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又一个债(5)

    更新时间:2018-04-03 13:02:18本章字数:3273字

    唐农克和王云云在唐欣欣的婚礼上演了这么一出,逼得唐欣欣不得不离开皇甫家,可是他们俩的心里并不痛快,要说唐欣欣也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总是该宠着疼着惯着,可是唐欣海失踪的事情让他们俩无法释怀,无法原谅唐欣欣作为一个姐姐的失职,彼此间的死结是怎么解也解不开。

    “你打听到她的下落了没有?”

    王云云见唐农克垂头丧气地进了屋,急忙上前询问。

    “没有。”

    唐农克打不起精神,本来是想吓唬吓唬她的,怎么会发展成了现在这个地步。

    “要不咱们去报警吧?”

    “报警?不行不行!”

    唐农克强烈反对。

    “本来就够丢人了,再报了警,这街坊领居该怎么看咱们了!”

    “那怎么办?那边也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没有,该上班还是上班,自己家的儿媳妇找不到了却一点儿都不着急,都是些什么人!” 

    “唐欣欣什么眼光!这样,你继续在皇甫家门口等等,也许什么时候她就自己回去了。”

    “也只能这样了。” 

    没有了唐欣欣的皇甫家可并不冷清,一堆照片摆在皇甫天华和欧海芳面前。

    照片上,邵亚兰搂着皇甫俊阳,睡得很香甜。

    “说说吧,怎么回事?”

    皇甫俊阳跪在皇甫天华面前。

    “说啊!”

    皇甫天华拿起照片甩在皇甫俊阳头上,叮呤咣啷散落一地。

    “你也知道我和你爸不同意你和唐欣欣的婚礼,可是你喜欢,我们也不能说什么,可是你得告诉我么你真是的想法啊!这些照片现在是送到了家里,谁知道有没有送到公司!”

    欧海芳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听得皇甫俊阳头都大了。

    “那天是我喝醉了,我,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就稀里糊涂去找了她,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皇甫俊阳懦懦地解释,尽管他知道没人会相信他的解释,尽管越描越黑。

    “屁话!别人不知道,我这个做妹妹的会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皇甫西西揪着皇甫俊阳的耳朵。

    “我告诉你,是你对不起嫂子,如果你敢把那个邵亚兰娶进门,我这个做妹妹的第一个不认你这个哥!哼!”

    发完脾气,皇甫西西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几天你先不要去公司了,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是。”

    ES里果然像皇甫天华料想的那样,热闹非凡。

    “各位记者朋友们,照片的事情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真的是委屈啊!”

    邵亚兰哭哭啼啼地坐在ES大厅的沙发上,对着一堆记者张牙舞爪地比划。

    “邵小姐,你是说皇甫总经理对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吗?”

    “邵小姐,请你把事情说清楚。”

    “其实,我和皇甫总经理本来就是恋人,是唐欣欣非要插一脚,硬生生拆散我们,为了这件事情,我难过了好久。” 

    “所以,邵小姐的意思是唐小姐是第三者吗?”

    “这个不用我说大家应该都明白了。”

    邵亚兰这阵势,大有把ES掀个底朝天的意思。

    皇甫天华和欧海芳刚走到门口就被眼尖的记者发现了。

    “快!是ES的董事长!”

    被这一嗓子吓到的皇甫天华拉着欧海芳扭头就跑,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了。

    记者们在屁股后面穷追不舍,就这样,大马路上一大群人在飞奔,这场面,十分壮观!

    邵亚兰抹了抹眼泪,起身离开,留下身后大批啧啧的看客。

    “大家快来看!爆炸性消息!”

    王涛本想趁王总不在的空当再痛快玩儿一局游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点开了网络上被吵得很凶的一个视频,这下可好,谁还有心思工作?

    “好家伙,皇甫董事长这脚力,不去奥运会可惜了!”

    “哈哈!”

    “你们看什么呢?”

    欧阳亦伟见一堆人挤在这儿,有说有笑的,就想上去凑凑热闹。

    “亦伟?你来得正好,给你看个好东西。”

    王涛一把拉过欧阳亦伟,把他摁在自己的椅子上。

    “等等啊,我给你倒回去从头看。”

    没看了一会儿,欧阳亦伟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王涛,我可告诉你,这件事儿可不能告诉唐欣欣,听到没有?”

    “知道啦!她出去了,不会知道的。”

    欧阳亦伟这才放心,他准备离开,发现唐欣欣站在他的身后,面无表情。

    ......

    “你恨他吗?”

    YJ的楼顶,是个吹风的好去处。

    “恨。”

    简简单单一个字,没有多余的解释。

    “你爱他吗?”

    这是欧阳亦伟一直想知道答案的一个问题。

    唐欣欣深呼吸一口气。

    “我不知道。”

    “认识这么多年,从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父母。”

    “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就当自己是个孤儿。”

    “唐欣欣,皇甫俊阳给不了你的我可以给你!我会把我所有的全部给你!”

    欧阳亦伟急于和唐欣欣表达自己的心意,抓着唐欣欣胳膊的手使得劲儿有点大,唐欣欣后退了几步,岁时候有坠下去的可能。

    “欧阳亦伟,你别这样,我什么也没有,配不上你。”

    “这不重要,我有,我可以给你。”

    “我是个被人抛弃的女人!”

    “我……”

    欧阳亦伟把唐欣欣拉回到自己怀里。

    “我还有事,先走了。”

    唐欣欣推开欧阳亦伟,借口离开,她怕自己逗留的时间再多一秒,就会动摇。

    欧阳亦伟站在楼顶,懊悔,恼火让他的情绪到了极点。

    “嫂子。”

    唐欣欣刚离开楼顶,就碰到了来找她的皇甫西西。

    “西西?”

    “嫂子!”

    皇甫西西哭着跑向她,一把把她抱住。

    “嫂子,我好想你!”

    “西西,你怎么来了?爸爸妈妈还好吗?”

    “嫂子,回家吧!好不好?家里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你就和我一起回去吧!”

    “西西。”

    唐欣欣等皇甫西西的情绪稳定下来,才和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不会回去了。”

    “嫂子。”

    “你也不要叫我嫂子了,我不是你嫂子,就叫我名字吧!”

    唐欣欣的语气平和,没有一丁点的波澜起伏。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要和我哥,和我断绝关系吗?”

    皇甫西西来之前就预料到事情不会那么顺利,但她没想到唐欣欣会这么绝情。

    “西西,我觉得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你回去吧!”

    欧阳亦伟正好也从楼顶下来,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你怎么知道唐欣欣在这里?”

    欧阳亦伟对于皇甫西西的突然到来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

    “欧阳亦伟哥哥?果然,你和嫂子……”

    “西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

    皇甫西西很明显是误会了二人的关系,唐欣欣想要和她解释清楚。

    “你想的没错!”

    欧阳亦伟把唐欣欣挡在自己身后。

    “我喜欢她,我喜欢这个叫唐欣欣的女人!”

    得到欧阳亦伟如此肯定的回答,皇甫西西的心撕裂开来,她深信不疑的嫂子竟然欺骗了自己。

    “所以。”

    皇甫西西哭着吼道。

    “你们都是骗子!”

    跑着离开了。

    “欧阳亦伟,你疯了!”

    唐欣欣推开欧阳亦伟,想去追皇甫西西。

    “唐欣欣,别白费力气了!”

    “你真是个混蛋!”

    唐欣欣头扭头离开。

    皇甫西西哭着跑出YJ,蹲在一处角落里放声大哭,哭到不能自已,上气不接下气。

    泪水冲花了她出门前精心化的妆,像个妖怪。

    “再哭可就真的不漂亮了。”

    一个温暖的声音,一只温暖的右手。

    “你是谁?”

    皇甫西西从没有见过如此明媚的男人,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先把眼泪擦一擦。”

    男人一张纸巾,散发着茉莉的清香。

    “我叫戴余森,刚从美国留学回来。”

    皇甫西西痴痴地看着男人的脸,皮肤真好,看不到一个毛孔。

    “你为什么哭?是因为一个你爱他,他却不爱你的人吗?”

    这个问题再一次成功戳中皇甫西西的泪点,眼泪不自觉的夺眶而出。

    戴余森把皇甫西西拥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头。

    “好了,别哭了,我会心疼的,我送你回家吧!”

    在戴余森的怀里,皇甫西西很心安,便点了点头。

    到了门口,戴余森似乎有什么话想对皇甫西西说,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皇甫西西低着头,不敢看戴余森的眼睛,那是一双看一眼就能把对方魂儿都勾走的眼睛。

    “这是我的名片。”

    戴余森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张名片递给皇甫西西。

    皇甫西西接过名片,还带着这个男人的体温,热热的。

    “给我打电话。”

    戴余森笑着和皇甫西西挥了挥手。

    皇甫西西看得入迷,这个叫戴余森的男人就连离开的背影都是这么的完美。

    离开皇甫西西的家,拐过一个路口,戴余森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姐,OK了。”

    “见过皇甫西西了?怎么样?”

    “就你弟弟这魅力你还不放心吗?”

    “亚星,那你现在回家,接给你做大餐为你接风洗尘!”

    “好。”

    戴余森挂断电话,心情久久无法平静,他掏出一直插在口袋里的左手,只有四根手指。

    “皇甫天华,我邵亚星回来了,我要让你为之前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本来还因为唐欣欣和欧阳亦伟的事情伤心不已,没想到因祸得福认识这么一个大帅哥,皇甫西西的心里美滋滋的。

    “回来了?”

    皇甫天华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没有抬头。

    “回来了。我妈呢?”

    “卧室睡觉呢!”

    “都没有吃东西的吗?”

    “她哪有那个心情,气都气饱了!”

    “哦。”

    皇甫西西闪进自己的房间,拿出那张名片仔仔细细端详了良久。

    “不知道他回去了没有?”

    她犹豫着,要不要试着打一下这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