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结婚前夕(3)

    更新时间:2018-04-08 13:06:18本章字数:3368字

    布鲁斯酒吧里,音乐起起伏伏,皇甫西西一身黄色亮片连衣裙,凸显的身材玲珑有致,血红色的薄唇一张一合,胳膊在空中乱舞,似乎想要表达什么,一杯杯往肚子里灌着酒,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晕晕乎乎,言语混乱不清,借酒浇愁是她最近才学会的本事,一学就会不说,还游刃有余。

    “戴余森,你怎么就不理我了!”

    每喝下一杯酒,皇甫西西就吼出这么一句话。

    酒吧的男男女女对她议论纷纷。

    “小姐,你别这么喝了,对身体不好。”

    调酒的小帅哥注意了皇甫西西很久,又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她,看这样子,八九不离十是失恋了,不过,要真再这么喝下去,一会儿就该叫救护车了。

    “对身体不好?呵,你也来管我,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皇甫西西的脸微微有些发烫,喉咙干涩,浑身乏力,想哭又哭不出来,胃里翻江倒海。

    “如果你喜欢我就陪我好不好?戴余森他不接我电话,我好难过,你来陪我说说话好吗?”

    说着就又端起一杯酒,被小帅哥一把夺下。

    “你的家人呢?我给他们打电话来接你。”

    “家人?我没有家人。他们的眼里只有工作,把我扔到美国那么远的地方,我很害怕,后来我有了嫂子,可是嫂子骗了我,现在那个女人又在,我回不回去已经无所谓了,已经无所谓了!”

    皇甫西西嘟囔着,酒精的作用下,不一会儿她就开始扒自己的衣服,也许是太热了。

    “你别这样!”

    皇甫西西的举动把小帅哥可吓得不轻,从调酒台里面一跃跳了出来,摁住皇甫西西的手。

    “喂!你管她干嘛!让她脱呀!”

    酒吧里的人开始起哄,几个男人更是凑近了,想要大饱眼福。

    “你们别这样,她都已经喝醉了。”

    小帅哥的年纪也不大,刚来这个酒吧工作不久,哪见过这阵势。

    “喝醉了才好看嘛!”

    “就是!快放开!”

    “哈哈!”

    几个男人上来掰开小帅哥的手,皇甫西西没有支撑力,趴倒在台子上。

    “美女,继续啊!”

    有几个男人说起了口哨,言语轻挑,色眯眯地盯着皇甫西西。

    烟和酒精混杂的味道让皇甫西西反胃,她干呕了几声,什么都吐不出来。

    “让哥哥来帮你!”

    一个胡子拉渣的男人伸出胳膊,掐住皇甫西西的下巴,另一个男人端起酒杯往皇甫西西的嘴里灌酒,皇甫西西挣扎着,酒顺着她的嘴角流下,经过雪白的脖子,然后浸湿了胸前的一大片。

    大家都哈哈大笑着,像观赏小丑表演一样,看着皇甫西西倒在地上,想要起身,却摔倒,如此循环往复。

    “咣当”一声,酒吧的门被狠狠踹开了。

    喧闹的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不由地全部起身,转身去看发生了什么。

    “西西,西西!”

    来人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醉的不省人事的皇甫西西,一个箭步冲上去,抱起了她,顺手扯了一件不知道是谁搁在那里的外套盖在她身上。

    “等等,你是干嘛的!来这儿英雄救美呢!一边儿去,别妨碍哥哥们的好事儿!”

    在这个人想要抱着皇甫西西离开时,被几个从惊吓中反应过来的年轻人拦住了。

    “我们还没喝尽兴,你想把她带到哪儿去?”

    “给我让开。”

    那人没有抬头,只是这么低声回了一句,但语气笃定,不容置疑。

    “哟!还挺横!”

    这些男人也不是吃素的,都怪这小子坏了他们的好事,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

    “走可以,给我们兄弟几个打点打点,为了让她玩儿的尽兴,可浪费了我们不少好酒。”

    说着做出了数钱的手势。

    “哼!我戴余森还没有沦落到要和你们这种社会败类打点!”

    “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家伙事儿拿出来,让他开开眼!”

    为首的男人的一声令下,几个男人纷纷从腰间掏出一样东西,是匕首,闪着寒光。

    皇甫西西开始剧烈咳嗽,不停地咳,不停地咳,表情狰狞。

    “西西,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家啊!”

    戴余森对皇甫西西说着话,冰冷的眼光扫了一遍面前的几个人。

    “斜上方四十五度处,高清监控,昨天刚换的,现在这里所发生的这一切是聚众斗殴呢,还是故意伤人?”

    这几个人莫名其妙,不知道戴余森到底想说什么。

    “来之前,我已经报警了,这句听懂了吗?”

    这几个人这才开始害怕,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给我让开!”

    戴余森抱着皇甫西西撞开这几个人,径直出了酒吧。

    皇甫西西在酒精的刺激下,在戴余森怀里不停地乱动,戴余森的胳膊都快折断了,他只好现将皇甫西西放在地上,自己再跑去开停在马路对面的车。

    “呕……”

    皇甫西西的胃里翻江倒海,火烧火燎,终于吐了出来,感觉好些了,平时喝一小杯都会马上头晕的她今天竟然喝了这么多杯,要不是戴余森及时赶来,估计现在都没命了!

    皇甫西西吐了一地,觉得稍稍好受些了,仰着头大口大口呼吸清透的空气。

    外面的空气真好,皇甫西西觉得呼吸顺畅,心情愉悦了些。

    戴余森把车开到皇甫西西的身边,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击中皇甫西西的耳膜,她眯着眼睛,想要看仔细。

    这模糊的身影怎么这么像戴余森?

    “戴余森,是你么?”

    皇甫西西想这么问,但她发不出声音,无论使出多大的劲。

    “西西,别害怕,我带你回家。”

    没错,是戴余森的声音。

    “真好,你终于来了。”

    皇甫西西闭着眼睛,享受着戴余森对自己的关心,期待过这种感觉,给她这种感觉的只有戴余森。

    戴余森把皇甫西西抱起,塞到副驾驶的位置,为她系好安全带,自己坐在了驾驶座,甩甩胳膊,握紧方向盘。

    “别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还真能喝!”

    戴余森也是第一次见一个女孩子能把自己喝成这样,不得不佩服这丫头的毅力,他原本是不打算理皇甫西西的,最近忙着打垮ES的事情,可不想分心,但是又害怕性格和脾气都火爆的皇甫西西做出什么事情,要不是那个调酒的小帅哥偷偷给他打电话,他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皇甫西西。

    “你怎么这么傻,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皇甫西西靠在椅背上,睡得安静,戴余森帮她整了整头发,才发现她的眼睫毛,竟然这么长,根根分明。

    “西西这孩子是去哪儿了,现在都不回来,这都几点了,她一个女孩子。”

    皇甫俊阳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四仰八叉,流着口水,皇甫天华则是翘着二郎腿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揉着太阳穴,本来是要陪欧海芳等皇甫西西回来的,没想到他俩倒先成这幅模样了。

    只有欧海芳和邵亚兰还算清醒。

    “请问,这里是皇甫西西的家吗?”

    戴余森背着皇甫西西,见门开着,就走了进来。

    “天哪!这是喝了多少酒,怎么能喝成这样!”

    欧海芳和邵亚兰赶紧把皇甫西西拽下来,酒气扑鼻。

    “请问,您是哪位?”

    皇甫西西这么晚了喝的不省人事,被一个陌生男人背了回来,欧海芳才不会相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该不会是早有预谋,越想越脊背发凉。

    “您是西西的妈妈吧?阿姨,您好,我是西西的朋友,我叫戴余森,西西喝醉了,然后别人打电话告诉我的。”

    欧海芳还是不相信。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邵亚兰急忙接话。

    “这么晚了,还让你跑一趟,受累了。”

    “没事,我们都是朋友嘛!”

    戴余森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皇甫天华。

    “叔叔,您好,我是西西的朋友,我叫戴余森。”

    “我知道了,小伙子,你在这里不方便,没什么事儿就早点儿回去吧!”

    皇甫天华没有起身,只是这么说。

    “果然还是老样子,还是这么看不起自己。”

    戴余森整理了一下表情。

    “也好,那我就先回去了,让西西好好休息吧!”

    告过别,戴余森转身离开,邵亚兰送他出去。

    “你俩怎么会在一起?”

    对于弟弟的突然出现,邵亚兰也是疑惑不解,这可不是他们俩提前商量好的。

    “玩儿了场英雄救美的游戏。”

    戴余森笑笑。

    “你不会是玩儿真的了吧?”

    邵亚兰盯着戴余森的眼睛,皇甫西西天真的样子该不会迷住了他的眼睛吧?

    “行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就放心吧!我知道该做和不该做什么。”

    “没有就好!”

    戴余森的突然造访让皇甫天华的心里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说不清道不明,这个人,这个声音,似曾相识。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戴余森很奇怪?”

    “哪里奇怪?除了大晚上和咱闺女在一起,还奇怪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他很眼熟?”

    皇甫天华越想越觉得这个戴余森在哪里见过,尤其是刚才说话的语气和看他的眼神,像极了一个人,一个他做噩梦时总会想起的人。

    “你别发神经了,快睡吧!明天还得去公司呢!”

    “你先睡吧,我再坐会儿。”

    欧海芳拖着皇甫西西去卧室了,皇甫俊阳也挣扎着回了自己的房间,皇甫天华还一个人坐在客厅。

    “人送走了?”

    “走了,爸,您怎么还不睡?”

    “我再坐一会儿,你去睡吧!”

    “好,那您也早点儿休息。”

    “嗯。”

    邵亚兰也回了卧室。

    皇甫天华睡意全无,戴余森让他想起了那场车祸,那场车祸里,他失去了他的好朋友,朋友的妻子和儿子都在车祸中丧生,只有他的女儿活了下来,就是邵亚兰,所以他把邵亚兰接到了自己家里,和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他没有亲眼确认过朋友的儿子是不是已经过世了,后来也再没有听说过那孩子的消息,那个戴余森。。。。。。不会,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