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东河西

    更新时间:2018-12-10 20:16:44本章字数:2427字

    坐落在青山绿水的……山附近,有个小镇,叫东河西镇。镇里的人们都住泥房,一眼望过去,黄色的泥房排列整齐,像棋盘里的格子,错落有致。而在这棋盘中间,却有一间大石砖房子,房子装修地很贵气。门口前有两个金狮子,凶狠地看向前方。整个房子,气势凌人,仿佛是泥房子中的皇帝,俯瞰众生。住在这极有威严的房子里的,却是一个荒淫无度,挥金如土,贪财如命的富翁。镇里的人都恨他,因为富翁能搭建这么豪气的房子,能享受金塔尖的生活,全是靠压榨他们得来。但他们只能忍气吞声,因为他们的钱虽是被富翁算计走的,但是很大一部分还是因为贪小便宜。富翁算计的手段虽不高明,但对付没怎么见过世面的镇里的人们,也够了。有的被骗走钱财,只能通过打工抵债;有的被骗走家里辛苦种出来的粮食,只能用自己的钱买自己的粮食;甚至有的被骗走田地,房子,只能租用自己的田地房子。所以至今镇里的人们只能住得起富翁建的泥房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产变成别人的。终于在一天,富翁提出要镇里的人们用自家女儿来抵还财产,纯朴的人们终于爆发了。他们设计流传一个消息,说镇里的千年古树洞里,藏有古时留下来的宝物。这洞深不见底,人们想着富翁的个性,肯定会去树洞里寻宝。果不其然,在人们轮流跟踪富翁几天后,在晚上,看见富翁偷偷摸摸的带上绳子往树洞的方向走。人们偷偷跟上,在富翁探头往树洞看的时候,人们立刻把他往树洞里推。只传来富翁的一声惨叫,人们用木板把树洞封住,慌忙跑了。

    富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阳光很刺眼,透过尘微,洒在他的身上,很温暖。富翁挣扎着起来,等眼睛熟悉了这光线以后,把眼睛完全睁开,一看到眼前的场景,他不禁惊呆了。一间迷你泥房子,纸糊的窗户,泥房子没有门,一张布满补丁的麻布充当门,把房子里面的光景全都遮住。富翁把目光移到自己身上,发现自己正趴在泥房子前的坑坑洼洼的泥地上,而且,白皙肥胖的手变成黑黝黝的瘦弱的手,肚子也变得平平的,那块大肚腩不见了,肥腿变得瘦成竹竿一样。以前象征着他生活富贵的肥胖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瘦小的身体。富翁忙看向旁边的水洼,水面倒映着一张瘦小的脸,富翁不禁惊讶地倒向一边,不敢再看向水洼。这……这不是小时候的自己吗?富翁吓得用双手环抱住自己,全身不停地抖动,以前不好的回忆一下子涌上脑,在脑海一遍又一遍地播放。

    一群孩子跑过来,高个的孩子在地上捡起一块泥巴就往一穿着满是补丁的麻布衣的男孩扔过去。“小乞丐,你怎么又出来乞讨啦,哈哈哈哈……”高个孩子抱着肚子哈哈大笑,旁边的孩子也跟着笑起来。大笑完,孩子们嬉笑着跑了,似刚刚只是做了一件没所谓的事,丝毫没影响他们继续玩乐。被扔泥巴的孩子却心情低落,狼狈地慢慢挪向乞讨的地方。“你这小乞丐,又来乞讨,拿完这块馒头快走。”一位农夫推门看见他,骂骂咧咧地扔了一块馊馒头给他,关上门走了。小男孩忙捡起馊馒头,大口大口地咽下去,差点被噎到。小男孩吃了馒头有了些力气,继续挨家挨户乞讨,吃了几次闭门羹以后,终于来到小男孩最喜欢的地方。这也是一间泥房子,里面住的是镇里对小男孩最好的人。这人叫老许,镇里的人都这么叫他,不过一般都在老许前加“傻子”两个字。镇里的人都不希望小男孩找他们,却喜欢找老许。因为老许热心肠,只要谁有需要,一定倾尽全力帮忙,即使帮忙以后没有丝毫酬劳。老许热心到倾家荡产去帮助别人,镇里的人都觉得他傻,所以都叫他傻子老许。小男孩到老许家门口的时候,老许正在帮别人做簸箕。小男孩每次看镇里的人找他帮的忙,都不是那种非得别人帮忙才能完成的事,只是看老许热心肠,把所有事情都堆给他,反正不用酬劳。在小男孩眼里,镇里的人们,就是利用老许的善良,去压榨他。老许很少有求于人,因为每次有求于人的时候,他都碰壁。小男孩不甘心老许这样因他的善良被欺负,每次他跟老许说起,不要再这样继续下去。老许都会递给他一块馒头,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善良比什么都贵重。”小男孩并不懂,因为他除了老许这唯一肯善良对待他的人,其他都是带着恶意欺负他。后来,小男孩慢慢在恶意中长大,学会欺骗,学会如何浑水摸鱼卖假商品,一步步踏着恶意成为现在的富翁。老许这善良的人,早在他没学会欺骗时安然离世,因为他已九十多高龄了。小男孩仍为老许感不平,唯一让小男孩欣然的是老许活到九十多高龄,并且他离开时是带着笑意的,满足的。小男孩并不懂老许为什么满足,小男孩想的是怎样让自己强大,不再被欺负,相比善良,他更喜欢索取,喜欢恶意,因为他这样,才不被欺负。他以前住廉价的泥房子,他让镇里的人们也住廉价的泥房子,他以前依靠乞讨镇里的人生活,他让镇里的人依靠他为生。恶意让他生活越来越好,却让小镇变得越来越阴暗,即使美好的阳光遍满小镇,也弥补不了。

    富翁站起身,迈着沉重的脚步往老许家走去。越走发现环境越来越陌生,除了他小时候住的房子,其他的都变了,是不是事情过去久了,记忆模糊了,记错了,原本就是这样的?小男孩走到老许家,眼前的房子并不是记忆中老许破破烂烂的泥房子,而是一间贵气逼人的房子,跟他以前的房子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小男孩惊讶地愣住的时候,一个长的酷像年轻时候的老许打开大门走出来,不同于小男孩记忆中老许苍老似经历无数沧桑的模样,眼前的人穿着富态,肥头胖耳,除了神似老许的五官,其他没有一点老许的气息。小男孩站在那里,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他打招呼,这可能是年轻时候的老许。“老许”似发现了小男孩,朝小男孩走过去。小男孩不禁紧张起来,这么久没见老许了,跟他说什么呢,这是他年轻的时候,会不会不认得他呢?小男孩看着已经走到跟前的“老许”,刚想出声,“老许”便开口了,“哪来的小乞丐,快滚开,别在我的地盘。”。“老许”说完,高傲地昂了昂下巴,露出了他下巴的大痣。眼尖的小男孩看到了,记忆中老许并没有这颗大痣,小男孩不由得开心起来,笑着转身走了。“老许”怀疑自己眼花了,有谁被骂还这么开心的?小男孩却没顾这些,心里一直庆幸这不是老许,这个蛮横的富贵人不是老许,没有破坏老许在小男孩心中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