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一切有序进行

    更新时间:2018-04-11 13:53:51本章字数:3376字

    她觉得有必要和自己的父母提一提这件事了,终身大事终归是要得到父母的同意和祝福的。

    “爸妈,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们......我谈恋爱了。”

    皇甫西西小心谨慎地和皇甫天华和欧海芳提起了自己和戴余森谈恋爱的事情。

    “谈恋爱?和谁?”

    皇甫天华这是明知故问,他自己的女儿他自己了解,戴余森送她回来的那个晚上,他就知道事情进展不会这么简单的。

    “您见过他的。”

    皇甫天华心里“咯噔”一下。

    “就是上次把你背回来的那个小伙子?”

    皇甫天华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

    皇甫西西点点头。

    “你见过他爸妈了?”

    “没有。”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没有问过。”

    “你们怎么认识的?”

    “上次去欧阳亦伟哥哥家认识的。”

    “所以你对他什么都不熟悉就准备和他在一起?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荒唐?”

    “这有什么,他是一个好人不就够了?找到一个对你女儿好的人还不够吗?”

    皇甫西西感觉父亲不够关心自己,还容不得别人关心自己,非常生气,和皇甫天华大声争吵起来。

    欧海芳见父女俩争执不下,就想出来调解一下。

    “西西啊,你也知道以咱们家的实力和条件,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并不难,虽然我也不讨厌他,但并不代表你就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啊!你们可以先以朋友的身份处一处,时间久了觉得任何方面都合适了,再在一起也不迟啊!好吗?”

    “我就是来告诉你们的,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的,我就认定他了!”

    “你怎么还学会顶嘴了?”

    欧海芳不知道一向很听话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语气里明显带着萌芽的怒意。

    “什么都想用钱来衡量,我已经受够了!”

    皇甫西西才不会乖乖任由父母操控,她有自己的人生打算,以前是嫁给欧阳亦伟,现在是嫁给戴余森,这就是她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事情,不会因为任何人就发生改变,她有自己的打算。

    “这几天你不许出门,好好在家反省!”

    皇甫天华知道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皇甫西西的想法,但总得留出时间去调查一下这个戴余森到底是谁。

    “凭什么!我就要出去!”

    “你要敢踏出这个家半步,你就别想再认我这个爹!”

    “不认就不认!我才不稀罕!”

    皇甫西西摔门离开。

    一向乖巧的皇甫西西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也不知道那个叫戴余森的男人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老婆,你看看,女大不由人啊!”

    皇甫天华叹了口气,气的浑身颤抖。

    “你说你们父女俩至于嘛!”

    欧海芳拭着泪,一面给皇甫天华抚背,怕他一着急气过去。

    离开家的皇甫西西并没有去处,身上也没带钱,一个人在马路上飘荡,过了一会儿,她选择拨通了唐欣欣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稍后再拨。”

    皇甫西西很失望,她穿着拖鞋蹲在街边,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自己总该准备好东西嘛!

    “这个时候,不知道戴余森在做什么?”

    皇甫西西犹豫着,她不想让戴余森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可是越是觉得自己狼狈,就越想见到戴余森,这种无限循环的思念促使她还是找到戴余森的号码,拨了过去。

    健身房里,戴余森正在跑步机上汗流浃背,手机亮了起来,他关掉跑步机,一边用毛巾擦汗,一边拿过手机。

    “呵。”

    看到是皇甫西西的来电,戴余森很满意,果然女人是感性的动物。

    “戴余森,来救我!”

    电话的那头,皇甫西西带着哭腔让戴余森来救她。

    “西西,你怎么了?”

    “我离家出走了!”

    戴余森一惊,这速度可够快的!

    “你在哪里,我马上来接你!”

    这个时候,他当然是要尽快见到她去安抚她受伤的心。

    ......

    “姑姑,唐欣欣走几天了?”

    “没几天吧!怎么?想她了?”

    欧阳亦伟每每遇到什么烦心事解决不了,总会来找欧阳美玉商量一下,这件事也不例外。

    “那个没良心的,也不说打个电话回来!”

    欧阳亦伟撅着嘴,满腹牢骚。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怕她丢了不成?”

    欧阳美玉笑道,她这个侄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那当然,好好不容易从皇甫俊阳手里把她抢过来,万一再丢了怎么办!”

    “放心!是你的永远都会是你的,谁都抢不走!”

    欧阳美玉的心里知道,唐欣欣答应过她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我明天去找她!”

    欧阳亦伟想出了一个解决相思之苦的好点子。

    “去了也白去!”

    欧阳美玉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图兰要送这批学员出国培训一年。”

    “一年?这么久!”

    欧阳亦伟从沙发上跳起来。

    “早知道就不让她去了!”

    欧阳亦伟火急火燎,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逗得欧阳美玉哈哈直笑。

    “姑姑还笑!”

    欧阳亦伟给了欧阳美玉一个白眼儿。

    没有了唐欣欣,没有了她父母的骚扰,皇甫俊阳终于可以过得安生一点儿。上次的危机一过,ES的财力已经大不如前了,辞职的人是一个接着一个,再加上皇甫西西的离家出走,皇甫天华对皇甫俊阳看得更紧了。

    “皇甫俊阳,咱们在一起都这么久了,这没名没分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邵亚兰倚在皇甫俊阳的怀里,皇甫俊阳双手枕在脑后,微闭着双眼。

    邵亚兰在皇甫俊阳的脸上轻轻落了一个吻,又往他怀里蹭了蹭。

    “怎么不理人家?想什么呢?”

    “我累了,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吧!”

    皇甫俊阳推开缠在自己身上撒娇的邵亚兰,侧过身。

    “这种事情?心里还惦记着唐欣欣呢?”

    邵亚兰被推开,被拒绝,心里特不爽,自己有什么比不上那个女人的,好不容易捱到了现在,还是落了个被无视的结局。

    “不要提起她。”

    皇甫俊阳淡淡地说。

    “我就要说!你以为你爱她?不过是她彻底离开你让你下不来台而已,不过是她有了新欢让你失去了成就感而已!还在这儿装情圣,装给谁看呢!”

    邵亚兰走到梳妆台前,叮呤咣啷地把化妆品扔了一桌子。

    “还留着这些没用的东西做什么!想想就晦气!”

    “没完了是不是!”

    皇甫俊阳从床上跳起来,一掌打翻梳妆台,“咚”地砸在了地上!

    邵亚兰那被吓得不轻,惊恐地缩在一边。

    “给你脸了是不是!”

    皇甫俊阳怒吼道,自从和唐欣欣分开,他的脾气就变得愈发暴躁,再加上知道唐欣欣竟然为了自己对一个老男人投怀送抱,皇甫俊阳更是不点也着,有一种深深的愧疚感、负罪感。

    听到动静的皇甫天华和欧海芳跑来看看是什么情况,这两人是要把天掀了不成?

    “我的天哪!”

    看着遍地的化妆品和摔得四条腿都散架的桌子,欧海芳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妈,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惹俊阳生气了!”

    邵亚兰一看欧海芳和皇甫天华来了,表情突变,就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哭哭啼啼抱着欧海芳的腿求原谅。

    “皇甫俊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甫天华指着一片狼藉的地面问。

    “爸,我真是受够了,这个女人学过唱戏吗?变脸比翻书还快!”

    皇甫俊阳从衣柜中那处一件外套,三下五除二,穿戴整齐。

    “站住!你要去哪儿?”

    这大半夜的,虽然皇甫俊阳是个男人,但总得要睡觉的吧!

    “我出去转转,在这里让我透不过气。”

    说完,皇甫俊阳离开了家,“砰”的一声把门甩上。

    留下三人面对着一地碎片......

    皇甫俊阳就这么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转悠,还记得从前,唐欣欣会挽着他的胳膊给她讲许多小故事,或者气喘吁吁地在后面追着自己,埋怨自己忽略了她的小短腿儿,想到这里,皇甫俊阳笑了,回头,身边空无一人,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走着走着,皇甫俊阳在欧阳亦伟家门口停了下来,不知不觉都走了这么远了?

    欧阳亦伟的家灯火通明,一派温馨景象,要是唐欣欣不走,自己的房间此刻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光景?

    皇甫俊阳愣着神,胡思乱想了一通,心里莫名地凄凉。

    他靠着外墙,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手机,翻看过往的照片,照片里唐欣欣笑的那么开心,瞪着大眼睛,比着“V”,对给她拍照的自己卖萌。

    “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她要是接的话该说些什么?”

    打开键盘,他熟练的按出唐欣欣的手机号码,即使没有保存,他也已经烂熟于心。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稍后再拨。”

    冰冷的声音袭来,皇甫俊阳打了个寒颤。

    “果然。”

    皇甫俊阳苦笑,自己从此丢了她。

    图兰的生活不像唐欣欣想的那么简单,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学习,她把留了很久的长发剪成了齐耳短发,每日除了宿舍,就是学习室,两点一线的生活枯燥却非常充实,唐欣欣也乐在其中。

    “唐欣欣。”

    学习室外,一个女人笑的无比灿烂。

    唐欣欣定了定神,合上书本,走出学习室。

    “你怎么会来这里?”

    图兰管理很严,她是怎么进来的。

    “你忘了,这培训可是图兰和我们公司合作的。”

    “对。”

    “欧阳亦伟抽不开身,所以派我来看看你,怎么样,我这个秘书做的是不是非常合格?”

    “是是是,你最好了。”

    “可别光嘴上说,回去在欧阳亦伟面前多说说我的好话,让他给我涨涨工资。”

    “知道了,算盘打得真好!”

    “喏,欧阳亦伟给你的东西。”

    女人递给唐欣欣一袋子东西。

    “这家伙啥时候学会装神秘了,还挺沉。”

    唐欣欣笑着接过,和女人又攀谈了几句,拎着东西回宿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