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为天下乱之首(一)

    更新时间:2018-02-13 21:39:56本章字数:1506字

    烧红的烙铁,人的自然反应是不碰;凶猛的野兽,人的自然反应是躲避;恶劣的灾难,人的自然反应是迁徙。然后有人去碰了烧红的烙铁,抗击凶猛的野兽,抵抗恶劣的灾难,被人说成是勇敢,然后鼓吹大家向勇士学习,去碰烧红的烙铁,抗击凶猛的野兽,抵抗恶劣的灾难,谁不勇敢谁就是懦夫,下等人,然后人人都费尽心思去学习勇敢,用各种心机,手段做别人做不到的事就是勇敢,然后享受勇士二字带来的名誉感,全然忘记此时人的自然反应的本性已经渐渐被破坏,取而代之的是后天的取巧,以及随之而来的对名的追逐。

    有这样的勇士因此被推举成首领,因为他们比一般人勇敢,可以做别人做不到的事,因此大家向勇士看齐,尊重,因而成立了部落。有了部落便有了集体活动,有了集体活动便有了更多的食物,更多的房舍,随后便有了分工,有人专门保管食物,有人专门耕种,有人专门外出狩猎,有人专门烹煮食物,有人专门协调人与人之间的工作与关系,随着人与人之间身份差异的扩大,便有了对比,有了对比就有了高低贵贱,有了高低贵贱就有了不平,有了不平就有了各种争端事件,因此引发了暴力,制裁,赏罚。

    此时,人们只知道自己属于某一部落,为了维护自己部落的归属感,荣誉感,以及个人的土地,食物,财富而不惜杀人,征伐。此时,在上位的人因为享受着名誉而带来的财富,权力,地位渐渐生出了私心,因而耍心机,成立圈子,排斥反抗者异议者,美其名曰保护自己的部落。有这样的反抗者异议者因此被驱逐,有的加入其他的部落,有的自己成立新的部落,此时,人们不再相信勇敢,而是相信权力,财富,名誉,随着部落的增多,人口的增多,部落与部落之间的冲突,部落自己内部的冲突都在变多,引发的暴力事件,战争也变多,百姓却是苦不堪言,无可奈何。

    当旧的名失效后,新的名便被取巧者提出,此时有人身先表率,提出仁治,首领的能力不再是过去野蛮时代的勇敢,而是协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人把过去父母子女之间相互爱戴尊敬的自然反应取名为孝,有人把人与人之间互相关爱的自然反应取名为仁,有人把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忙的自然反应取名为信,有人把人与人之间相互问候的自然反应取名为礼,并发展出一整套行为规范和思想,并推广给百姓,提倡仁,孝,信,礼。

    有人不符合仁,孝,信,礼就是坏人,下等人,大家便会群起而攻之,甚至制裁这样的人,而且大家还认为具备仁孝信礼的人就是仁君,圣贤,跟随他们的话自己也算仁,孝,信,礼,此时的百姓全然不知人的自然本性是什么,而认为人的自然本性是仁,是孝,是信,是礼,是义,甚至更多,因而即使仁君打战也是仁君,仁君杀人也是仁君,仁君制裁还是仁君,说是为了百姓好。百姓因为仁治的确减少了争端事件,甚至生活也得到了安稳富足,便认为还是仁治好,子孙后代都要学仁,学孝,学信,学礼,因而发展出了中原文明礼仪之邦和周边夷狄野蛮之邦。周边的小国纷纷向文明礼仪之邦看齐,他们国内的百姓都用仁来对比自己和中原的人,有的不满自己的国家野蛮而归属中原礼仪之邦,有的以国君野蛮,不仁为理由而叛乱,说是要建立文明礼仪之邦,各国征伐都以仁为借口,说是替天行道,铲除不仁不义的昏君,久之百姓却为仁义所累,做自己做不到的,做自己不想做的,做自己不能做的,否则即是不仁不义而受惩罚。

    彼时,人们也用各种取巧,心机去达到所谓的仁,义,孝,礼,忠,信,这样能得到权力,财富,名誉,享受别人不能享受的,得到别人不能得到的,甚至以仁义孝礼忠信为借口去作恶,这时的人们哪里知道人的自然本性是什么,都认为要向圣贤学习,做人要仁义孝礼忠信,为此破坏人的自然本性,强力改变自己的天真,还美其名曰大丈夫,君子,殊不知自己的自然本性早就被所谓的前代圣贤扭曲了,陨灭了,留下的只是后天学到的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