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结婚前夕(1)

    更新时间:2018-04-06 18:08:43本章字数:3362字

    “老婆,对不起啦,路上耽搁了,没事就好,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甫天华有的是办法哄老婆,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经验是积累了不少。

    “给西西打电话,都忘了还有我这个妈了吧!每天就知道在外面疯,给她打电话!”

    皇甫俊阳的话让欧海芳越想越生气,趁现在都在,一定要把话说清楚。

    “你别这么凶,把姑娘吓着了。” 

    皇甫天华还真不担心皇甫西西被吓着,是怕母女俩打起来,要是打起来,就她们俩这脾气还真没有人能拉得开。

    被皇甫俊阳这么一吓唬,唐农克和王云云的这个心脏乱跳个不停,冒出一身冷汗,一路上担惊受怕,生怕有什么闪失。

    “你说,小海的仇咱们不报了?”

    王云云还一心惦记着自己的儿子,也谈不上报仇,就是总觉得和唐欣欣之间隔着点儿什么,想跨过去,却怎么也跨不过去。

    “报仇,报仇,你就记得给儿子报仇!除了报仇,你还能不能想点儿别的?”

    唐农克真是好不容易硬气了一回。

    “唐欣欣也是咱的姑娘,手心手背都是肉,能不能公平一些!”

    “你吼什么吼!你就敢冲我吼?有本事你和皇甫俊阳吼去呀!就敢对我这样?” 

    王云云才不会理会唐农克的造反,拧住唐农克的耳朵,扯过来揪过去。

    “上次是谁跑回来说唐欣欣结婚的!我告诉你,要不是她,我现在就是儿女双全,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生活!”

    唐农克的耳朵被拧的很快就肿了起来。 

    “不管她藏哪儿了,我也一定会把她揪出来!让她好好反省她的错误!”

    王云云恶狠狠地说。

    唐欣欣最近好像有些感冒,总是打喷嚏,可把欧阳亦伟愁坏了,每天饭也顾不上吃,公司也没心思去,端水送药的,生怕唐欣欣磕着碰着了。

    “你不用总守着我,欧阳阿姨让我在家休息我就已经够不好意思了,你要是再这样,别人该背后说你坏话了,我会愧疚的。”

    唐欣欣抵着门不让欧阳亦伟进来,逼着他必须去公司,要是被欧阳阿姨认为自己影响了欧阳亦伟不让自己住在这里了,那自己真就没有地方可去了,红颜祸水的罪名自己可不想担!

    “开门!你倒是开门呀!”

    唐欣欣越是这样就越让欧阳亦伟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走了。

    “亦伟,董事长的报纸!”

    老张奉董事长的命令留下来看着欧阳亦伟,这孩子年轻气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别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一边儿去,没看见我正忙着呢嘛!”

    欧阳亦伟现在是一门心思在把自己拒之门外的唐欣欣身上,哪有空理会别的人和事情。

    “报纸。”

    老张往欧阳亦伟身边凑了凑。

    “董事长的报纸。” 

    “呀!我知道是报纸,又不是不认识!搁那儿就行了!”

    “不是。”

    老张锲而不舍,执意要让欧阳亦伟看一眼自己手里的报纸。

    “行吧行吧!” 

    欧阳亦伟缴械投降,接过老张手里的报纸。

    “好家伙!”

    欧阳亦伟捂着嘴巴。

    唐欣欣耳朵贴在门上,想听清楚门外的动静。

    “这,什么时候的事情?”

    欧阳亦伟指着报纸上皇甫俊阳要结婚的消息问老张。

    “我打听了一下,就在周六。”

    “这么着急?皇甫俊阳这家伙就这么缺女人?”

    唐欣欣隐隐约约听到了皇甫俊阳的名字,更努力地想要听清楚。

    “那这个消息需不需要让唐欣欣小姐知道?”

    老张小声嘀咕。

    “这不是正好让唐欣欣小姐死心的机会吗?” 

    这句话正好合了欧阳亦伟的心意,他提高了嗓门。

    “有个爆炸性消息你想不想知道?”

    “什么消息?”

    “和皇甫俊阳有关的,你把门打开我告诉你!”

    “哼!我才不稀罕知道!”

    唐欣欣嘴上较劲,但行为还是出卖了她,她开门了。

    “你就这么在乎那家伙?”

    欧阳亦伟醋意浓浓。

    “你要不说我把门关了啊!”

    唐欣欣转身就向屋里走。

    “皇甫俊阳要结婚了。”

    “和谁?”

    “邵亚兰。”

    唐欣欣良久没有说话,这是她可以想到的答案,如果没有自己的存在,这不是早就应该有的结局吗?

    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我知道了。”

    “你,不生气吗?”

    欧阳亦伟对于唐欣欣如此冷静的反应很吃惊,难道不是应该暴跳如雷或者伤心欲绝吗?

    “我为什么生气?”

    唐欣欣反问。

    “所以呢,你要不要去参加?”

    “什么时候?”

    “周六。”

    “还有三天时间,够了。”

    说着,唐欣欣进了房间,轻轻掩上房门,她怕使得劲儿大了让别人察觉出此时自己想要砸东西的心情。

    “亦伟,唐欣欣小姐是不是这里有问题?”

    老张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是你那里有问题吧!”

    欧阳亦伟把报纸揉成一个球,扔给老张。

    “扔了,不要让我再看见。”

    皇甫西西正和戴余森打得火热,戴余森邀请皇甫西西来自己家里做客,说是安慰一下自己空虚寂寞的心情。

    “你确定这是你家?”

    皇甫西西无法相信眼前这个恬静的小院是这个海归精英男的家。

    “不相信吗?”

    戴余森笑笑,很自然地拉着皇甫西西的手,这只手皮肤很好,有弹性。

    “来,我带你参观参观。”

    小院里种着各种花草,芬芳四溢,长势很好,一看就是被精心打理过,是在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的。

    “你总是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皇甫西西拿起桌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上小男孩儿笑的灿烂,小男孩儿身后一个女人正捧着一本书。

    “这是你的妈妈吗?”

    戴余森从皇甫西西的手中拿过照片,重新放回了桌上。

    “对,不过,几年前她去世了,和我爸爸一起。”

    戴余森的眼中闪过一丝哀愁。

    “对不起。”

    没想到自己会说中戴余森的伤心往事,皇甫西西觉得很抱歉。

    “嗯,没关系。”

    戴余森拍拍皇甫西西的头,这最萌身高差正合适。

    “如果今天她看到我带着女朋友来一定也会很高兴吧!妈妈和爸爸一直很希望我带女朋友来给他们看。”

    戴余森的眼里满是宠溺。

    “女朋友?”

    这是什么时候改的称呼?皇甫西西对这个很不习惯,一下子羞红了脸。

    “难道不是吗?”

    戴余森捧起皇甫西西的脸,娇小可爱,如果不是一定要让他们为他们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也许,他会爱上她。

    “嗯。”

    皇甫西西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如果这个时候一个雷劈下来,她也一定会站在原地,岿然不动。

    “那么,今晚留在这里好不好?”

    戴余森慢慢把皇甫西西逼到墙边,低头,注视着皇甫西西的眼睛。

    “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我,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皇甫西西懦懦地回答。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等你的回答。”

    皇甫西西的心脏像小鹿乱撞,他的声音很好听,温柔似水,波澜不惊,戴余森的脸距离自己只有几厘米,他的气息很平稳。

    “我,我该回家了。”

    皇甫西西想挣脱这微妙的尴尬,浑身的燥热告诉她,一定得尽快离开,否则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别动。”

    戴余森强力阻止了这个小丫头的预谋。

    皇甫西西捂着脸,微微有些发抖。

    “好了,不开玩笑了。”

    戴余森突然转身离开,留下皇甫西西,难掩失落。

    “去看看卧室?”

    “啊?卧室?”

    皇甫西西没想到戴余森会提出去卧室看一看。

    “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

    戴余森觉察到了皇甫西西的担心,打趣道。

    皇甫西西低着头跟在戴余森身后进了卧室。

    “从小到大都是我一个人,所以我喜欢自己做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这个。”

    戴余森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布娃娃。

    “你还玩儿这个?”

    皇甫西西仔细瞧了瞧,这个娃娃有些年月了,破旧不堪,身上的衣服缝缝补补。

    “她叫什么名字?”

    “西西。”

    这是戴余森随便编的名字,脱口而出。

    虽然这个撩妹的方法已经烂到了极致,但是皇甫西西还是相信了。

    “我能把它带走吗?”

    “你要带走它?”

    戴余森看起来很为难。

    “对,我想让它陪着我,就像你陪在我身边一样。”

    “行。”

    戴余森知道,皇甫西西上钩了。

    皇甫西西放在桌上的手机一直在震动。

    “刚才就在震了,你真的不打算接吗?”

    戴余森指了指震动到已经癫狂的手机。

    “哦,我还没有注意到。”

    只顾和戴余森打情骂俏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不过,在拿起手机看清楚是谁打来的以后,皇甫西西就厌恶的扔在了一边。

    “怎么了?”

    “是一个不想理的人,我继续参观参观。”

    戴余森翻开皇甫西西的手机。

    唐欣欣?好熟悉的一个名字,戴余森在脑海里努力搜索这个名字,始终一无所获,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真的很熟悉呢!

    在皇甫俊阳和邵亚兰婚礼的前夕,ES突然出现了很严重的泄密事件,一夜之间,ES的项目设计方案开始在网络上疯狂传播,所有的公司都持中立态度,没有哪一家肯站出来为ES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

    皇甫天华在自己办公室里大发脾气。

    “这些设计方案是谁负责保管的?”

    他一定要在事情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之前找到元凶。

    “是总经理。”

    秘书说。

    “把他给我找来!”

    “是。”

    不一会儿......

    “爸,你找我。”

    “今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吗?”

    皇甫天华站在窗前,双手背在身后,背对着皇甫俊阳,冰冷至极的声音。

    皇甫俊阳见满地散落的文件,明白父亲一定是知道了设计方案泄密的事情。

    “是的,我都知道了。”

    “你不想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皇甫天华转过身,看得出,他在极力压制自己心里的怒火,像把刀子直插皇甫俊阳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