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又一个债(7)

    更新时间:2018-04-05 21:05:25本章字数:3340字

    “没听见别人夸你吗?板着个脸,谁欠你钱了!”

    “我笑不出来!”

    “笑不出来也得笑!你可是代表我姑姑和YJ来的,气场得有,挺胸!抬头!”

    这个时候,欧阳亦伟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呵,真是稀客!”

    欧阳亦伟一拍额头,像是想起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忘了忘了,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你不接电话吗?”

    “一会儿再说。”

    欧阳亦伟风风火火拉着唐欣欣满场狂奔,忽略别人投来的不解的眼神。

    “这两个怕都是傻子吧?”

    唐欣欣哪里会料到欧阳亦伟会突然这么激动,为了配合他的行为,鞋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倒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好狼狈。

    “进去!”

    终于停了下来,唐欣欣早已两眼发黑,双腿无力,脑袋上白白胖胖的馒头转圈圈。

    “你是不是疯了!”

    唐欣欣半弯着腰,累到语言混乱,舌头打结。

    “谁让你平时不锻炼的,小身板这么弱!”

    欧阳亦伟撇撇嘴。

    “呦,你们来了?”

    唐欣欣还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姿态和表情走进这个房间,就有人来开门了。

    “来了来了。”

    欧阳亦伟乐呵呵地介绍起了身边披头散发,喘着粗气的女人。

    “唐欣欣,我女朋友。”

    “啊?”

    这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原来欧阳亦伟是想让唐欣欣无力反驳呀!

    “哦,你女朋友,真个性.....”

    开门的人非常委婉地评价,唐欣欣的心里一万点感谢。

    欧阳亦伟拉着唐欣欣的手自顾自地走进去,没有走两步就冻住了,皇甫俊阳搂着邵亚兰翘着二郎腿坐在唐欣欣面前,虽然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可唐欣欣还是觉得反胃。

    “我说什么来着,人家现在过得滋润着呢!”

    邵亚兰珠光宝气,看都不看唐欣欣一眼,冷言冷语地嘲讽。

    皇甫俊阳的手放在膝盖上,紧握成拳头。

    “欧阳亦伟,你看,你和皇甫总经理多有福气,女朋友都这么漂亮。”

    “请不要把我和这个女人相提并论,她没有这个资格。”

    “欧阳亦伟,你和她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你小子隐藏得够深的!”

    皇甫俊阳终于说了一句话。

    “什么时候?要认真说起来还真记不得了。”

    欧阳亦伟坐在沙发的一边,想拉唐欣欣坐在自己身边,唐欣欣杵在那儿,拉都拉不动。

    欧阳亦伟一来,这个房间就充斥着硝烟的味道,所有人都知道唐欣欣是皇甫俊阳差一点就娶进门的女人,所以都屏气凝神,等着看好戏。

    “看看,总是这么不乖。”

    欧阳亦伟站起身,走到唐欣欣跟前,捧起她的脸吻了下去,极致温柔,让人讨厌不起来。

    “你个混蛋!”

    皇甫俊阳以言而不及迅雷之势,甩开邵亚兰,冲上来就是一拳,速度快到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欧阳亦伟重重摔在地上,捂着鼻子,表情狰狞。

    “欧阳亦伟!”

    唐欣欣见状,急忙上前查看欧阳亦伟的伤势。

    欧阳亦伟的鼻子被打的流血了,哇哇大叫。

    “欣欣,怎么办?我受伤了!”

    唐欣欣也顾上有谁在看了,把欧阳亦伟抱在怀里,安慰他。

    “没事没事啊!”

    “别别别,大家同学一场,都是来聚一聚的,不愉快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来,咱们喝酒!”

    有人上来拉架,被皇甫俊阳狠狠甩开,他指着欧阳亦伟。

    “我告诉你,你给我的侮辱我一定会加倍奉还,到时候可别说我没提前告诉过你!”

    “好啊!奉陪到底!”

    欧阳亦伟也不甘示弱。

    “哼!”

    皇甫俊阳摔门离开,邵亚兰没有追出去,倒了一杯红酒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下,这个唐欣欣还真是阴魂不散。

    “真是郎情妾意,感人肺腑啊!欧阳亦伟,外面那么热闹,不带你的女朋友出去看看?”

    “欧阳亦伟,咱们走吧!”

    唐欣欣小声对欧阳亦伟说。

    “好,听你的。”

    欧阳亦伟的眼神尽是宠溺。

    “那,不送。”

    唐欣欣扶欧阳亦伟起身,一瘸一拐出了门。

    “你是不是故意带我来这里的?”

    “哪有!”

    欧阳亦伟极力否认。

    “是吗?”

    唐欣欣在欧阳亦伟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

    “哎呦呦,谋杀亲夫呢!”

    欧阳亦伟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安静点儿!”

    唐欣欣四处看看,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会搞成这样。”

    唐欣欣叹了口气。

    “也好,你们总会见面,迟不如早,就你和我现在这副样子还是回去吧,要是被别人看到,还不笑话。”

    “你也知道!”

    “给。”

    欧阳亦伟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唐欣欣,给我姑姑打电话,让老张来接一下咱们。

    “哦。”

    唐欣欣接过手机。

    “密码。”

    “你的生日。”

    欧阳亦伟淡淡地说。

    唐欣欣没有理她,输入自己的生日,一张自己的照片跳了出来。

    “你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上大学的时候偷拍的。”

    “无聊。”

    唐欣欣嘟囔了一句,给欧阳美玉打了过去。

    不一会儿,老张就到了。

    “唐欣欣,搂着我的腰,我都快疼死了,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儿?”

    欧阳亦伟咧着嘴,非要唐欣欣搂着自己才肯作罢。

    老张背过身去,不看他们,他是看着欧阳亦伟长大的,这小子的臭脾气他是知道的,有个人来治治他也好。

    经此一事,唐欣欣对欧阳亦伟产生了莫名的情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感,一种绝对不会对皇甫俊阳产生的感情,但,她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这种想法要不得,这种想法越深她的心里就会越不好过。

    在皇甫家门口连续蹲守了几日,唐农克和王云云还是没有等到唐欣欣的身影,却等到了皇甫俊阳大婚的消息。

    “咚咚咚!咚咚咚!”

    “来啦!谁呀!一大清早的!”

    欧海芳打着哈欠,趿拉着拖鞋从二楼慢悠悠下来。

    “开门!”

    见迟迟没有人开门,王云云开始大喊大叫。

    一听是不认识的人,欧海芳下意识地躲回了卧室,给皇甫天华打电话。

    “喂,老公,你快回来一趟!”

    欧海芳向皇甫天华求救。

    “怎么了?我这刚到公司,还没喘口气了你就让我回去!”

    “有人来砸咱家的门了!”

    欧海芳刚说着,就听到用脚踹门的声音。

    “你快回来吧!我害怕!”

    欧海芳哭哭啼啼的。

    “什么情况这是?我知道了,现在马上回去。”

    皇甫天华一边往回赶,一边通知了皇甫俊阳。

    老半天没有反应,唐农克和王云云折腾得更厉害了,他们是一定要皇甫家给自己一个说法,为什么刚和唐欣欣分开不久就这么急着结婚。

    欧海芳蜷缩在床上,哆哆嗦嗦,不敢开门。

    “你们在做什么?”

    皇甫俊阳最先赶回来。

    一见自己要等的人回来了,王云云这个激动,她揪住皇甫俊阳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快结婚,到底把唐欣欣当成什么了!

    “你最好把手放开,我不会和你计较。”

    皇甫俊阳手插在口袋里,等着王云云自己把手放开。

    “你女儿会有今天的结果完全是你们一手造成的,还好意思来这里闹?”

    唐农克示意王云云把手放开,虽然皇甫俊阳说的有道理,可他们并不愿意承认。

    “那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我也在找她。”

    皇甫俊阳整了整衣领。

    “你们最好现在离开,我爸马上就回来了,要是报了警,可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王云云害怕了,活这么大还没有去过派出所,要是因为唐欣欣进了派出所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们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您别误会!”

    唐欣欣赔着笑脸,点头哈腰,几秒前盛气凌人的架势顿时烟消云散。

    皇甫俊阳对于王云云的态度很满意,便想在态度上在压一压对方。

    “有时候人做事得考虑自己的处境,仅凭着一时冲动,那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可就谁也说不准了。”

    “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唐农克扯了扯王云云的衣服。

    “对对,我们马上就走。”

    王云云对于唐农克的意思立刻心领神会。

    两个人缩着头,灰溜溜地躲到了一边。

    “还有。”

    皇甫俊阳叫住了二人。

    “你们以后也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的话……”

    “明白,明白,我们不会再来了。”

    管他会不会再来,先打了保票再说。

    “走吧。”

    得到了皇甫俊阳的允许,唐农克拉着王云云撒腿就跑。

    看着两人仓皇逃走的背影,皇甫俊阳叹了一口气自己这是上辈子欠唐欣欣的,都拜拜了也不让自己安生,搞得家里鸡犬不宁。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等等,我这是在替她感到可惜?”

    皇甫俊阳嘲笑自己多愁善感,总是去想不该想的人。

    钥匙开门的声音让欧海芳镇定了下来,蹑手蹑脚下了楼,一看是皇甫俊阳,神秘兮兮地趴到门口探头探脑。

    “别看了,人已经走了。”

    “当初我就说,唐欣欣有问题,这婚成不了,你偏不信,现在可好,又摊上了这两个疯子,我看你怎么办?”

    “没事。”

    “你和亚兰商量的怎么样了?”

    “都由她安排。”

    欧海芳对于这样的回答很满意。

    “你也不能什么都不管,要不亚兰会觉得你不是真心想和她结婚。”

    “我知道,西西呢?”

    皇甫俊阳端起桌上的一杯水,一饮而尽。

    “我才不知道,那丫头最近几天总是很早就出去了,很晚才回来,别说你们了,我都见不上她几面,让她去公司她也不去。”

    欧海芳还正想抱怨一下没人在乎自己这个当妈的,谁都没有时间陪自己。

    “老婆,我回来了,你没事吧!”

    皇甫天华一回来见门打开就慌了神,赶紧跑进来查看自己老婆的伤势。

    “哼!要等你回来救我的话我早就被打死了!”

    欧海芳噘着嘴,对于皇甫天华的乌龟速度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