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孽缘(2)

    更新时间:2018-03-29 11:56:12本章字数:1800字

    小李低着头快步离开,其他看热闹的人也算识时务,缩回自己的位置上去。

    “我不是说过不让你来公司吗?”

    皇甫俊阳俯下身子,与唐欣欣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唐欣欣却觉得有上万公里。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唐欣欣的声音很低,低到连她自己都快听不清楚了。

    “就是因为你的不听话,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情,你不觉得内疚吗?”

    内疚?

    唐欣欣愣住了,内疚的应该是她吗?

    “行了,地上那么凉,你要是再不起来,出了什么毛病我可不管。”

    皇甫俊阳站起身,俯视唐欣欣,唐欣欣灰溜溜地爬起来,紧咬牙关。

    “皇甫俊阳,是我的错,西西和唐欣欣好不容易来一趟公司,还发生这种事情,都怪我。”

    几分钟前还要吃了皇甫西西和唐欣欣的邵亚兰,突然360度大转变,温柔似水,双眸含泪,好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这怎么能怪你呢!”

    看邵亚兰委屈成这样,皇甫俊阳的心里也是一阵酸楚,然后,伸手,将邵亚兰揽入怀中。

    邵亚兰哭得更伤心了,小鸟依人,拳头轻捶皇甫俊阳的胸膛,唐欣欣俨然成了一个多余的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哥,你都要结婚了,还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真是一个渣男!”

    皇甫西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嫂子,咱们走!看这两个臭味相投的人在这里惺惺作态真是浪费时间!”

    说罢,拖着唐欣欣头也不回地离开,唐欣欣对皇甫西西的谢意油然而生,是皇甫西西给了她一个离开的理由,给了她一个台阶。

    “别哭了。”

    唐欣欣和皇甫西西离开后,皇甫俊阳松开了抱着邵亚兰的手,眼神也开始躲避。

    “怎么了?”

    邵亚兰正哭到忘情处,被皇甫俊阳突然转变的态度打断了。

    “以后,我不会让唐欣欣来公司了,你们也不会再碰到,但是也希望你离我远一点。”

    皇甫俊阳的语气飘忽不定,被邵亚兰逮个正着。

    “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否则你刚才也不会那么对我!”

    邵亚兰回到ES的目的就是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位置,夺回皇甫俊阳。

    “这不重要,你也知道,我下个星期就要和唐欣欣结婚了,我,我们没有可能了,我们……”

    皇甫俊阳的话还没有说完,硬生生就被邵亚兰的一个吻堵住了。

    “我知道,你是因为我离开了你,心里难受才会赌气选择唐欣欣对不对?上大学的时候,你最讨厌的不就是她吗?”

    邵亚兰捧着皇甫俊阳的脸,等着皇甫俊阳告诉她他还爱着她。

    “你错了。”

    皇甫俊阳掰开邵亚兰的手。

    “我不讨厌她,在我最伤心的时候是她一直陪着我,只是她不如你有钱就是了。”

    “所以,她根本配不上你不是吗?”

    皇甫俊阳没有反驳这句话,也许他从来就没有觉得唐欣欣是他的妻子。

    “嫂子,你为什么不把事情和我哥说清楚?”

    回到家后的皇甫西西还是怒气冲冲。

    “公司里,不好看。”

    “也就是你想这么多!邵亚兰我太了解了,她想得到的东西,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不是她的对手!”

    唐欣欣笑说。

    “可是,要成为你嫂子的不是我吗?她能怎样?”

    唐欣欣性格软是这几天皇甫西西可以体会到的,但没想到会这么软,气得皇甫西西直跺脚。

    晚饭时,欧海芳和皇甫天华回到家,欧海芳都顾不上换鞋就把唐欣欣从厨房里扯出来,质问她今天在公司发生的事情。

    唐欣欣苦笑,真是坏事传千里。

    “你是不是要把我儿子毁掉才甘心!”

    欧海芳冲着唐欣欣大吼,唾沫四溅。

    “你知道今天的事情在公司造成多大的影响吗?我的女儿和儿媳妇竟然公然在公司打架!”

    皇甫天华气急败坏。

    房间里的皇甫西西听到吵闹声,跑了出来。

    “吵什么!今天的事情又不是嫂子的错,你们骂她做什么!”

    皇甫西西挡在唐欣欣前面,大气凛然。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要骂就骂我!”

    “西西,你让开,别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这和你没关系!”

    欧海芳才不会承认自己的女儿是那个挑起事端的人。

    “你们还是好好管管你们那个宝贝儿子吧!”

    皇甫西西毫不妥协。

    “天,气死了!”

    欧海芳捶着自己的胸口,扶着墙进了房间,“咣”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饭你们自己吃吧!”

    皇甫天华也进了卧室。

    留下泪如雨下的唐欣欣和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的皇甫西西。

    那一晚,皇甫俊阳回来的很晚,唐欣欣蜷缩在被子里,没有丝毫的睡意,就一直亮着灯等他。

    皇甫俊阳刚一进门,一股浓烈的酒精的味道就呛得唐欣欣直反胃,唐欣欣知道他去了哪里,也就懒得问他。

    “我给你倒杯水去!”

    唐欣欣想离开,皇甫俊阳拉住了她。

    “你恨我对不对?”

    “你喝醉了。”

    “回答我!”

    “我不恨你,我只是有些恨我自己。”

    唐欣欣借这个机会说出了积压在心里很久的话。

    “如果当初亚兰没有去国外把孩子打掉,我是不会娶你的,因为她有了我的孩子!”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爱她。”

    唐欣欣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