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变得太快(3)

    更新时间:2018-04-14 19:59:33本章字数:3500字

    “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

    “那非常抱歉,您不能进去。”

    “是吗?那真是冒昧了。”

    唐欣欣正欲离开,被一个人喊住了。

    “这不是唐欣欣吗?”

    来人正是之前招待过她和皇甫西西的秘书小李,许久没有见面,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唐欣欣由心而生的感动,便和他攀谈起来。

    “小李?原来你还在这儿啊?你还能认得我?我很开心呢!”

    “是吧?我也很意外,你怎么回来这儿?走,我带你进去。”

    小李十分热情地领唐欣欣进了公司,并嘱咐这个前台小姑娘,要是以后唐欣欣再来,可由她自由出入。

    “这人是谁啊?”

    “总经理的前妻。”

    “哦哦。”

    “小李,谢谢你啊!”

    “别客气,您是好人,我这么做也是应该的,可是总经理出去了,您先在这里等他,有什么事儿尽管叫我。”

    “好,你去忙吧!”

    安顿好唐欣欣,小李匆匆离开了。

    门口扒着几个两眼放光的男人,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哇,这身材,这长相,可不比邵总差啊,总经理啥眼光!”

    “可不是嘛!”

    “邵总?”

    唐欣欣敏锐地捕捉到了话里的重点。

    “你们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唐欣欣长吁了一口气,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等的人来了。

    “邵总,皇甫总经理。”

    这些男人一下子乖巧了很多,两手交叉放在胸前,低头,垂眼。

    “有人在等皇甫总经理。”

    有胆子大的说道。

    “等我?”

    皇甫俊阳探身看向办公室,好家伙,大中午的要不要这么劲爆,心心念念的人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这可怎么接招!

    邵亚兰最先进了办公室。

    “今天是刮的什么风,随便什么货色都能刮到ES来。”

    邵亚兰同样是绕着唐欣欣走了一圈。

    “这出了趟国就是不一样哈,终于像个人了,也不知道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气,摊上个富贵人家。”

    “邵总,说话不累吗?”

    唐欣欣没有站起身,靠在皇甫俊阳的旋转椅背上,手里摁着手机,也没有抬头。

    “我是来找皇甫俊阳的,和你没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皇甫俊阳是我的丈夫,是这ES的总经理,你说想见就见?有经过我的同意吗?又经过我这个皇甫俊阳合法妻子的同意吗?说话还真不自己当外人,麻烦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别这么大口气!”

    “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也不知道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呢还是对皇甫俊阳,这个你得合法丈夫没有信心呢?对了,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当初皇甫俊阳还是你从我手里抢过去的,怎么?我不要了的东西你还当成宝贝一样?真是可笑!”

    听邵亚兰这么说,唐欣欣放下手机,抬头。

    “当初在这里,在我面前,你勾引皇甫俊阳的时候有经过我的同意吗?你有想过这么多你提出的这么一大堆问题吗?这有了权力就是不一样哈!”

    被唐欣欣这么一刺激,邵亚兰中午吃的饭都快被气出来了,气呼呼地,挥手就要打唐欣欣,被眼疾手快的唐欣欣一把抓住手腕,掰到一侧。

    “怎么还是老样子?你怎么就不能有点儿新花样?同样的把戏再玩儿可就太没意思了,你以为我还是那个被你打了只会躲在角落里自己哭的女人吗?醒醒吧!动动脑子吧!”

    “别别别,唐欣欣,有什么话好好说,咱们别这么暴力好不好?好好说,好好说。”

    见情形不对,皇甫俊阳急忙去充当和事老,大庭广众之下,家丑不可外扬,她们说得这么直接和大声,自己的脸面往哪儿搁呀?

    “都不要动手好不好?”

    “老公,明明是她先动手的!你怎么不向着我!”

    邵亚兰的眼泪一如既往的来如旋风。

    这个表情和场景和当初自己在邵亚兰面前遭遇的一模一样,可是皇甫俊阳没有偏向自己,反而怪自己为什么突然来公司闹事?

    “这……”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谁先动的手,你难道不知道?”

    “唐欣欣,算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我求求你了,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

    “给你面子?你还需要面子吗?捏那张脸不是早就不要了吗?”

    唐欣欣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和机关枪一样,扫射的皇甫俊阳说不出话。 

    有的人偷偷躲向一遍,给皇甫天华和欧海芳打去了电话,不多时,二人就赶到了。

    “谁,怎么这么嚣张!”

    围观的人群自动给二人让开了路。

    “爸,妈,是这个女人!”

    邵亚兰抱着欧海芳的胳膊,浑身哆嗦,指了指唐欣欣,一脸惊恐。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么就不能放过我们这一大家子呢!”

    唐欣欣的脑海中不断回想起之前欧海芳的种种行径,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想甩了这里的东西,但是她还是忍住了,自己并不能像有些人那样没有素质。

    “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臭味相投!”

    拎起桌子上的包,唐欣欣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不打扰各位工作了。”

    她走到门口,走到欧海芳的身边。

    “还请妈妈好好珍惜您的儿媳妇,可不要像对我那样做出那么多缺德的事情,我想邵亚兰应该不会像我那样任由您摆布吧?”

    欧海芳被气得脸色铁青,想都没有多想,出手扯住了唐欣欣的头发,狠狠向下拽。

    “放手!”

    唐欣欣挥起手中的包,砸向欧海芳的头。

    欧海芳尖叫一声,蹲在地上,所有的人都跑过去查看欧海芳的伤势,唐欣欣也慌了,定了定神,夺门而出。

    欧阳亦伟还等在门外,见唐欣欣慌里慌张地跑出来,就知道没有发生啥好事儿,也赶紧跑了过去。

    “回家吧?”

    直奔主题,欧阳亦伟拉住唐欣欣的手。

    “欧阳亦伟!”

    唐欣欣扑进欧阳亦伟的怀里哇哇大哭,欧阳亦伟拍拍她的背,试图让她的情绪平复下来。

    “跟我回去吧?”

    唐欣欣在他的怀里点点头,泣不成声。

    这算是唐欣欣回归后和这一家子的第一次正式见面,过程曲折,结局不愉快,也算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和从前一样了,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被唐欣欣的包包一挥,欧海芳的整个左眼肿了起来,躺在沙发上,哭哭啼啼,不吃不喝。

    “妈,你别这样了。”

    皇甫西西和皇甫俊阳蹲在身边。

    “唐欣欣真的这么做了?不会吧?”

    皇甫西西简直不敢相信母亲这一副丑样子是性子那么柔的唐欣欣能做出来的。

    “西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那个女人!到底是妈重要还是那个女人重要!”

    “我没有!”

    “你明明就有!要不是她,妈能躺在这里吗?”

    “够了!”

    邵亚兰和皇甫西西吵来吵去,吵得皇甫天华头都大了。

    “你们说够了没有!你们的妈只是脸肿了,又不是死了!”

    这句话被欧海芳听到,简直就是扎心了。

    “我看那个女人一回来,我们这一家子就快了!不行,得想个办法让她离我儿子远点儿!那就是个灾星!”

    “闭嘴吧!躺在那里还不安分!”

    皇甫天华把欧海芳从沙发上拽起来。

    “走,回房间去,不要在孩子们面前丢人现眼!”

    欧海芳捂着眼睛,跟着皇甫天华上了楼。

    “真是不可思议,没想到大哥的前妻是个那么暴力的一个人。”

    戴余森翘着二郎腿坐在另一边,抽着烟,最近他学会了抽烟,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皇甫西西在皇甫天华面前抱怨过多次,说是自己瞎了眼,没有看出来,他竟然是这么一个人,每每这时,皇甫天华总是告诉她,越是这样他才越是认可这个女婿,皇甫西西还奇怪从不抽烟的父亲怎么会纵容这种行为。

    “戴余森,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里还没有你评论的份儿吧?”

    皇甫俊阳揉了揉蹲酸的腿,皱着眉,秉着呼吸。

    “是是是,大哥的女人,我怎么敢随意评论呢!”

    戴余森哈哈大笑着,从衣架上取下衣服,向外走去。

    “你去哪儿?”

    皇甫西西问。

    “散心,”

    戴余森“嘭”的关上门,离开了。

    出门后,他收到邵亚兰的信息。

    “亚星,你现在去找唐欣欣的父母,带他们去欧阳亦伟家。”

    戴余森笑笑,姐姐做事情总是很有想法,也好,他也正想再去会会那个女人,去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欧阳亦伟家门外,王云云一边捶门,一边哭天抢地。

    “这个疯子是谁呀?”

    欧阳美玉倚在窗边问,欧阳亦伟探头看了一眼,“噗嗤”笑了。

    “又是她,这次是把老公也带来了。”

    “你认识?”

    “当然认识,唐欣欣的父母。”

    “你说这个疯女人和那个老男人是唐欣欣的父母?”

    欧阳亦伟摊手,无奈。

    “哎呦呦,唐欣欣这是过得什么日子呦!好可怜的孩子!”

    “是吧,上大学的时候还不知道她过的是这种日子。”

    “那现在怎么办?”

    “没事,我去会会他们。”

    “小心点儿啊!”

    “没事。”

    欧阳亦伟整了整衣服,酝酿好微笑,下了楼。

    王云云是见过欧阳亦伟的,见欧阳亦伟出来,停了下来。

    “阿姨,您来了?”

    “那个,唐欣欣在吗?”

    王云云小心翼翼地问,这种有钱人可不是能随便招惹的。

    “在,当然在,这里是她的家,她不在这里能在哪里?”

    欧阳亦伟把“家”字着重强调了一遍。

    “那方不方便让她来见见我们?”

    “这个,怕是不太方便,她现在有她的工作,恐怕抽不出时间见你们。”

    “你……”

    唐农克要冲上去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重重一拳,被王云云拽住了。

    “你也知道我们是她的爸爸妈妈,她回来了都不见我们总是说不过去吧?”

    “哦,我忘了,你们还有这层关系。”

    欧阳亦伟转身指了指身后的这幢二层洋房。

    “我一直以为她没有爸爸妈妈,现在,你们看到的这房子就是她的家,窗户边站着的那个女人就是她的妈妈,所以和你们没有任何瓜葛,明白了吗?”

    “小伙子,说话客气点儿!这是我们的家事,我看没有瓜葛的应该是你吧?我想你们还没有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