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枫杏

    更新时间:2018-12-10 20:12:04本章字数:1568字

    她是一间普通歌舞剧院中一名默默无闻的舞蹈演员,低调,渺小。他是跟她同一间歌舞剧院的主要演员,他才华横溢,自带光芒,跳起舞来让人移不开眼睛。她跟他,每天在同一间歌舞剧院表演,却彼此了无交集,偶尔碰到如陌路人背对背走过。或许缘分使然,前辈的经历拉扯到他们这一代,使两人的目光开始在对方身上聚焦,两人逐渐擦出火花。为舞蹈而生的两个人,会因舞蹈结合吗?两代人的故事,两代人的感情,因果轮回,是悲剧还是喜剧,舞蹈生涯,是否因此改变?

    枫杏依照顺序上台,按惯例,她站在角落。角落灯光昏暗,能遮掩一些做的不好的细节动作。她跟着音乐跳动,眼睛不禁看向舞台中央的男孩。男孩每个动作都像跟音乐融合,流畅,自然,枫杏跟他做同样的动作,他却有着别样的美,看着他跳舞,就像被带进一个凄美的故事。每一个故事情节,通过他的舞蹈,被细细讲述,似涓涓细流,缓缓流淌。枫杏并不知道这个男孩是谁,她已经看这个男孩跳舞看了几年了,每次从角落这个角度看他,她都不禁想起奶奶跟她说过她年轻的时候的事。那是个凄美的故事。

    “银杏旁边那个谁,快上台了,快去准备。”导演焦急地指着银杏旁边的枫杏说。枫杏进这个歌舞剧院几年了,导演依旧不记得她的名字。枫杏是一名舞蹈演员。她很小的时候,就有着舞蹈梦。在舞台上跳跃,跟着音乐舞动,是她每天都期待的事。即使能在舞台上摆着舞蹈姿势不动,她也能兴奋很久。可能梦想跟现实总是不对本,她没有舞蹈天赋。她能成为一名舞蹈演员,靠的是她后天的努力,靠她每天早早起床练功的那股劲。拉筋痛,她却每天期待享受这种痛,因为这种痛意味她往舞蹈的路更进一步,就像待产的母亲,生产很痛,却很期望产期的到来。因为母亲想快点看到孩子出生,枫杏想快点成为一名正式的舞蹈演员。所以,当她被录用到这间普通的歌舞剧院的时候,她感觉她成功了,她觉得她是最幸运的人。即使因为舞蹈天赋不佳不能成为主角,即使不善交际到现在都没有谁记着她,认识她,她也感到很满足。跟枫杏同年进歌舞剧院的一个女孩,叫银杏。银杏是个有天赋的女孩子,但是不太能吃苦,练功怕痛怕累,所以她跟后天苦练的枫杏是同一水平的舞蹈演员。不同于枫杏。枫杏是默默练功,不善于交际的女孩。银杏却是自来熟,外向,活泼,跟歌舞剧院谁都很熟。歌舞剧院每天排练匆匆忙忙,如果不是天赋出众,或者像银杏这样活泼外向的人,很难让人记住。因为名字都有个杏字,两个女孩都特别愿意跟彼此一起玩。枫杏是特别相信缘分的,她觉得名字连着命运,名字里有同字的人命里也是连着的,所以几乎零朋友零交际的枫杏主动跟银杏成为好朋友。而银杏却是觉得枫杏文静,老实,真诚,相比起跟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人,她比较喜欢跟枫杏这样不惹事的人玩。而且枫杏几乎是有求必应的那类朋友,这对于怕苦怕累的银杏来说犹如添了一个生活助手。凭着银杏有人帮忙必不推脱的个性,枫杏自然帮她不少,差点忘了要上台,导演才指着正帮银杏弄头花的枫杏,催她上台。

    枫杏依照顺序上台,按惯例,她站在角落。角落灯光昏暗,能遮掩一些做的不好的细节动作。她跟着音乐跳动,眼睛不禁看向舞台中央的男孩。男孩每个动作都像跟音乐融合,流畅,自然,枫杏跟他做同样的动作,他却有着别样的美,看着他跳舞,就像被带进一个凄美的故事。每一个故事情节,通过他的舞蹈,被细细讲述,似涓涓细流,缓缓流淌。枫杏并不知道这个男孩是谁,她已经看这个男孩跳舞看了几年了,每次从角落这个角度看他,她都不禁想起奶奶跟她说过她年轻的时候的事。那是个凄美的故事。

    枫杏的奶奶,年轻时曾经在文工团待过,她年轻的时候,舞蹈也是她的梦想。奶奶的儿子女儿,都对舞蹈不感兴趣,只有隔代的枫杏,像她一样,对舞蹈充满热情。小时候,奶奶拉着枫杏的手,轻声讲述起那个凄美故事。

    奶奶的闺密是银杏奶奶

    枫杏的奶奶,年轻的时候长得很漂亮,舞跳得也很好,还会识字背诗,是那时镇里文工团的标致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