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游戏开始(2)

    更新时间:2018-04-16 11:00:18本章字数:3543字

    “西西,你也不想爸爸一生的心血就这样毁了吧?”

    皇甫西西嘟着嘴,她是不想,可也不想留着个女人让自己心慌吧?

    “好了,好了,你放心,有了欧阳亦伟,唐欣欣就不会看上任何男人了,戴余森可不是唐欣欣的菜。”

    皇甫天华拍拍皇甫西西的肩膀,笑的灿烂,唐欣欣不能留他也知道,可是不能不留啊!

    “爸,我咋听你的意思好像我们家戴余森很差似的。”

    “没有没有,爸爸就是随便说说。”

    带着伤回到家的唐欣欣可把欧阳亦伟和欧阳美玉吓坏了,赶紧凑上来,询问她情况。

    “不是去工作了吗?好端端怎么能伤成这样?”

    “姑姑,我以为事情没有这么难。”

    唐欣欣的委屈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那些她爱着的人都把自己当做势不两立的敌人,恨不得把她抽筋扒皮,这么多年的隐忍换来的还是这样的恨,她怎么可能不伤心!怎么可能还当做没事一样?

    欧阳美玉没说什么话,给了唐欣欣一个拥抱,她知道唐欣欣心里的苦,但是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语言来安慰她,只能用一个拥抱来代替说话。

    依着欧阳美玉的肩膀,唐欣欣泪如雨下。

    “我去给你拿药。”

    欧阳亦伟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忍心说什么,只能默默地做好后续的工作。

    “姐,你速度够快的!”

    戴余森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点燃一支烟,被邵亚兰一把夺走。

    “你别抽烟了,西西不是想要孩子,抽烟对孩子不好。”

    “姐,你觉得我会让西西有我的孩子?每天面对着他们一家子的脸,我都快恶心死了。”

    “可是有了孩子,你才会掌控ES,才会彻底击垮他们一家人。”

    “我不想要孩子,在我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的时候我不想连累孩子,况且如果是西西的孩子,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伤害她的孩子的,当然,我也不会。”

    “你还在对你小时候的事情耿耿于怀?”

    “我到现在都忘不了,蹲在大马路上,被别人当做乞丐一样可怜。”

    戴余森双拳紧握,青筋暴突。

    “想找到你亲生的爸爸妈妈和姐姐吗?”

    邵亚兰希望戴余森说不,又希望他说是。

    戴余森微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邵亚兰。

    “不,那场意外后,我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失去了爸爸妈妈,失去了我的手,失去了我的名字,失去了我关于过去的记忆,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皇甫天华,所以我不会原谅他,在他为这一切付出代价之前,我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善心,也不会再想起那些没用的东西。”

    “其实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爸爸和妈妈没有离开我们,如果现在坐在皇甫天华位子上的还是我们的爸爸,ES会不会有现在的成绩,爸爸总是顾虑太多,顾虑着妈妈,顾虑着我们,顾虑着像皇甫天华这类的所谓的朋友。”

    “你动摇了?”

    “会动摇,尤其是我嫁给皇甫俊阳后,成了他正大光明的妻子的时候。”

    “所以呢?你为了一个根本就不爱你的男人,想要放弃了我们好不容易得来的这一切?”

    “就算我们得到了ES又能怎么样?”

    “算了,我不和你说了,好好的兴致都被你给打扰了,我出去逛逛。”

    戴余森没有告诉姐姐,他又何尝没有想过放弃!但是放弃之后是什么样的后果,一个被窝里搂着自己根本就不爱的女人,一个饭桌上面对着一群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家人的人,工作里还要违心的年对一群把自己当做眼中钉肉中刺的同事,放弃的后果就是要白白承受这一切,他不甘心,所以他只能继续走下去,继续这些可笑的复仇计划。

    戴余森一个人在街上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会突然从身后窜出,然后司机摇下车窗,破口大骂。

    “走路不看路呀?”

    “你眼瞎呀?”

    “大晚上,谁在马路中间走,找死啊你!”

    戴余森回以微笑,他在某一刻还真有那样的打算,但是如果他一旦走了,邵亚兰怎么办?爸爸和妈妈的仇怎么办?

    司机继续骂骂咧咧,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白日里看多了走心的表演,夜里是看清现实的绝佳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必须抓住的,一旦溜走,就不可能再回来。

    “怎么办?总是觉得有些愧疚呢!”

    戴余森想起了和皇甫西西纠缠在一起的那个叫做唐欣欣的女人。

    “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个女人那么熟悉?到底是为什么?她到底是什么人?”

    神不知鬼不觉的,戴余森来到了唐欣欣父母的家,他来过,所以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唐欣欣的家灯火通明,隔着门,他仔细听着屋里的对话。

    “老唐,你说小海丢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为啥老是觉得他还活着呢?”

    “别胡思乱想了,这都多少年了,我们注定是和小海没有缘分吧!该忘了就忘了吧?”

    “现在好了,小海已经不在了,现在我们又和欣欣闹得这么僵,唉,也不知道我们这一家子到底是怎么了?”

    “这是心结,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开的。”

    “小海?”

    戴余森想要听得更仔细些,就更加贴近了门边,小海这个名字好像也在哪里听过。

    “看欣欣的样子是不想认我们了。”

    “这可由不得她,丢了他弟弟就已经是不能宽恕,还想丢了我们?”

    “丢了弟弟?”

    戴余森的心里泛起一丝波澜。

    “噔噔噔”

    戴余森敲了敲门,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问清楚。

    “谁?”

    王云云吓得拉着唐农克的胳膊。

    “阿姨,是我,我们上次见过的。”

    “到底是谁?”

    “是我。”

    唐农克把门拉开一个小缝。

    “哦,是你?请问有什么事吗?”

    “可以进去吗?我有些事情想问问阿姨和叔叔。”

    “这个…...”

    唐农克迟迟没有开门,虽然是见过一面,但毕竟不是特别熟,熟到轻易可以开门的人。

    “我真的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想要问问您。”

    “那你进来吧。”

    “爱意和叔叔这里很有家的感觉。”

    戴余森环视四面墙,和皇甫家完全不同的装饰,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王云云抱着唐欣欣站在唐农克旁边,这唯一的照片上并没有看到那个叫小海的孩子。

    “请问,您到底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我想问问关于唐欣欣的情况。”

    “欣欣?你为什么会问到西西的情况?皇甫西西没有告诉你吗?”

    “西西也说了些,只不过我还想知道的更具体一点,可能我能帮到您和阿姨找到小海。”

    “你也知道小海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小海的情况?你为什么会知道小海的事情?”

    王云云揪着戴余森,情绪激动,唐小海的名字总能让她情绪紧张。

    “快快,你请坐。” 

    唐农克倒了一杯水递给戴余森。

    “你是个好人,要不是你来通知我们,我们也不会知道唐欣欣现在在哪里。”

    戴余森点点头,端起水,抿了一口。 

    “你想知道什么?”

    “也不是很多,随便聊聊。”

    “事情是这样…...”

    “滴滴滴,滴滴滴。”

    闹钟准时地响了。

    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啪!”狠狠拍一掌闹钟,闹钟翻倒在了地上,还是响个不停。

    “哎呦,真是够烦人的!”

    唐欣欣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上过药的伤口隐隐发痒,她用小拇指挠了挠。

    “真是伤脑筋,这伤疤得多久才能下去。”

    唐欣欣再次用被子蒙住了头。

    “上午九点半应该会有一个会议,昨晚你睡着之后,我看到皇甫俊阳给你的信息,还真没想到是皇甫俊阳给你发的信息,这么快就知道你的手机号了?”

    “应该是和人事部要的吧?”

    欧阳亦伟斜坐在唐欣欣床边,趴在裹得和冰冻过的粽子一样的唐欣欣身上,耳朵贴在唐欣欣脸上。

    “我们是恋人吗?”

    唐欣欣动了一下,哼哼了两声。

    “就像现在我抱着你,为什么感觉有银河的距离。”

    唐欣欣又动了一下。

    “行了,起床吧,吃点儿东西去公司吧,第一天正式上班,打起精神来。”

    说罢,出了房间。

    来了这么多次ES,每次的心情都不一样,看着同样的脸,脑海里想到的话都不一样。

    “唐总,早上好。”

    秘书小李是看到唐欣欣之后第一个迎上来的人,作为董事长的贴身秘书,他的着装总是恰到好处,妆容精致。

    “早。”

    唐欣欣对小李还是心存感激的,人的一点点善意有时候会造成很不一样的效果,收到这种善意的人也应该心怀感恩。

    “您的办公室已经整理好了,我带您去。”

    “好。”

    小李的眼光很独到,做事也很谨慎,唐欣欣的办公室被整理的井井有条,所有的配置都是新购买的,无论是从色彩还是摆放的位置来看,都符合唐欣欣的心意,一盆小小的仙人掌摆在工作桌的右上角,颜色翠绿,长满了茂密的小嫩刺。

    “挺好,谢谢哈!”

    “没事儿,您喜欢就行,九点半的会议在五楼会议室,开会需要的文件我已经放到您桌子上了。”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好。”

    唐欣欣站在办公室里,胳膊环抱于胸前,几年前自己那么害怕来的地方,那么不想来的地方,现在却这么理直气壮地站在这里,用一种高姿态站在这里,自信迎接即将遇到的狂风和暴雨。

    “咚咚咚”

    “请进。”

    “欢迎你。”

    唐欣欣转身,是戴余森。

    “请问有什么事儿吗?”

    “是这样。”

    戴余森递给唐欣欣一个紫色的小盒子。

    “那天西西,嗯,就是董事长的女儿太莽撞,冲撞了你,代她向你道歉。”

    “这应该不是皇甫小姐的意思吧?”

    唐欣欣了解皇甫西西的性格,就算不让她亲自说对不起,哪怕是“对不起”这三个字和她有半点的关系,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总之你就把礼物收下吧,就当是原谅我们了。”

    唐欣欣笑着拿起桌上的会议文件。

    “我从来没有记恨过皇甫小姐和你,东西你拿回去吧,这是在公司,影响不好,我想你也要去参加会议吧?走吧,时间快到了。”

    然后,绕过戴余森,出了办公室,戴余森看着唐欣欣的背影,若有所思。

    “在这次会议开始前,我想先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个人,唐欣欣,新来的财务部副经理,大家都好好配合她的工作,好让她尽快熟悉工作的各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