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变得太快(1)

    更新时间:2018-04-12 13:27:04本章字数:3412字

    沉甸甸的袋子里装的是一本很厚的相册,装帧精美,镶嵌着维尼熊的粉色花边,原来,他始终把自己喜欢的记在心里,想到这儿,唐欣欣的心里就燃起一股浓浓的感动。

    唐欣欣坐在床沿,小心翼翼翻开相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自己上大学时候的照片,青春年少的面庞洋溢的都是激情和活力,有开运动会的时候自己在一边加油的,篮球赛时,自己犯花痴流口水的,皇甫俊阳失恋时,自己也在偷偷抹泪的……呵,还真是回忆满满。

    唐欣欣的眼睛有些湿润,吸了吸鼻子,不让打转的眼泪流出来,翻到最后,一张小卡片飘飘悠悠掉了出来,落在地上,唐欣欣弯腰拾起。

    卡片上的字整齐,娟秀,她认得,是欧阳亦伟的笔迹。

    “唐欣欣,你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就知道你这个小糊涂蛋肯定忘记了!可是我没有忘记啊!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有没有想要落泪?千万不敢哭哦!我发过誓的,以后只会让你笑,不会让你哭的!你也不想我被雷劈的吧?嘻嘻。生日快乐!谢谢老天爷让你重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真的,我从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次陪在你的身边分担你的苦乐,也谢谢你,愿意相信我,允许我在你的身边逗留,我不会煽情,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真的真的很爱!”

    唐欣欣把小卡片贴在胸口,感受它的温度,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感情,肆无忌惮地哭了出来。,但希望那边的欧阳亦伟不要被劈了!

    时间就是这样,有的人希望它走得慢一些,有些人希望它走得快一些,这不是个人所能控制的。

    一年后......

    “唐欣欣,你已经下飞机了?这么快?那你等我一会儿啊!对,堵车,马上就到!哎呀,怎么还是动不了,你别着急啊!”

    唐欣欣失笑,明明是他自己着急的要命,还怕自己着急。

    挂掉电话,欧阳亦伟拍拍出租车司机。

    “师傅,能快点儿不?”

    出租车司机回头。

    “大兄弟,要不你下车跑着去?”

    欧阳亦伟望了一眼没有尽头的堵车队伍,乖乖闭上了嘴。

    “这么重要的日子老张竟然病了,姑姑也真是的,非让我自己打车去!不过就算是自己开车,估计也得堵在这儿。”

    欧阳亦伟仰头靠在椅背上,用不停的抖腿缓解自己的焦虑。

    唐欣欣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出了飞机场,还是利落的齐耳短发,一身棕黄色大衣让她看起来与一年前的那个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也是,都一年了,谁都会多多少少有变化的,何况是她,她已经从心底里和一年前的那个自己划清了界限,起码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一年的时间足以消磨她对过去的留恋,也足以让她充分武装自己,不让别人有机可乘。 

    “好饿啊!让我等多久!”

    唐欣欣的肚子抗议了好多次了,她揉了揉,好安抚空到焦躁的肚子。

    不远处,一男一女腻腻歪歪,女人看样子也是刚下飞机,看那身打扮一定不便宜吧?可能是男人有些来晚了,女人不停地抱怨着,小拳头捶打男人的肩膀。

    唐欣欣扫了一眼。

    “打扮这么艳俗。”

    只短短一眼,唐欣欣便做出了评价。

    “老公,那边有个女人看了我一眼。”

    女人对唐欣欣的眼神很不舒服,便和老公告状,前一秒还恨不得吃了他,下一秒就柔情似水。

    “看一眼就看一眼呗!又不会少块儿肉!” 

    嗯,这男的还算通情达理。

    “我不管,我不管!你去问问她,看我干嘛!”

    女人还是不依不饶。

    “行行行,姑奶奶,我去问问。”

    男人还是妥协了,摊上这么个老婆。想必他也很无奈吧?

    “请问,您刚刚……” 

    男人走过来和唐欣欣打招呼,话到嘴边噎了回去。

    “唐欣欣?”

    一年没回来,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还不习惯了,唐欣欣看了一眼和自己说话的男人。

    “呵,是皇甫俊阳!”

    还好有墨镜,要不让被皇甫俊阳发现自己恍惚的眼神可就尴尬了。

    “皇甫俊阳,是你啊!好久不见。”

    唐欣欣礼貌不失优雅地微笑,但她没有伸出手,她怕自己会发抖。

    皇甫俊阳上下打量唐欣欣,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年前那个连裙子都不敢穿的女人现在这么洋气?

    “如果是皇甫俊阳的话,那么那个女人就是……”

    “皇甫俊阳,你给我回来!”

    呵,果然是邵亚兰!

    “唐欣欣!”

    唐欣欣还正想着自己如何抽身,救星就到了。

    欧阳亦伟一边拼命挥手,一边乐呵呵地朝自己跑来,跑到跟前,他也看到了皇甫俊阳和另一边的邵亚兰。

    “你这么乖,回去好好奖赏你。” 

    欧阳亦伟笑着,刮了一下唐欣欣的鼻子。

    “好啊。”

    唐欣欣回以撒娇。

    “我可等着呢。”

    欧阳亦伟接过唐欣欣的行李,揽着她的腰,头也不回地走了。

    皇甫俊阳的心里泛起了涟漪,好不容易忘了这个女人,又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让不让他活了!

    出租车上,唐欣欣靠在欧阳亦伟肩膀上。

    “演技有进步,装的挺像。”

    “谁说我是装的。”

    “嗯?难不成是真情流露?”

    “可不。”

    “俺的个神呐!”

    欧阳亦伟尖叫一声。

    “呲!”

    司机紧急刹车。

    “怎么了?怎么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把他怎么样了。

    “没事儿,师傅,您开您的,他这里有问题。”

    唐欣欣指了指欧阳亦伟的脑袋,司机师傅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欧阳亦伟能不兴奋吗?追了这么久,唐欣欣终于在回来的第一句话就答应了,没明说就没明说,她和他知道就好。

    欧阳亦伟把唐欣欣搂的更紧,唐欣欣也不抗拒,一年了,她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了。

    欧阳美玉已经在家里准备好了为唐欣欣接风的美食,全都是她拿手的,也全都是唐欣欣爱吃的。

    “我姑姑可从来不自己下厨,今天为了你算是破例了。”

    “别听这孩子胡说,来,阿姨做了这么多菜,一会儿多吃点儿。”

    “谢谢阿姨,我绝对吃到扶着墙走路!”

    唐欣欣信誓旦旦地保证。

    三人说说笑笑,唐欣欣回来这个家就像个家了。

    被唐欣欣这么一惊,皇甫俊阳的魂儿就像被勾走了,两眼空洞。

    邵亚兰刚从国外度假回来就遇到了脱胎换骨的唐欣欣,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皇甫家,戴余森正在陪皇甫天华下棋,和皇甫西西结婚几个月了,他的表现还算让人满意,皇甫天华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渐渐对他的戒备也就松了。

    皇甫西西正和欧海芳在厨房里忙着准备饭,今天家里人大团圆,要好好准备一番才行。

    皇甫俊阳和邵亚兰回到家,没有对家里人提起唐欣欣的事情。

    餐桌上,戴余森看了一眼皇甫西西,皇甫西西朝他使了个眼色。

    “别使眼色,有话就说。”

    皇甫天华早已经看见了两人的小动作,吃了一口菜,说。

    “爸,是这样,你看,大嫂也回来了,就多让大嫂管管公司的事情,大哥这么多年也累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也可以帮帮大嫂。”

    戴余森堆着笑,征求皇甫天华的意见。

    “戴余森说的也有道理。”

    欧海芳插话道。

    “反正都是一家人,咱们也老了,也该让皇甫俊阳和西西多陪陪咱们了。”

    皇甫西西不住地点头,表示赞同,这可是她和戴余森商量了很久商量的结果。

    “皇甫俊阳,你的意见呢?”

    见皇甫俊阳只顾低头吃饭,心不在焉,皇甫天华问他。

    皇甫俊阳没有听到皇甫天华的问题,没有回答。

    邵亚兰用胳膊肘碰了碰皇甫俊阳。

    “什么?”

    皇甫俊阳抬起头。

    “吃饭就吃饭吧,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样是会噎到的。”

    邵亚兰知道皇甫俊阳在想什么,但她没有戳破。

    “哦,就按爸爸的意思做就好。”

    管他公司不公司的,他得想个办法好好搞清楚现在的唐欣欣是怎么个情况。

    “既然皇甫俊阳也这么说了,那亚兰,公司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找戴余森就好,反正都不是外人,不用客气。”

    “爸爸,我一定会好好做的,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多年的心愿正在一步步达成,邵亚兰那兴奋极了。

    “又看见她了,什么感觉?”

    晚饭后,邵亚兰雪白的腿搭在皇甫俊阳的腰间,脚趾勾着,拨弄他的腋下。

    “能有什么感觉?”

    皇甫俊阳推开邵亚兰的腿,只顾着把玩手里的钢珠。

    “破珠子有什么好玩儿的!”

    邵亚兰起身,一缕发丝轻柔地垂在耳边。

    “她回是回来了,可是你不能动什么歪心思,我可不会像她,轻而易举地就被你赶出这个家,我既然进了这个家,就不会那么轻易离开。”

    “开什么玩笑,又拿这个来威胁我。”

    “我可不敢威胁你。”

    邵亚兰莞尔一笑。

    “你是我的男人,爱你都来不及,还敢威胁你?”

    话虽是这么说,皇甫俊阳的心里还真真是惦记着唐欣欣,心里升腾起想见她的无限冲动,另一边的唐欣欣,深夜,窝在被子里,辗转反侧。

    “那个男人还真的和那个女人结婚了,就那么赤裸裸地在我面前秀恩爱。”

    唐欣欣撇撇嘴。

    “还真是有趣呢,接下来该怎么配合他们的表演呢?”

    翻了个身,唐欣欣用被子盖住了脑袋。

    “叮,叮,叮”

    这个早上的闹钟犹显得聒噪,反反复复折腾着睡梦里的皇甫俊阳,他伸出胳膊,狠狠把闹钟拍在桌上,这下这个躁动的家伙,可是学乖了,静静躺着,不动声色,可是皇甫俊阳已经睡意全无,挠了挠鸡窝般的头发,摸了一把下巴。

    “呵,这才一晚上,我就成了这幅模样了?”

    他扭头,身边早已经空空荡荡,她的被子也已经叠放整齐。

    “这个女人,还真是兢兢业业。”

    有了皇甫天华的允许,邵亚兰完全变了个人,一心扑在工作上,早就忘了温柔是个什么奇怪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