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结婚前夕(2)

    更新时间:2018-04-07 10:33:17本章字数:3345字

    “是谁做的,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东西是你保管的,怎么就泄露了?嗯?”

    “爸,您什么意思?是在怀疑我?”

    “我不想怀疑你,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您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真相?”

    “你还有理了!”

    皇甫天华一个箭步冲上来,揪住自己儿子的衣领。

    “你再说一遍!”

    “爸,当务之急不是发火,是要想想怎么挽救。”

    “怎么挽救?你告诉我怎么挽救?皮里的王董刚刚已经打过电话了,违约金,没有一点商量的余,那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皇甫天华点了一根烟,渐渐恢复了冷静。

    “爸,你不是从来不抽烟的吗?”

    皇甫天华没有理会皇甫俊阳的问题,继续自言自语。

    “皮里可是我们最大的合作方,这违约金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不是还有别的公司吗?”

    “然后就是AJ了,别看AJ的欧阳董事长是个女人,要是真狠起来,你爹我也是手下败将啊!”

    越说,皇甫天华越觉得希望渺茫。

    “爸,我去见一下皮里的人。”

    “你去?”

    “我想办法去说服他。”

    皇甫天华想了想。

    “可以,那你现在就去,记住,见到王董之后,一定要诚恳的道歉,无论对方说什么,你都不能和他们起争执。”

    “好,我记住了。”

    “没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这边皇甫天华和皇甫俊阳父子二人愁的焦头烂额,这边欧阳美玉和欧阳亦伟却很轻松。

    “不知道这是谁帮了我们,倒省得我们出手了。”

    “果然,他们得罪了不少人。”

    欧阳美玉看过网上疯传的设计方案,绝对都是好东西。

    “姑姑,我们为何不趁这个机会好好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

    “你想怎么做?”

    “这个时候,您认为他们会怎么做?”

    欧阳美玉不知道欧阳亦伟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您忘了,皮里。”

    欧阳亦伟直截了当地指出来。

    “对了,我怎么把皮里给忘了!”

    欧阳美玉恍然大悟,那可是块儿肥肉。

    “所以我们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找到皮里的人,然后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很好,那我现在就给王董打电话。”

    欧阳美玉拨通了皮里王董的电话。

    “喂?是王董吗?我是美玉呀!”

    ......

    皇甫俊阳真的很不愿意去见这些人,官场上的那些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在皇甫俊阳看来都只是些无聊的把戏,有的人因此春风得意,有的人因此一蹶不振。

    他没有提前给王董打电话,而是直接来皮里找他。

    “请问你找谁?”

    大厅的秘书拦住了皇甫俊阳。

    “哦,你好,我想找一下王董。”

    “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

    就算皇甫俊阳预约,估计也轮不到他。

    “那非常抱歉,王董的预约已经满了,您下次再来吧!”

    秘书拒绝的很客气。

    “我今天一定要见到王董,麻烦您通融一下!”

    皇甫俊阳要是就这么回去的话,怎么和皇甫天华交代。

    “非常抱歉先生,我也无能为力。”

    秘书很温和地笑着,但皇甫俊阳一点儿也不喜欢这种笑,一种冰冷的笑。

    “要不你给王董打个电话,就说ES的皇甫俊阳有要事想见他。”

    皇甫俊阳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碍于面子,不提前打个电话。

    “好吧。”

    “谢谢您。”

    秘书也是一个善良的人,见皇甫俊阳这么着急也是于心不忍,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王董,ES来人请求见您。”

    “ES?叫什么名字?”

    “皇甫俊阳。”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

    “就说我没空见他。”

    “好的。”

    挂掉电话,秘书的语气里尽是惋惜。

    “王董现在很忙,怕是没有办法见您,您下次再来吧!”

    真是风水轮流转,几天前,也是这个王董,还想尽办法来讨好他们,想要项目的独家代理权,不过他们没有答应,今天就用这种办法来羞辱他。

    “那好吧,我下次再来。”

    带着不甘心,皇甫俊阳出了皮里的门,在门口踱来踱去,心烦气躁。

    他不知道回去怎么和皇甫天华交代,父亲把挽救公司的使命交到了自己手里,这是对自己的信任,自己却没有能力完成。

    皇甫俊阳靠着角落蹲了下来,眼睛有些发酸发涩,是不是泪水要来了?他把头深深埋进臂弯,这个时候好想冷静一下,好想有个人和自己一起承担。

    “那这件事情就麻烦王董了。”

    “客气客气。”

    欧阳亦伟和王董说说笑笑从皮里出来,欧阳亦伟好大的面子,王董亲自来送他。

    “王董!”

    好不容易见到真人,皇甫俊阳怎么会轻易错过这个机会。

    皇甫俊阳一个饿狼扑食,差一点把王董扑倒。

    “你这是要做什么!”

    王董大惊失色。

    门卫也是眼疾手快,冲上前去拉开了皇甫俊阳。

    “王董,您一定得救救ES!现在只有您了,看在咱们合作过那么多次的份儿上,求您救救ES!”

    皇甫俊阳挣扎着,他可从来没有再众目睽睽之下这么恳求过一个人。

    “你这是在求我喽?”

    “对,求您。”

    “还真是不凑巧。”

    欧阳亦伟笑呵呵地凑在耳朵旁边。

    “你来晚了一步。”

    要是搁在几分钟前,欧阳亦伟可不敢这么赤裸裸地挑衅,可是现在他的手被门外反手钳制住,动惮不得。

    “欧阳亦伟!”

    皇甫俊阳没想到AJ会这么快就有所行动,是他们疏忽了。

    “王董,你瞧瞧,这幅表情哪是要求你办事的样子,我看是恨不得吞了咱俩吧!”

    欧阳亦伟指着皇甫俊阳的脸。

    “看看,咬牙切齿的样子。”

    “门卫,把他给我扔的远远的,省的影响我皮里的形象。”

    王董厌恶地瞥了一眼,挥了挥手。

    门外拖着皇甫俊阳走了几步,然后重重地甩了出去。

    “王董,有魄力!”

    欧阳亦伟冲王董竖起了大拇指。

    “那我回去了?”

    “请。”

    皇甫俊阳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到手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欧阳亦伟,你和欧阳美玉是不是一定要致我们于死地!”

    皇甫俊阳一定要把话问清楚,到底是因为争这个项目,还是因为唐欣欣。

    “你希望是什么样的答案?”

    欧阳亦伟也习惯了皇甫俊阳这样质问他,上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欧阳亦伟在第一次考试中考了第一,那皇甫俊阳一定会在接下来的十次考试中考第一。

    “如果是因为唐欣欣,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虽然她是我的前未婚妻,你的现任女朋友,但我真的认为没有必要因为她的缘故而坏了我们两家的合作。”

    很明显,皇甫俊阳改了一种策略,一种较为柔和的策略。

    “我和唐欣欣该怎样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既然你也说了,她是你的前未婚妻,那么就请你不要对她妄加评价。”

    老张跑过来帮欧阳亦伟打开车门,欧阳亦伟一只脚已经踏了进去,皇甫俊阳还紧紧跟在后面。

    “你想和我一起回家?”

    欧阳亦伟歪着头问。

    “好,不管为了谁,请你们放过我们公司好不好?”

    皇甫俊阳是真的在请求欧阳亦伟的帮忙。

    “有在这里和我废话的时间还不如赶紧回公司去看看,你们那里现在一定很热闹。”

    说完,欧阳亦伟钻进车里,老张一脚油门下去,扬长而去。

    既然欧阳亦伟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公司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皇甫俊阳不敢多耽搁,打了个出租车急急忙忙赶回公司,果然,公司的一楼黑压压地挤满了一大群人,七嘴八舌,所有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恐惧。

    皇甫俊阳不敢声张,贴着墙边,轻手轻脚地从后门溜了进去。

    “姐,你看见了吗?”

    邵亚星站在ES外,对于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想和邵亚兰炫耀一下。

    “看见了,不愧是我邵亚兰的弟弟,这件事做得滴水不漏!”

    邵亚星和邵亚兰提出这个方法的时候,邵亚兰还不敢尝试,是邵亚星一直坚持。

    “可是,我就是怕皇甫天华那个老狐狸怀疑到你。”

    “东西在他儿子手里,我从没有见过,更没有碰到过,和我有什么关系!”

    “无论如何你还是当心为好,如果实在不行你就来我这里。”

    “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挂掉电话,合上电脑,邵亚兰戳了戳旁边摆着的一沓子钱。

    “这种爆炸性消息才给这么点儿钱,真是抠门!”

    皇甫俊阳和邵亚兰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心情想这些东西,这一堆破事儿摆在眼前,光是给皮里和AJ的违约金就够皇甫天华和皇甫俊阳喝一壶的了。

    “妈,你也不说说皇甫俊阳,马上就是婚礼的日期了,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他怎么一点儿不着急啊?就我一个人干着急。”

    邵亚兰缠着欧海芳抱怨,诉说自己有多委屈。

    “您也知道,我是怎么才能当您的儿媳妇的,就是希望以后能好好孝敬您,我的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您就是我的妈妈!”

    邵亚兰整天“妈妈,妈妈”的叫着,让欧海芳产生了一种错觉,皇甫西西都没有粘过她,就更想好好的保护邵亚兰。

    “你们的婚事恐怕得推迟了。”

    欧海芳握住邵亚兰的手,话语里充满歉意,抓得更紧,怕她情绪激动。

    “啊?为什么啊?”

    邵亚兰故作吃惊状。

    “不会是皇甫俊阳他不要我了吧?”

    “他敢!他要是不要你,我就打断他的腿!”

    欧海芳瞪大眼睛,张牙舞爪。

    “就是最近公司事情太多,咱们也得体谅他们不是?”

    邵亚兰点点头,乖巧地躺在欧海芳的怀里。

    突然有这么一瞬间,邵亚兰不想嫁给皇甫俊阳了,毕竟是皇甫俊阳赌气做出的选择,曾经自己以为是唐欣欣破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但现在她才发觉原来就算没有唐欣欣的存在,自己和皇甫俊阳也不会走到亲情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