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背后小动作

    更新时间:2018-04-10 13:56:57本章字数:3334字

    “阿姨,您和叔叔就住在这样的地方?也真是太可怜了!”

    邵亚兰的眼睛瞟过四周,夸张地抿嘴表示同情

    “小姑娘,你说你知道欣欣在哪里?那欣欣到底在哪里?”

    她看到邵亚兰从进来就一直在在观察房间,并没有要说唐欣欣下落的意思,只好开口问她。

    王云云急于知道唐欣欣的下落,才没有闲工夫和邵亚兰站在这里瞎掰扯。

    “你们就这么一个女儿,她都不管你们,我都替她脸红!”

    邵亚兰还在渲染氛围,阴阳怪气地数落唐欣欣的不孝和种种过错,这样才能激起王云云的愤怒。

    “她现在住在有钱人家里,整天和有钱人家的公子勾三搭四,吃穿不愁,哪还用得着自己动手,她为了攀上那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都不知道背地里说了叔叔阿姨多少坏话呢!本来呢,我们同学一场,我是不能这么说她的,可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她做得不对,我也就和叔叔阿姨说一下。”

    这话从邵亚兰嘴里说出来,有板有眼,有模有样,仿佛真的存在一般。

    “真有这样的事情?她这个不孝女说我们什么坏话了?我非要听个清楚!”

    王云云就知道唐欣欣才不会乖乖地躲起来,一定是在哪个角落藏起来想着怎么报复他们,她就是这样的有心机,才会在几年前把她的小海弄丢了!

    “反正很难听,我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邵亚兰在屋子里踱了几步。

    “我这里有她的地址,要不要去找她就看叔叔阿姨的意思了。”

    “去!当然要去!把地址给我!”

    王云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着找到她,也许是为了继续折磨她,也许是在担心她,王云云也说不清楚,她现在一门心思找到唐欣欣,也就顾不得去分辨一下眼前这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女人说的话是真是假。

    “可不能说是我告诉您的哦!虽然我是在做好事,但总归是背后议论别人,不太好。”

    邵亚兰撇撇嘴,从包里捏出一张纸,晃了晃,递给王云云。

    “这就是她的地址,现在这舒服日子过惯了,谁还愿意回来这破地方过丫鬟的日子,叔叔和阿姨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见王云云使劲儿瞅着纸上的地址,咬牙切齿,双手颤抖,邵亚兰便想抽身离开。

    “我来这里的目的也已经完成了,那我就该回去了,阿姨,希望您和叔叔好运。”

    说完,邵亚兰浑身轻松,微笑着离开了。

    直到邵亚兰走了很久很久,王云云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了问她的名字了,这个“好心人”是叫什么名字呢?

    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去验一验这地址是真是假,唐欣欣是否真的如她所说,过得那么悠闲自在。

    王云云想了想还是不要惊动唐农克了,自己一个人去也方便,说走就能走,王云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整理了心情,攥紧那张纸,出门去。

    唐欣欣从公司离开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任性地很,八卦的王涛就想从欧阳亦伟那里探出点儿什么风声,好在同事们面前大肆炫耀一番。

    “欧阳兄,你知道可爱的欣欣去哪里了吗?很久没有见到她了,我们几个还挺想她的......”

    欧阳亦伟指着王涛的桌子和他旁边的之气的那位很淡定的女同事。

    “你工作都做完了?和人家好好学学,每天就知道打听,把心思用在正经事上比什么都强!”

    “哦。”

    那位女同事对着王涛吐舌头,王涛哼哼了两声,悻悻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不说就不说嘛!那么凶!”

    “你又不是小女生,还怕人家凶?”

    “一边儿去!”

    那边,顺着纸上所指的街道、路和门牌号,王云云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欧阳亦伟的家。

    欧阳亦伟的家看上去要比皇甫俊阳的家更要大气一些,从外面看来就能感觉到非比寻常的财力,王云云的心中燃起一丝希望。

    王云云没有勇气去按门铃,上次被皇甫俊阳说了一次,至今都后怕,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做错了事,进了派出所。

    王云云在欧阳亦伟家门口徘徊着,实在想不出搭讪的理由,抓耳挠腮,很是烦恼。

    老张已经注意这个女人很久了,看着又不像坏人,怎么鬼鬼祟祟的,老张警惕起来,他想进一步再看看这个女人还会有什么下一步动作,便躲在一角,注视着王云云的一举一动。

    终于,王云云下定决心,决定试一试,她深呼吸一口气,朝欧阳亦伟家的大门走了过去。

    “叮,叮”

    王云云摁响了门铃,手不听使唤地剧烈颤抖,斜着眼睛看看有什么人注意到自己。

    “你是谁?”

    老张忽地从角落里钻出来,开门见山,问得简洁明了。

    “大哥,我想问问,唐欣欣是住在这里吗?”

    王云云问得很客气,声音很低,懦懦地,生怕再被赶走。

    “唐欣欣?你是她什么人?”

    老张提着嗓子,欧阳亦伟曾经交代过他,不要将唐欣欣的行踪随意告知任何人,他便记住了。

    “我,我是她的妈妈。”

    “妈妈”两个字,王云云说得底气不足,也许自己都怀疑这个身份的真伪,哪有当妈的到处寻找亲生女儿的下落?

    “那您来晚了,她已经走了。”

    老张说的是实话,但听起来像是托辞,假的很。

    “走了?那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你这个当妈的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老张的话听起来也有几分道理,王云雨开始撒泼起来,扯着老张的袖口怎么也不撒手。

    “您就体谅一下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情吧!求求您告诉我吧!”

    “对不起,这件事我真的也是无能为力,我是真的不知道。”

    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是唐欣欣的母亲,却看起来没有唐欣欣这么讨人喜欢,老张直接拒绝了,甩开王云云的手,扭头往回走。

    “这女人是谁?”

    欧阳亦伟在窗户上,把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

    “说是唐欣欣小姐的妈妈,我随便说了两句就打发她走了。”

    老张还在暗暗得意。

    “你确定?我看她可没有要走的意思。”

    欧阳亦伟努了努嘴,老张看向窗外。

    好家伙!王云云竟然靠着墙边儿盘腿坐了下来,面容淡定,和打坐似的。

    “凭我的智慧,她是想守株待兔。”

    欧阳亦伟突然觉得自己的词汇量有进步,都学会用成语了。

    “那我们怎么办?”

    老张一时慌了神,遇上个难缠的人也是没有办法。

    “你着急什么!”

    欧阳亦伟鄙视地看了一眼老张,笑老张啥时候变得这么不淡定。

    “去拿些吃的喝的给她送过去,她愿意守着就让她守着,但是不能让她饿着,毕竟是唐欣欣的妈妈,总归是要照顾好的。”

    “不是吧!还要给她送吃的和喝的?咱们又不是亏欠她的!”

    “对,就按我的意思去办!废话这么多!”

    “是是是。”

    老张跑去去厨房认认真真拿了一些吃的和喝的打包起来,都是些营养价值极高的食品,说不定以后就是欧阳亦伟的丈母娘,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想到这一点,老张便也不觉得是自己亏欠那个女人的了。

    王云云其实并不是想守株待兔,她只是有些失望,她想歇一会儿,想好好捋一捋失落的情绪和乱成一团的脑袋。

    “喏,给你。”

    老张打开褐红色的大门,伸手,把吃的和喝得递给王云云。

    王云云稍稍抬了一下上眼皮,她觉得好丢人,仿佛是蹲在这里乞讨的,脸一阵燥热。

    “我马上就,马上。”

    王云云准备起身离开,这个地方还是快点儿离开的好,越快越好。

    “虽然唐欣欣小姐的确已经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你既然来了,就吃些东西吧,感觉你是跑了很远才来的,一定饿了。”

    这一刻,王云云竟然感动到想要大哭一场,不是因为这个素未谋面的好心人给她的食物和水,而是因为这些吃的东西自己全都没有见过啊!放眼望去,标识全是英文啊,一个字儿不识,一定得不少钱吧?这样想着,王云云也觉得自己高大上了很多。

    “别哭,我又不是在施舍你,你拿着就好。”

    见王云云哭了,老张有些手足无措,楼上的欧阳亦伟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这老张一辈子没有结婚,说是对女人不感兴趣,看来也不是真的,要不然这个时候怎么会脸红,怎么会不知所措,真有趣。

    老张知道欧阳亦伟在看着他,把东西塞到王云云怀里,急匆匆跑了回去。

    不一会儿,王云云就抱着那些东西回去了,她准备回去好好和唐农克分享一下。

    王云云搂着一堆东西,腾不出手,正想把东西扔在地上,恰好唐农克听到门外的动静,走过来开了门。

    “老婆,你这是去超市扫货了?大丰收呀!”

    “扫啥货!唐欣欣真是有出息了,咱们也是跟着沾了这么点儿光。”

    “你找到她了?去见她了?”

    唐农克接过那些东西,掂了掂,有些分量,腾出手的王云云才有机会好好喘口气。

    “原本以为没了皇甫俊阳,唐欣欣会伤心一阵子,没想到退路都想好了,说实在的,可比皇甫俊阳强多了,你怀里这些东西就是他给的。”

    “那这么说来,她命可真好。”

    唐农克由衷感慨。

    “她命再好还不是我和你给的!我觉得吧,咱们还是得和她搞好关系了,等她嫁人了,咱们就有钱花了。”

    “你怎么没把她带回来?”

    “我倒是想把她带回来!可是她走了,那家的人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王云云不无惋惜地说。

    “唉,看来咱们又得等一阵子了。”

    “可不是嘛!”

    自从皇甫西西醉酒被戴余森背回家,就更加离不开戴余森了,再加上邵亚兰的助攻,皇甫西西的感情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