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生机

    更新时间:2018-02-24 09:19:55本章字数:4542字

    刺眼的阳光让我再次醒来,口渴的厉害,股股鱼腥臭味儿随风飘来。昨晚靠这些臭鱼活了下来,现在看的清清楚楚实在也无法再下咽,希望那些箱子里面有水,有吃的。今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这些箱子,因为它的存在让我多了几分希望。

    安静的大海在蔚蓝色的天空下显得温暖而和谐,可是它并不能告诉我什么,孤独感迅速袭来,胆怯也更显无助。搀扶着船舷,蹒跚的走到船头。箱子是封闭着的,得有些工具和一些力气才能开启,凭现在的我,根本无法办到,实在是太虚弱了。

    坐在木箱边,观察了一下小船的结构。船体周围被一些桶状塑料浮漂包围着,在和大海的亲密接触时发出“啪哒”声,让人多了一份存在感,彷如一首活着的交响曲,可惜此刻的我无心去体会。船内地面一道暗板出现在眼前,好一阵惊喜,快速爬了过去。暗板边缘有一道锁,钥匙显然没有,踹吧。虽然衣服破了,鞋子却还完好,半新半旧的运动鞋,卯足了力气踹,一下,两下,没气儿了,缓缓,脚痛的厉害,也许它们早破了。又饿又渴,看着身边臭气熏天的鱼,绝不要再吃这个,老天你别这样对我好吗?咬紧牙齿再次卯足了劲儿使劲的踹,第二下它开了,一阵狂喜,干枯的脸颊露出道道皱褶,粗糙的皮肤似要干裂开来。

    暗板是推拉式的,推开暗板,发现里面很浅,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深绿色的帆布包,湿湿的,包里却是鼓鼓的,提起包来,下面还有一个长箱子。

    打开手里的包,两大瓶水呈现在眼前,顿时开心的大叫起来,干裂的嘴唇立刻撕开一道口子,鲜红色的血破堤似得涌了出来,疼的我急忙捂住。血在不多会儿凝固起来,方才打开一瓶水一口气给喝了,没敢喝第二瓶。包里沉甸甸的还有不少东西,干脆反转过来,将里面的东西整个倒了出来。一张透明的油布包裹着什么“啪”地掉了出来,快速拆开来,两包牛肉干,三盒饼干,还有几根火腿肠和一盒巧克力,另外有一只笔和一本笔记本。心中的狂喜无与伦比,特别是在生与死的边缘,能看到自己最需要的东西,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了。“天无绝人之路啊!”好一阵感慨。看到这么多吃的眼睛都绿了,急忙拆开来。火腿肠的肉香嚼在嘴里格外美味,因为嘴唇的裂伤,斯文了许多,没了上一次的狼吞虎咽,细细咀嚼并吞咽着手里的美食,这是上帝赐予我活着的筹码。其实,不管将要发生什么,在我认为,吃饱喝足后再去死,那也算是美死的吧,所以这也算非常美味的一顿了,渴望它天天有。 

    饿的滋味真难受,吃了七分饱,也没敢多吃,毕竟食物有限,悠着点。除了昨晚的鱼,上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真想不起来,我得努力想想都发生了什么事,想必一定是个极其残酷的经历。

    身上没那么疼了,慢慢地站了起来。太阳高高挂着,应该是在中午吧,没有时间,没有方向,更不知道在哪儿,一望无际的大海里,不知道哪里才是个头,船儿将带我去向何方?又会有什么样的事发生?等待我的是什么?多么希望是幸运的,我害怕自己会崩溃掉,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独自能支撑多久,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上。

    瘪了瘪嘴,情不自禁地低叹了一声,显得无耐也无助,命运不是我能左右的,顺其自然的好,最大的赌注也就是一条命。

    想明白一切顿显轻松了许多,船上的飞鱼在阳光的暴晒下多了股股腐臭味儿,真让人恶心。索性先清理一下船上的臭鱼,再去打开那些箱子。

    干瘪的鱼尸还好不多,想到昨晚的狼吞虎咽,顿时阵阵作呕。这会儿可不能吐,就算吐了也得咽回去,估计刚吞下去的那些食物也吐不出来啥,仿佛能感觉到体内所有细胞都在撕扯并吸吮着那点食物。

    身上的衣服已破的不行,这才发现浑身都是抓痕,条条血迹早已结疤,看上去比街边的叫花子还可怜,加入丐帮那也算最低级的,让人唏嘘。

    看着自己的身子,满脑子的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变成这样?慢慢细想,慢慢地琢磨着,脑子开始逐渐清晰起来,缓缓呈现一些过往的画面,想到自己的经历,想到自己的家,想到母亲做的鱼丸,真好。可就是想不起来我的名字,又怎么到了海上,非常不可思议的感觉,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如果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人存在,那将会是多么凄凉多么惨厉的一件事。

    记得自己是阿米人,阿米是个非常休闲自由的城市,是个让人逍遥放松的地方,不管是吃的玩的整个让人眼花缭乱,更是美女多不胜数的好地方。当然,那也只是在我的世界里,听说贫民区饿死的人也不少。后来我们整个家族随着父亲工作的升迁到了富汉,再后来就是模模糊糊的零星片段,再也不记得。随着体力的不断恢复,想到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直到考上大学的艰难。大学里有段很美好的回忆,特别多的帅哥们围绕在女生身边,什么都愿意帮忙做,很多时候连一日三餐都是免费提供的。每天除了上课,都是嘻嘻哈哈,说的累了就笑,笑的累了就静静地躲在宿舍里看书,特别逍遥自在的一段时光。可是,大三的时候又做了什么呢?脑袋里白茫茫的一片,后来的一切都像是一张白纸,完全空白。敲了敲脑袋,竭尽全力的回忆着一切,显然那段记忆被埋藏的特别深,仿佛被一道厚厚的墙体尘封起来,无法开启。难道那是痛苦?也许是特别刺激或者是极其深刻的经历导致我的那段记忆整个封闭起来。记得小时候听父亲讲过,有些失忆可能瞬间能恢复,但也许一年两年,也许是一辈子都无法恢复的。就如隔壁阿姨的女儿,因车祸失忆后再没有喊过一声“爸爸妈妈”,整整十五年全家都没有笑过,可是有一天奇迹般的什么都记得了,他们全家开心的请了整个街道的人庆祝了一番,甚是欢喜。

    脑海中道道幻影在一声哀叹声中消失,算了,眼下最要紧的是能否活着回去,记忆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看着船上的臭鱼,虽然臭,可在这茫茫大海中,要是真的没有吃喝了,那它可就是救命的好东西。不过以我的脾性,实在不喜欢做有损体面的事,死也会死的尊严些。随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甩了甩头,决定听天由命。死就死吧,别让自己活得这么窝囊,要真的到吃屎喝尿的地步,那就让我藏身海底好了,下辈子变了一条鱼去也不错。生死瞬间看的如此淡薄,我害怕孤单,假如世上只剩我这么一个女人,那活着的意义也不大,连个说话的主儿都没,没被饿死也被闷死了。这会儿的我把临近死亡的痛苦早就抛到了脑后,快速扔掉船里所有的鱼,并洗了洗船底,让臭味显得更淡些。

    环顾四周,还是一望无际,海上就我这么一个女人,索性脱了破烂的衣服,把头发、脸、身子都给洗了洗。海水是咸的,淋在一些并没有结疤的伤口上显得无比疼痛。还是轻轻地洗了洗,的确是太脏了,比那些个臭鱼也好不到那里去,幸好这会儿没个男人看到我这副狼狈样,要不谁还敢要。

    平静地海面上照了照自己的脸,皮肤黑了些,糙了点,当然这些都能想象到,这样的阳光下,还有皮肤因为缺少水份紧绷而干裂的声音都能听到。如果少了那些褶子,整个脸部轮廓还是挺美的,这也算一种自我安慰吧。

    仔细看来,脸上还有一道口子,拇指般长,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如果身上这么多疤痕能评个残啥的也好,据说每年还能领点救济金啦。自嘲着,整个思维也渐渐活跃起来,脑子越来越清晰,除了那段尘封的记忆,不过看样子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慢慢想也许总会想到的。

    伤口还需要慢慢去恢复,整个人却清爽了许多。走到暗道边,拿起那个箱子,似乎是铁箱子,很重,还好没有锁,一个按钮一摁就开了。里面乱七八糟的很多工具,居然有一把带套的匕首,用力拔出来,在阳光的照射下亮晃的刺眼,它有一个半手掌那么长,非常锋利,看着格外瘆人,告诫自己最好别用它。一把信号枪及三发信号弹,还有一个折叠式鱼竿和一包鱼线及一些饵料,别的很多都是比较实用的工具。找了一把小铁锹和一把榔头,准备先去开启船头几个大箱子,我渴望我需要的里面都有。

    大木箱重了两层,数了数,船头四个,船尾也是四个。这些箱子和我一起在这么一个小船上有何意义呢?但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给我带来抓痕的人是为了求生,还是为了这些箱子?也许还有别的?太多的疑问纠缠着我,让我的思绪异常混乱。

    走到船头,看着箱子不知道如何着手。摞在左边上面的箱子,掂了掂,重,于是使劲给拖了下来。这样好,先一个一个的拖下来,然后挨个全部开启。用了吃奶的劲儿,累的我上气不接下气,船头船尾共八个箱子,上面那层都给平躺着了。做完这些让喘着粗气的我趴在箱子上无法动弹,拿起一包牛肉干扯了开来,大口嚼着,一口气喝了半瓶水。食物和水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也所剩无多,我把最后的赌注都压在了这些大木箱子里,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眉宇之间顿时隐隐显现出一股子狠劲儿,青筋惊现额头,我喜欢这样刺激的赌注。

    走到最头上第一个箱子,拿着铁锹对准箱子的缝隙,用榔头敲打,一下,两下,三下……有一种偷窥的喜悦感浮上心头,做贼的感觉还真不赖,当然了,这海上就我一个人,那么这些箱子就都属于我的了。看了看四周,的确再没别的人了,这船也算我的。

    箱子开了,周围都是厚厚的软边泡沫,一整箱的红酒,法国波尔多,包裹的非常好。里面还配备了一个极其漂亮,上面满是葡萄的开瓶器。爽呀!打开一瓶喝了一口,妈呀,嘴唇疼的我,该死的裂口撕心裂肺的痛。红酒下肚,身子里顿时一股子暖流向上直冲,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浑身每根毛发都竖了起来,特别舒爽,瞬间有了力有了生气的舒坦。这样的经历,酒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也不是用来买醉,更多地是给了我极大的信心。

    浑身都来了劲儿,剩下七个箱子逐个开启,琢磨着一箱一个惊喜。一个人的欢喜也是欢喜,孩子般的好奇心,整个笑容都是贪婪的,此刻脸上的皱褶更深了,眼睛也更绿了。

    第二个箱子,一张大袋子里面全是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衣服、毯子、毛巾、梳子、镜子、香皂、牙刷、纸巾等等,居然被我找到防晒霜。还有很多,都是基本生活用品。心里一阵纳闷儿,一个快要饿死的女人,如此幸运的需要什么就有什么,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像是做好准备在海上一个人漂流一样,难道我吃饱给撑了,故意跑到海上来玩儿的?还真他妈好玩儿,啥都准备了,估计那六箱都是想要的东西,够我在这海上晒太阳晒个三五月了,真是浪漫的紧。

    带着更多地疑惑打开了第三个箱子,整箱的瑞士莲巧克力,包裹的相当好,口袋具备恒温的功能,手伸进去凉飕飕的,特别舒服。

    第四个箱子,整箱的瓶装水。第五个箱子,各种品牌的牛肉干、兔肉干。第六个箱子,全是法式面包,硬邦邦的,要在平时,我是绝对不爱吃的。第七个箱子,全部饼干,包装都好好看。最后一个箱子,本想留一个疑问的,因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太过奢侈了,不过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结果,里面有部分书籍和一些药品。所有箱子里都具备高科技的保鲜保质防潮防漏设备,而且都裹着一层厚厚的软边泡沫,如此充足的准备,必定经过长时间策划、收集而装订好的。

    如此的富足,疑问却越来越大了,真像一次度假,而且是一次漫长的假期。如果没有身上那些抓痕,我会以为自己是在疯狂的探险和晒太阳。

    拿出一些药品,也不知道该怎么用,唯一熟悉的白药粉末,全身伤口挨个撒了个遍,看似都无大碍。把大一些的伤口作了包扎,身上裹了白白一层纱布,像是刚从战场上凯旋归来的伤兵,只是胸前少了勋章,少了感人的故事可讲。不过有一个好处就是不会晒的太黑,想到这一层,索性把整张脸也裹了起来,留了两只眼睛和两个鼻孔,借口是为了那一道小伤疤。

    做了这么多事,还真的挺累,靠在木箱边想再来个午休,眼睛却看到了那个包。笔记本,对,里面还有一本笔记本,很重要的一个东西,那上面一定记载了很多事,也许我的一切疑问都在那里面。我说过,我会找回我的一切的,那就一定会。于是迅速爬向那本笔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