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生命结束之时

    更新时间:2018-02-12 18:33:34本章字数:1510字

    秋天是个不错的季节,适合告别,落叶纷纷,很是契合氛围。难得一见的太阳也拖长了影子耷拉在窗外的树梢,懒洋洋的没有一点热情,不知是谁家的老狗,有气无力的吠叫两声,估计是守在巷口等着谁的回来。

    隔壁床的老张咳嗽个不停,也是人到中年的女儿一边抱怨着老张瞒着自己抽烟一边轻拍着老张的背,老张咳嗽的憋红了脸,摆摆手示意"不碍事,不碍事"。我环视着这一圈"邻居",有人闷头在睡觉,也不管是几点几分;有人扶着床沿慢慢走动,寻找残存的生命力量;有人靠着床背让护士喂着流食,脑袋上除了翕动的嘴之外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其他构造在动。

    我那像是一块祖传的抹布一样的手上别着针头,很是好奇那位有着短粗手指的护士是怎么找到我的血管而又能精准的插进去,除了抹布,换一个比喻也是很恰当的--马蜂窝,每天早中晚都要扎针,每天每天,日复一日,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两个针头插进了同一个针孔里。我感觉不到这些液体流入自己的体内。我想这大概是正常的,一棵快要枯死的老树当然浇再多水也是无济于事的。

    现在的这个光景,显得比较孤独,毕竟我除了瞎想并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可做。突然觉着自己和那条老狗有几分相似,也在等待着什么。不过我猜老狗等的人回来后,一人一狗应该还会有一段快乐的时光。而我等待的却是结束,生命在我身体里已经不可抗拒流失着,这些都是无所谓的,毕竟死亡对于每一个人是绝对公平的,不能因为我是一个渴望生命灿烂的人就对我格外宽容一些。

    回想来,人生似乎有很多遗憾,然而这也是无所谓的,毕竟现在的我即便遗憾也只是增添自己的无可奈何。就像自己计划中的生命结束还是充满了几分浪漫色彩的--在生命开始衰退之时云游山野,最终尘归尘,土归土。如今也只好躺在这张病床上,听着窗外老狗吠,不过我想结果毕竟是一样的,也是尘归尘,土归土,这也算是一种殊途同归吧。

    这样也好,让这滴滴答答的液体稍稍争取一些时间,也好回顾回顾自己这一生。

    我盯着几个月大的婴幼儿思考过快乐与痛苦的真谛;我和流浪汉蹲在天桥下聊了一夜的梦想;我走访妓女纪录她们成功的秘诀;我也曾云游四方去思考人生的意义;我也因为和社区门口的老友下棋争执不休而琢磨追逐的目的。

    概括来说,我一直奔走在成为作家的路上。这倒不是因为多么想出名,只是渴望自己也可以和大师一样,通过自己的作品思考人生的意义,追寻内在的自我。

    然而这终归成为了一个笑话,关于快乐的思考,出版商评定为少儿读物,因为主人公是婴幼儿,我自然是愤而拒绝的;我和流浪汉的梦想出版在了鸡汤文学杂志上,自己也没再提起兴趣翻看;走访妓女的纪实因为性爱场景描写太多,直接被封杀了;云游四方的游记被出版商配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图片发表在了旅游杂志上;至于和老年人的争执,警察局认为是文笔不错又充满哲理的教育典范,刊发在了社区管理手册上,当时看着厕所的那堆"手纸",突然觉着作家梦也就是这样了。

    很显然,现实和结果告诉我,我不适合做一个作家,少年或者即便到了中年的我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然而如今回想这些事情并没有觉着遗憾,起码我还是一个有追求的人,虽然这种追求如今看来也是个笑话。

    每一个故事都可能有好几种结局,所以我总给我写的故事安排不一样的结局,因为我总觉着一个故事只有一个结果的话未免太过宿命论,终逃不脱悲观的阴影,我虽然也觉着故事和人生一样,历经起承转合,最终会有一个既定的结果--那就是结束。

    但总还是蕴涵着希望的,我一直这么认为。就像我一直觉着我的人生会有另一个结果,那就是成为一个理想中那样的作家。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呼吸是件费力的事情,但在脑海里回望这一生还是比较容易的,借着这几口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的呼吸,给你们讲讲我的故事。虽然没有太多儿女情长、恩怨情仇,但也绝对是一个好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