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一)

    更新时间:2018-02-15 19:57:44本章字数:1363字

    中华文化是不讲爱的,我们只讲名,一个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名,读书做官,带兵打仗为的是出人头地,自己出名。我们以仁爱对待外人,图的是有修养的名声,我们以仁爱对待蛮夷,图的是礼仪之邦的名声,但是对自己人那就没有什么仁爱不仁爱的。

    孟子的妻子有一天早上因为忙乱而衣裳不整,孟子一气之下要休掉她,幸亏孟母再三劝阻,就连孔子也说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可见圣贤眼中的仁爱是有区别的,并不是对谁都一样。其他的诸子百家,也只有墨子谈到了兼爱,意思是叫大家和平共处,非暴力;杨朱则提倡自利,连自己身上一根汗毛也不能拔给别人;孙武,吴起的眼中战争无所谓善不善,该打就打,百姓生死不是他们要管的事;韩非子,李斯则搞严刑峻法,百姓人人自危;苏秦张仪,类似今天的律师,只要有人聘请他们,管你好人坏人,都为你服务。这些人在天下人看来都是名人甚至圣贤,因为他们的名声盖过了他们是否真的仁爱,因此后人争相效仿为的是同样的出名。其实,道家也不讲仁爱的,老子眼中“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道家都是独身的,一个人自由自在,无欲无求,当然老子也说过“天道无常,常与善人”,但有几个人不要名不要利而去行善的?

    中国人从黄帝时期就开始逐名,黄帝武力收服义弟炎帝的部落,并攻打曾经的盟友蚩尤,为的是统一中原,成为天下共主。黄帝晚年寻访广城子,广城子训斥他“你治理下的国家,天上的云气还没聚集就开始下雨,地上的树木不到秋天就枯黄,太阳和月亮的光都暗淡了,你虽然有才能,但是心胸狭窄,不配学道”,好在黄帝反省自己,最后抛弃国政,隐居学道而成。可是,后世有几个黄帝呢?瑞頊,帝喾时期继续跟蚩尤的后代:共工、九黎、夸父斗争,瑞頊帝甚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人面狗身的怪物,因为这个怪物帮助瑞頊帝打战并获得胜利。尧和舜累的腿上的汗毛都掉光了,年老体衰驼背了还在卖命,许由嘲笑尧图虚名不肯休息。禹的父亲治水失败而被舜下令杀了,禹依然继承父业继续治水,好几年没回家经过家门都不进去。夏朝开始把国家据为己有,国家不再是所有人的,而是天子一人的,后人都跟着效仿要做天子。商汤推翻夏桀,但打着仁义的口号,后人学到了,每一次要推翻前朝都要以仁义之名。周文王不肯背弃仁义之名去攻打商纣,但是周武王就敢做,伯夷和叔齐不肯归降周武王而饿死,他的弟弟周公为了维护周朝而制定了许多礼乐来治理国家,却被后代的孔子奉为真理,非要复兴周公的礼治,还要实现大同天下,结果,害的孔子一辈子不得安心,颠沛流离。春秋战国诸侯们打的去,诸子百家都拼了命的要推行自己的道,用来治理天下。有儒家,墨家,兵家,法家,纵横家,杨子,惠子,荀子,只有老子说无为,不治,不名,但没有人听,老子无奈只能留下五千字的道德经往西隐居去了。秦始皇之后,中国这块土地成为皇帝天子们的诞生之地,要做皇帝就必须占领中国,要做天子就必须统一中国。结果就为了做一个超越三皇五帝的皇帝,不仅原来中国土地上的百姓不得安心,连少数民族如五胡、女真、金人、辽人、蒙古、吐蕃、西域,大家都想来占据中国,本来自己内部就在争斗,现在外来民族也要参与进来争斗,演变成中国历史治少乱多,令人寒心又无奈。等到孙中山领导中国人推翻两千多年的皇帝制度,引进了西方民主制度,这才打破了中华文化一枝独秀的局面,中国也从此变得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