让奥巴马总统睡不着觉的谜团。原来是中国大学生军训!”

    肖雨晨和谢诗雯全都咯咯地笑了起来。梦鹂也禁不住嘴角上翘,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谢诗雯一边笑一边说:“George,你可真幽默!梦鹂,你可要好好珍惜,否则一不小心可就被别人抢走了,连后悔都来不及!”

    我自然知道这不过是深谙为人处世之道的谢诗雯的恭维之词,意图消除刚才那一番话可能会引发的负面效应。

    梦鹂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看了我一眼,铿锵有力地说:“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全都震了。在众人的惊愕中,我急忙说:“这就是你们中国人常说的生死相依!”

    梦鹂也觉得有些过,急忙缓和道:“命中注定不属于我的,无论我十指怎样紧扣,仍然会溜走;命中注定属于我的,无论我怎样不在意,仍旧会留在我身边!”

    梦鹂刚才那一番话无疑将她的性格显露无疑。她从本质上属于有女王范儿的女汉子。她经常跟我说,在家里我是你的女王,在外边你是我的国王。可实际上,即使在外边,我这个国王也经常被她垂帘听政!

    我来中国之前从未见过她这种类型的女人。我之前认识的那些女人大抵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闷女,你对她好,她也没什么表示;你对她不好,她同样也没什么表示,有人觉得那是低调,喜怒不形于色,其实是感觉迟钝。第二类是骚女,看到中意的对象就主动脱去衣服,高品质骚女就像集邮一样专门收集高品质男人,低品质骚女就像马桶一样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第三类是弱女,你看她一眼就会产生想要保护她的冲动。以梦鹂为代表的女汉子则属于第四类,相处久了就会逐渐生出想要被她保护的冲动。

    “女汉子”这个称谓之所以近几年会在中国悄然兴起,估计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现了性别错位和身份错位。女人越来越爷们,男人越来越娘们,小孩越来越早熟,而大人却越来越爱装纯真。

    其实女汉子也有类型之分,有一类内心是汉子,长得更像汉子,也有人说那叫中性美。梦鹂无疑属于另外一类,外表是个美女,但内心却是条汉子。如果不是深入接触,估计人们都会被她温婉的外表所欺骗,其实她骨子里有一种类似男人的坚韧和强悍。她经常跟我说,我从来都不骂人,因为我动手能力比较强!

    尽管如此,梦鹂也有着小女人的一面,任性,黏人,也会时不时地撒娇。我最喜欢她的地方就是她并不物质,不斤斤计较。斤斤计较的女人不适合谈恋爱,适合买菜!她的口头语是不求门当户对,只求感觉到位。

    我和梦鹂之所以能走到一起就是因为价值观相近。我们都认为,生活是用来打拼的,而不是用来计较的;感情是用来经营的,而不是用来考验的;爱人,是用来疼爱的,而不是用来伤害的;金钱,是用来享用的,而不是用来炫耀的!

    由于我们几乎不受什么外来因素的干扰,因此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爱情很纯粹,只要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就会感到很快乐,其他的都显得不那么重要。其实一个人感到快乐并不是因为拥有得多,而是因为计较得少,并不是因为未来多美好,而是因为现在很满足。

    我们两个人既能在新光天地买好几千一件的品牌服装,也能够在秀水街买几十元一件的地摊货;我们两个人能够吃几百块钱一盒的哈根达斯,也能接受三块钱一个的甜筒;我们两个人能够一起打出租,也能够一起挤公交;我们两个人能够去金钱豹吃大餐,也能够在路边吃几毛钱一串的烤串;我们两个人有时吵架吵到天崩地裂几天都不联系,但吵完之后总能复合。

    当然梦鹂也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但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很多中国人都说相爱容易相处太难,其实爱一个人最重要的并不是她身上的什么优点最吸引你,而是她身上的那些缺点你是否都能忍受!

    肖雨晨突然问了个很现实的问题。George,你在北京有房子吗?

    我看了一眼梦鹂,可梦鹂却假装没有听见似地低头喝着汤。我硬着头皮说,正准备买呢?我感觉气氛有些压抑,于是笑笑说,我要买房一定得选最好的黄金地带,选法国设计师设计的高档社区,最少也得一、两千平。什么宽带呀,光缆呀,卫星呀,一应俱全。楼上有花园,楼下有游泳池。楼里站一英国管家,戴一假发,特绅士的那种。我跟梦鹂一进门,甭管有事没事,都得跟我们说:May I help you?”一口地道的英国伦敦腔,倍儿有面子!社区里得有贵族学校,教材用哈佛儿,一年光学费就得几万美金;得有美国诊所,二十四小时候诊。就是一个字:贵!看感冒就得花个万八千的。周围邻居不是宾利就是法拉利,你要是开一宝马,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你知道什么叫成功人士吗?成功人士就是买什么东西,都买最贵的,不买最好的! 

    估计肖雨晨和谢诗雯可能觉得我刚才说得那套词儿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又一时想不起。她们或许在想,刚才梦鹂还说这小子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买房时出手这么阔绰!不愧是从美国来的!

    肖雨晨迫不及待地问:“George,你到底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我脱口而出说:“税后五万美元!”

    肖雨晨吃惊地望着我,说:“我说梦鹂怎么偏偏看上你,原来是个高富帅啊!梦鹂跟我们居然还这么低调。”

    我不紧不慢地说:“忘了跟你们说了。我说的‘睡’并不是税收的税,而是睡觉的睡!”

    肖雨晨恍然大悟地说:“你原来是在做梦啊!”

    在场的人全都笑了。梦鹂笑着说:“别听他瞎说。他没房,没车,没钱,没权,就是一个普通小职员!

    谢诗雯跟梦鹂低声说:“你带George见过父母了吗?”

    梦鹂皱皱眉,有些无奈地说:“还没有,我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跟他们说!”

    谢诗雯的脸上流露出对这次会面前景的担忧,继续说:“那你可要好好准备准备!” 谢诗雯见我一直在静静地倾听着她们的谈话,急忙改口说:“George这么幽默,这么优秀,叔叔阿姨见了肯定喜欢!”

    虽然谢诗雯在试图掩盖什么,但我依稀能够预感到要想过岳父母那一关看似并不那么容易,但也没有想到那将是一道难于愉悦的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