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又一个债(3)

    更新时间:2018-04-01 09:54:18本章字数:3590字

    “西西,今天要不要留我过夜?”

    欧阳亦伟想逗逗皇甫西西,这丫头也经逗。

    皇甫西西双颊绯红,支支吾吾扭捏着,撩拨欧阳亦伟的心。

    “可不敢,要是被我哥知道了,非打断你的腿。”

    “你哥还是这么粗暴?再说了,为什么是打断我的腿,而不是打断你的腿?”

    欧阳亦伟故意把脸别向唐欣欣,意味深长。

    “哎呀,命真苦啊!”

    “行了,别贫嘴了,吃了饭赶紧走吧!今天皇甫俊阳要早点儿回来,你也迅速点儿!”

    “行,那我也不吃了,走了。”

    皇甫西西把欧阳亦伟送到门口,挽着他的胳膊依依不舍。

    “你真吃饱了?不用和我们客气的!”

    “放心,我不会和你们客气的!真吃饱了。”

    “以后你得常来。”

    “好,常来。”

    欧阳亦伟冲唐欣欣眨了一下眼。

    欧阳亦伟离开后,唐欣欣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嫂子,欧阳亦伟哥哥还是那么帅!”

    皇甫西西盯着欧阳亦伟离开的背影,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别看了,早走远了。”

    唐欣欣重新坐回了桌边。

    “嫂子。”

    皇甫西西环住唐欣欣的脖子。

    “虽然我知道你们是旧相识,不过你是名花有主了,可不许打欧阳亦伟哥哥的主意!”

    拜托!是他打自己的主意好不好!

    “知道了,你要喜欢就留给你好了!”

    “那,拉钩!”

    这么容易就满足了?唐欣欣可算是找到了能降得住这个疯丫头的人物。

    要说今天欧阳亦伟突然跑来,还得是邵亚兰的“功劳”,欧阳亦伟说邵亚兰突然给他打电话,非让他来一趟,她是一定要让皇甫俊阳离开自己吗?果然不能轻视。

    自那天以后欧阳亦伟也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唐欣欣,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消失,还真是他一贯的作风,做事只按自己的性子来,从不考虑是不是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唐欣欣猜想也许是对自己死心了吧?想来也是好笑,想他做什么,还是想想怎么过了婚礼那道坎吧!

    “老唐,你怎么在这儿啊!”

    唐农克拎着菜哼着小曲儿从市场回来,迎面碰到了几个八卦的女邻居,唐农克本想假装没看见,和她们擦身而过,没想到这几个女人还凑上来,满脸的同情。

    “这叫什么话,那我不在这儿的话应该在哪儿?”

    “还没和欣欣和好吗?”

    听到唐欣欣的名字,唐农克的神经就绷紧了,竖起耳朵想要听个仔细。

    “欣欣今天结婚诶,你和云姐都不用去的吗?哎呀呀,真是好福气呀!对方可是ES的董事长家长子呢!听说还是ES的总经理,你们可要享福了!”

    “谁说不是呢!别看欣欣平日里闷不做声的,连化妆品都舍不得买,没想到对于拴住男人的心还真是有一套,嗯?人呢?”

    邻居们还兴高采烈地评头论足,唐农克早已经不见了踪迹,只留下被慌慌张张丢到地上的刚买的菜。

    “老婆子,快!哎呀,别做饭了!出大事儿了!”

    一头扎进屋里,唐农克就火急火燎地想要把这要命的大事儿告诉王云云。

    “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欣欣,欣欣今天结婚!”

    “你说啥!”

    王云云拎着擀面杖冲了出来。

    “你是说那个白眼儿狼真敢去结婚!”

    “我也是刚听别人说的!”

    “真是反了她了,走!”

    “去哪儿啊?”

    “我是一定不会让她得逞的!她如果执迷不悟,我就撞死在她面前!”

    “对,在小海没有回来之前,可不能这么宜了她!”

    另一边,在婚礼后场做准备的唐欣欣对即将发生的一切还浑然不知,人生中的第一件要紧事马上就要开始,在众人的瞩目中,他会温柔地牵过她的手,放在他手中,对她许出一生一世的美好诺言,而她等那个诺言,已经等得够久了。

    “嫂子,你真漂亮!”

    皇甫西西拉着唐欣欣的手,啧啧称赞。

    这婚纱是皇甫俊阳给唐欣欣挑的,也只是准备穿的时候才知道它长的是什么样子,皇甫俊阳说这个样式的婚纱没有哪个女人会拒绝的,可是,他不知道,唐欣欣不喜欢。

    “嫂子,嫁给我哥让你受委屈了。”

    不知道是哪个点触动了皇甫西西众多神经里最敏感的的那一支,说着说着竟然抽泣起来。

    “别这样,西西。”

    唐欣欣拍拍皇甫西西的手,这孩子,怎么比自己还激动?

    “嫂子,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没有之一。”

    “你把自己忘记了哦!”

    “也对,那等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比你还漂亮!”

    皇甫西西这高速转弯的态度,被唐欣欣好一顿鄙视。

    “新娘,新娘,该进场了啊!”

    司仪得按着点儿,否则可就不吉利了。

    虽然唐欣欣知道结婚的时候一定不会人少,但她没有想到,这人也太多了吧!还乌央央挤了一大堆记者,五颜六色的灯光照的唐欣欣看不清楚,她只知道,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自己,她必须要看起来很幸福,哪怕是装出来的。

    “真是好一个美人儿啊!”

    这阴不阴阳不阳的腔调,除了邵亚兰还能有谁。

    “你怎么会来?”

    皇甫西西高昂的兴致被邵亚兰的出现给浇灭得干干净净。

    “我为什么不能来?”

    邵亚兰轻撩额前垂下的几缕头发。

    “你可不能耍什么阴招,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别把我想的那么坏。唐欣欣穿的那套婚纱,你看见了吗?那可是你哥按照我喜欢的样式给她选的,还是没有我漂亮。”

    “我嫂子可比你好看一百倍,你算哪根葱!”

    “可以啊,西西,都学会骂人了。”

    皇甫西西才懒得和她斤斤计较。

    皇甫俊阳站在唐欣欣的面前,彼此之间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可唐欣欣却丝毫感受不到皇甫俊阳的气息,他的脸那么模糊,时近时远,手足无措。

    “皇甫俊阳先生,你愿意娶你眼前的唐欣欣女士为妻,一生一世对她好,不管生老病死,都对她不离不弃吗?”

    皇甫俊阳死死盯着唐欣欣的脸,没有回答。

    一片嘘声。

    “皇甫俊阳。”

    唐欣欣小声提醒他。

    “我愿意。”

    皇甫俊阳的声音很低,低到司仪又问了他一遍。

    “我,愿意。”

    欧海芳和皇甫天华在台下,熬着每一分每一秒。

    “那唐欣欣女士,你愿意嫁给眼前这个男人,做他的妻子,一生一世爱他,无论生老病死都对他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我们不愿意!”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记者们也将镜头对准了声音的来处。

    “看来都不需要我就有好戏看了。”

    邵亚兰挪了挪凳子,好看清楚整个过程。

    唐欣欣明显是被这个声音吓得不轻,手在不停地发抖。

    “你们是谁!”

    皇甫天华站起身,指着来人问道。

    “谁?我们是这个女人的爹妈!”

    王云云拎着擀面杖冲到了台上,用擀面杖指着唐欣欣。

    “我说过,只要你敢结婚我就撞死在你面前!”

    现场的气氛一下变得凝重起来,司仪和台上的其他人急忙躲到了一边。

    “唐欣欣,你不是说你爸妈在国外回不来吗?怎么来了个泼妇?”

    皇甫俊阳拽着唐欣欣的手想听她的解释。

    “你说谁是泼妇?你说谁是泼妇!”

    王云云哪能受得了这气,皇甫天华一听老婆被骂了,更加怒火中烧,上去对着皇甫俊阳就是一脚。

    “敢打我儿子!”

    欧海芳见皇甫俊阳被欺负,也加入了混战中,皇甫天华想要拉架,没想到气头上的两个女人,这劲儿大的,根本拉不开,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唐欣欣干着急,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混乱的局面。

    打了好一阵子,保安才进来把王云云和唐农克拉了出去。

    “唐欣欣,你给我等着!”

    王云云被拖着出去,还不忘指着唐欣欣的鼻子骂。

    “婚礼继续!婚礼继续!”

    皇甫天华招呼所有人坐好。

    “不继续了!”

    皇甫俊阳大喊。

    “唐欣欣,真没想到,你是个骗子!”

    皇甫俊阳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因为争斗,他的嘴角被打破,淌着血。

    “不是,俊阳,你听我给你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你闹得还不够吗?”

    皇甫俊阳甩开唐欣欣的手,离开了现场。

    留下唐欣欣面对眼前的烂摊子。

    第二天,这件事情就传开了,这可是ES集团的丑闻。

    邵亚兰家。

    “姐,事情干的漂亮!”

    “我也这么认为,现在皇甫俊阳的心已经不在唐欣欣身上了,我们的机会就要来了。”

    “下个月我就回去了,到时候咱们并肩作战!”

    “行。”

    邵亚兰挂掉电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她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亚星卷进这场战争,不过既然亚星执意要回来,她这个做姐姐的也不能说什么,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彻底把唐欣欣从皇甫俊阳身边赶走。

    邵亚兰掏出手机,拨通了皇甫俊阳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但没有人接。

    邵亚兰的心情有些烦躁,在房间里踱着步,突然停在了桌子上摆着的一张照片跟前。

    “爸妈,如果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女儿夺回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

    照片上,邵亚兰的爸爸邵东光和妈妈于亚青开心地依偎在一起......

    被王云云和唐农克这么一闹,唐欣欣的婚礼算是彻底毁了。

    “妈,您让我进去吧!”

    唐欣欣跪在门口,拼命锤门,恳求欧海芳放自己进去!

    不过,欧海芳是铁了心要把唐欣欣赶走,连门锁都换了。

    “妈,求求您了,让我进去吧!”

    任凭唐欣欣怎么喊,喊到嗓子都发不出声音了,门都没有开过一条缝儿。

    “唐欣欣!”

    是欧阳亦伟的声音,唐欣欣泪眼汪汪得看着欧阳亦伟。

    “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

    “欧阳亦伟,?救救我!你救救我!”

    唐欣欣一把抱住欧阳亦伟的腰,哭得嘶声裂肺。

    欧阳亦伟这个心疼。

    “别哭了!皇甫俊阳这个混蛋!”

    欧阳亦伟虽然因为有事没有去参加婚礼,但是已经知道了婚礼上所发生的事情,当然也是从邵亚兰那里知道的,他没想到的是皇甫家会对唐欣欣这么狠,干脆先让他去自己那里稳定一下情绪。

    欧阳亦伟的家离得皇甫俊阳的家可不近,他可是一路小跑跑来这里的,这回去的时候总不能拉着唐欣欣跑回去吧?

    “你去哪儿了?还没说完话呢就匆匆跑出去!”

    “没事儿,我来找个朋友。”

    “那你啥时候回来呀?”

    “马上,对了,姑姑,让老张现在来接一下我,我在皇甫俊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