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我想保护你

    更新时间:2018-04-09 20:11:20本章字数:3337字

    只是没想到,年纪轻轻的邵亚兰和皇甫俊阳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可是戴余森真的是像极了那个车祸里“丧生”的孩子,难道,他没有死?

    皇甫天华的心脏疼的厉害,头上不停地冒汗,许多片段像过电影一般不断在脑海中闪烁,噼里啪啦作响,如果真的是那个孩子,那事情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他出现在这里,出现在皇甫西西身边到底是想做什么?用那种语气和眼神和自己说话就是最好的证明,一点儿不像是陌生的年轻人打招呼的感觉,皇甫天华惴惴不安,更是无法入睡,胡思乱想了一通。

    “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唐欣欣问欧阳亦伟,她知道欧阳亦伟一定知道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你指谁?”

    “你知道的。”

    “哦,他能有什么事。”

    欧阳亦伟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不用瞒着我了,我都知道了。”

    唐欣欣就知道欧阳亦伟是不会告诉她的,她也不想管,可是整个公司的人都在议论,她的耳朵总会听到一些,她又不是聋子,又不能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

    “所以呢?你想做什么?”

    欧阳亦伟抬起头,冷冷地问。

    这个女人还对那个男人恋恋不忘?

    “你不能帮帮他吗?”

    “我为什么要帮他?给我一个让我心服口服的理由。”

    欧阳亦伟真的很反感唐欣欣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还是为了皇甫俊阳,就更让他不爽了。

    “你们的工作我不懂,但你有这个能力不是吗?况且,况且我们都是同学。”

    “同学?”

    欧阳亦伟挑了挑眉,这个理由倒是有趣。

    “你这是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呀!”

    “不帮就算了,用得着阴阳怪气的吗?”

    唐欣欣在欧阳亦伟这儿磨了半天也没有磨出个结果来,想着还是算了。

    “给你。”

    欧阳亦伟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塞到唐欣欣手里。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剩下的就是商场上的事情,不是你能过问的了。”

    唐欣欣看了看,是一张名片。

    “皮里?”

    “对,皮里才是皇甫俊阳目前困难的最大制造者,你如果真的想帮他,就去见皮里的王董,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这个王董可不是什么善茬儿。”

    唐欣欣又看了看手里的名片,还是决定试一试,有机会总比没有强。 

    “你好,请问我能帮到你什么?”

    还是上次接见皇甫俊阳的那个秘书。

    “你好,我是AJ的,我有要紧事想见一见王董。”

    秘书上下打量了一番唐欣欣,虽然是个生面孔,但她妆容精致,着装得体,也配得上AJ的名号,既然直接指名道姓要见王董,一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您有预约吗?”

    “原本取消了,但临时计划改变,所以就想来见见王董,是欧阳亦伟派我来的。”

    “那你跟我来吧!”

    秘书微笑着,带唐欣欣去见王董。

    “你来的时间刚刚好,今天预约的人都已经回去了,要不你还真见不上王董呢!”

    秘书的言语轻柔,是个接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唐欣欣紧紧跟在她的身后,生怕慢了一步自己就会后悔。

    “咚咚咚。”

    “进。”

    “王董,这位小姐说见您有要紧的事情。”

    王董放下手中的笔,抬头扫了一眼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

    唐欣欣不由地在心里打了一个寒颤。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秘书离开后,唐欣欣更加紧张起来。

    “坐吧。”

    王董客气地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

    “谢谢。”

    唐欣欣也很客气地给予回应。

    “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一听这个王董就不是个八卦的人,要不然怎么会不知道她这个闹得满城风雨的晦气女人。

    “我的确有件事情想请您帮一下忙。”

    唐欣欣这么说也是底气不足,自己有什么面子能让王董帮她。

    果然。

    “哈哈,你可真是个幽默的女人。”

    王董清了清嗓子。

    “我们素不相识,我能帮到你什么?不过......”

    王董顿了顿。

    “你既然都找上门来了,就说出来听听。”

    “是,是ES,请您能放过ES。”

    唐欣欣不敢看王董的眼睛,心也揪着,等着自己被赶出去,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

    “秘书说你是代表AJ来的,来给ES求情?不符合欧阳亦伟的风格啊?那,你叫什么名字?”

    王董只简简单单问了这么一句话,她不懂他话的意思。

    “唐欣欣。”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难以启齿。

    “那我知道了,欧阳亦伟和我提起过你,的确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吗?”

    唐欣欣不敢乱说话,怕说错了哪一句话,连累了欧阳亦伟。

    “是我一意孤行要这么做的,与他无关。”

    “行吧。”

    王董起身,走到唐欣欣身后,“吧嗒”一声把门反锁了。

    唐欣欣紧紧抓着衣服,紧闭双眼,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你紧张什么?”

    王董回身,拍拍唐欣欣的肩膀。

    “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

    王董抓住唐欣欣的胳膊,越来越使劲。

    唐欣欣没有回答,紧咬嘴唇,的确是为了一个男人。

    “欧阳亦伟也舍得让你来?他不是把你当成宝贝一样吗?商场上的事情不是你们女人应该插手的,你们女人应该是用来疼的,用来宠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唐欣欣能感觉得到王董离自己很近,近到唐欣欣不敢乱动,万一碰到他身体的哪个部位,就太尴尬了。

    王董掏出手机,摁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把手机放在唐欣欣身边。

    “唐欣欣,既然是他让你来的,他也应该告诉你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吧?”

    王董勾起唐欣欣的下巴。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只要您肯放过ES,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是吗?”

    王董笑笑,没有刮的胡须很短,却根根分明。

    “你听到了吗?”

    王董对着放在唐欣欣身边的手机吼道。

    唐欣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赶紧睁开眼睛看个究竟。

    王董把手机递给唐欣欣。

    “你和他说说吧。”

    唐欣欣疑惑地接过手机。

    “喂?”

    “唐欣欣你疯了!”

    是皇甫俊阳的声音。

    “怎么会是你?”

    “你怎么能这么作践自己!”

    “不用你管。”

    “你现在赶快离开,立刻、马上,听到没有!”

    唐欣欣不想和他解释太多,挂掉了电话。

    “怎么?不说了?”

    王董从唐欣欣手里拿回手机,咧开嘴笑的奇奇怪怪。

    “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也从不会做那样的交易,虽然你的初衷值得同情,但是女孩子还是要自重。”

    王董开了门,转身对唐欣欣说。

    “请回吧!”

    “您是不想帮我这个忙吗?没有得到您的承诺,我是不会回去的!”

    唐欣欣情绪激动,就差跪下了。

    “还挺坚持,回去吧!不送。”

    唐欣欣很沮丧,她不得不离开皮里,离开王董的办公室,离开凝固的空气。

    那之后,唐欣欣从欧阳亦伟那里得知,皇甫天华和皇甫俊阳还是赔了皮里和AJ很多钱,声誉也一落千丈,公司的形象也大不如前。

    “唐欣欣,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唐欣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和本事去帮他,他又有什么理由接受你的帮助?你到底是想怎样啊!”

    欧阳亦伟也再没有和她提起过这件事,他知道她应该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欧阳亦伟,我想清楚了。”

    唐欣欣敲开了欧阳亦伟的门。

    “真是难得,你竟然主动来找我,你想清楚什么了?”

    “我终于知道,当你弱小的时候,当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办法去保护任何一个你想保护的人。”

    欧阳亦伟对于唐欣欣突然地改变很不解。

    “你秀逗的脑袋瓜子怎么突然开窍了?”

    “还不是拜你所赐。”

    “你这把年纪了,还能怎么改变?”

    欧阳亦伟吸了吸鼻子。

    “你们和图兰不是合作办了一场培训班?我想去。这次我是真的下了决心的。”

    “我姑姑不会同意的,她还想着让你和我一起打理公司,你却要去图兰?”

    “我对你们的工作不感兴趣,我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你一点儿经验都没有。”

    “所以我才要去参加这个培训班的不是吗?”

    “你真的想好了?”

    唐欣欣点点头。

    “如果你一定要去,那你恐怕就不能住到这里了,我只能让你进入培训班,但图兰会不会要你就要看你自己的真本事了。”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那天以后,唐欣欣从欧阳亦伟家搬了出来,搬到了离图兰最近的一处小房子里,她拒绝了欧阳亦伟为她安排的住处,这点儿自尊她还是有的,搬到那里之后,唐欣欣把手机号码都换了,她先让自己安安静静地待上几个月,不用考虑太多事情。

    她临走前告诉过欧阳亦伟不要找她,时间一到她自然就会回来,而欧阳亦伟也偷偷嘱咐过图兰的总经理,千万要照顾好唐欣欣。

    邵亚兰来到唐农克和王云云的家门口,探头探脑。

    “你找谁?”

    王云云从外面回来,见到徘徊在门口的邵亚兰,便问。

    “请问,您知道这是唐欣欣的家吗?”

    “我是唐欣欣的妈妈,请问你是?”

    邵亚兰大喜。

    “阿姨您好,我是唐欣欣的朋友,我们是大学同学。”

    王云云想了想。

    “我好像在唐欣欣和皇甫俊阳的婚礼上见过你。”

    “阿姨真是好记性。”

    “那你是来找唐欣欣的吗?她不在。”

    王云云掏出钥匙开门。

    “不是的,阿姨,我知道您和叔叔在找唐欣欣,我知道她在哪里,所以特意来告诉你们。”

    王云云开门的手停了下来。

    “你知道她在哪里?”

    “是。”

    “那你进来吧。”

    邵亚兰环视一周唐欣欣的家,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她对此种情形真的是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