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游戏开始(3)

    更新时间:2018-04-17 11:48:41本章字数:3343字

    在皇甫天华的带头下,在场的所有人都热烈鼓掌,不管是不是真心愿意,有董事长牵头,谁敢不跟着这么做,而唐欣欣又是第一个在董事会议上由董事长亲自介绍给大家的人,尽管只是一个助理,自然格外引人注意。

    唐欣欣起身鞠躬行礼。

    “唐小姐一看就是年轻有为啊!又这么漂亮,以后还要请唐小姐多多关照。”

    邵亚兰探过身子,伸出手,礼貌性地握了一下。

    “同样也请各位多多关照。”

    大方、知性,这都是从前的唐欣欣不曾有的品质,现在却已经与她融为了一体。

    “唐小姐,欢迎你,以后我们就是同事,免不了打交道,来,重新认识一下。”

    邵亚兰伸出手,唐欣欣却并没有这个意思,看得出来,邵亚兰很尴尬,咬牙忍着。

    “对对,以后大家都是同事,相互认识一下。”

    有人想要缓解这种尴尬,帮衬着说道。

    唐欣欣伸出手,和邵亚兰的手握在一起。

    一番客套过后,会议照常开始。

    会后,所有人陆陆续续出了会议室,三三两两地悄悄说着什么。

    “唐小姐,现在有时间吗?”

    戴余森从人群的最后边,一路小跑,追上了已经走了很远的唐欣欣。

    “可否一起吃个饭?”

    “不好意思,我有约了。”

    唐欣欣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刚刚开完会,中午去哪儿吃?”

    邵亚兰故意闪到戴余森跟前,悄默默地掐了一把。

    “你小子打什么算盘,告诉你,最好离那个女人远一点。”

    “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皇甫俊阳站在一侧,看着两人的小动作,百思不得其解。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这么熟悉了?奇怪。”

    办公室里,唐欣欣在整理各种文件资料,刚来不久,就有这么多文件堆给自己,小李倒是因此轻松了不少,唐欣欣也没有怨言,反正这是自己分内的事情,况且小李对自己也不错。

    “新上任,也不说去参观参观?我让小李带你到处看看。”

    皇甫俊阳右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摇摇晃晃地就进来了,斜靠在门边,笑眯眯地看着唐欣欣忙来忙去。

    唐欣欣正抱着一摞文件要搁在柜子的最上一层,本来就重心不稳,被皇甫俊阳这么一吓,举起的文件直接就塌了,砸向唐欣欣的脸,唐欣欣脚底打滑,向后仰。

    “小心!”

    皇甫俊阳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去,用最快的手速接住了唐欣欣,只不过—唐欣欣的脸正好距离皇甫俊阳的脸只有短短的几厘米,距离短到他们能清楚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几分钟后......

    “喂!你要再不放开我,我的腰就断了!”

    唐欣欣半个身子躺在皇甫俊阳的臂弯里,紧靠皇甫俊阳一只手的力量支撑着,颤颤巍巍,腿都发抖了。

    “哦哦,好的,我这就让你起来。”

    皇甫俊阳支撑着唐欣欣的手臂向内侧一勾,顺势将唐欣欣带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了唐欣欣。

    唐欣欣似拉似扯地推了两下,任由皇甫俊阳把自己越抱越紧。

    “我后悔那个时候那么轻易地就放开你,我恨自己为什么不给你一个机会,唐欣欣,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相信我!”

    唐欣欣内心万马奔腾,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

    “你已经有了家庭,这样不好。”

    唐欣欣是带着一种惋惜的口吻说得,皇甫俊阳听得出来,点起了他的一丁点儿私心,按照从前的唐欣欣的秉性,他说了这番话后,下入一定会感动的痛哭流涕,呼天抢地扑进自己的怀里,郑重其事的表示自己有多么爱这个说着坦言蜜语的男人,可现在的唐欣欣不会,她对甜言蜜语产生了一种抵抗力,无动于衷,只当做是这尴尬氛围的恰倒好处的调剂。

    “家,现在根本就不是家的样子,邵亚兰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个骗子,骗了我,骗了我们一家子,还是你好,你离开后,我一直忘不了你,每时每刻都记着你,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从来都没有变过!”

    这么煽情的画面被路过的邵亚兰看得一清二楚,也听得一清二楚,一下醋坛子就打翻了。

    唐欣欣一抬头,看到了办公室外邵亚兰快要喷出火的眼神,微微一笑。

    “俊阳,你是真的爱我吗?我要听真话。”

    唐欣欣故意提高了声音。

    “甚至为了我都可以和邵亚兰离婚吗?”

    邵亚兰摒着呼吸,听皇甫俊阳的回答。

    “是。”

    皇甫俊阳轻描淡写,掷地有声的一个字,却是邵亚兰听到的最痛恨的一个字。

    “那你会为了我和邵亚兰离婚吗?”

    “你需要我离婚吗?”

    “你会为了我离吗?”

    “如果你需要,我会。”

    “不要脸!”

    邵亚兰忍不住了,冲进了办公室,对着皇甫俊阳的腰就是一脚。

    “你们两个真不要脸!”

    “亚兰,你。”

    皇甫俊阳疑惑地看着唐欣欣,刚才的话是她故意在邵亚兰面前诱导自己说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看见呐?”

    “您哪能看见我呀,抱着这么个大美人儿!”

    “亚兰,咱们回去说,别在这里闹,影响不好。”

    皇甫俊阳拉着邵亚兰的胳膊往外走,邵亚兰偏不。

    “怎么?你也怕丢人?早干嘛去了!我就知道你来这里目的不单纯!狐狸精!”

    “狐狸精?”

    唐欣欣靠着桌子,扫过一眼二人。

    “你放心,你用过的东西我绝对不会再碰,我还觉得恶心。”

    唐欣欣加重了“恶心”这两个字的语气。

    “你!”

    “行了行了!回去!”

    “她不只是在骂我,她也在骂你,你没有听出来吗?”

    “还不是你先开口骂人家的?狐狸精这种话你也能骂出来!”

    “我要疯了!”

    “走啦走啦!”

    在皇甫俊阳的参与下,事情很快就平息下来,不过,唐欣欣却找到了一个刺激邵亚兰的好方法,她也没想到这么排斥撒娇一样的做事说话方式的自己现在也会这么做,而且用的这么流畅,就像从娘胎里出来就已经掌握了一样,唐欣欣打了个哈欠,继续收拾东西。

    “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邵亚兰被皇甫俊阳推搡着进了皇甫俊阳的办公室。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是都已经看到了?”

    皇甫俊阳倒是也毫不避讳二人刚刚的行为。

    “呦呵!你这是什么态度?胆儿肥了是不是?她来这里是不是也有你的功劳啊?说!”

    “看看,结婚以前你就是个仙女下凡,人见人爱,结婚以后,你就是个泼妇,每天除了监视我就是疑神疑鬼,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皇甫俊阳!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花花肠子,论样貌,论能力,我不比她唐欣欣差,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好啦好啦,你既然已经有了危机感,就要好好珍惜在我身边的日子,说不定哪天惹得我心情不好我就休了你!”

    “呦呵,这脾气见长呀!是不是对你太温柔了?休了我?”

    “皇甫总经理,董事长让您去趟办公室。”

    “好,我知道了,这就去。”

    皇甫俊阳整了整衣服,亲了一下邵亚兰的脸。

    “你是我老婆,我不会轻易对你怎么样,但你也看到了,唐欣欣对我还是有感情的,我也一样。”

    说完,走出办公室,走到门口时,扭头对邵亚兰说。

    “一会儿你自己去吃饭吧,我约了唐欣欣。”

    然后就挥挥手,离开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邵亚兰看了一眼皇甫俊阳办公桌的抽屉。

    “哼哼。”

    “爸爸,您找我?”

    “来,坐下。”

    皇甫俊阳坐好后,皇甫天华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文件递给皇甫俊阳。

    “最新的合作方案,和AJ的,你好好看看,中午我请了AJ的欧阳董事长吃饭,你也一起去。”

    皇甫俊阳粗略地翻看了一下合同。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所有的事项都说的很清楚。”

    “对,看来安排唐欣欣来我们公司也算是明智的选择,真是有意思,堂堂的AJ公司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我们。”

    “那中午的饭局唐欣欣去吗?”

    “不知道欧阳董事长有没有安排她,我也不好意思问,你单独见过唐欣欣了?”

    皇甫俊阳点了点头,合上合同。

    “可是爸爸,你为什么把这个项目交给我?你不是已经把我的工作都安排给亚兰了吗?”

    “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交给她做就好了,这个项目对于我们公司可是生死攸关的,如果我们做的很好,那AJ的资源我们就能很好地利用,你毕竟是我的亲儿子。”

    “谢谢爸爸!”

    皇甫俊阳还以为皇甫天华根本就不重视自己,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心里,这件事情也算是让他明白了父亲的心意。

    “美女,可不可以赏光陪我吃个饭?”

    是欧阳亦伟的电话,带着他特有的孩子气的语气。

    “我也正好收拾好了,你在门口等我一下。”

    “好嘞,等你的时候我还可以顺便欣赏一下过路的美女。”

    “切!”

    唐欣欣把头发高高绾起,擦掉色彩浓重的口红,涂上粉嫩粉嫩的淡粉色。

    “真是的,我明明还是这种颜色,为什么非要让我用那么浓的颜色嘛!”

    唐欣欣抿了抿嘴,补了补妆。

    “为了见我专门换了个妆?”

    欧阳亦伟咧着嘴笑,乐呵呵地看唐欣欣一身清爽地从ES出来,招了招手。

    “我可是为了给你面子,以你的身份带我这样一个一把年纪的女朋友岂不是会很丢脸?”

    “谢谢了!”

    欧阳亦伟搂着唐欣欣的腰,满脸宠溺。

    “上车,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唐欣欣上车的时候无意间瞟到了正好出门的皇甫俊阳。

    下一个动作就是环住欧阳亦伟的脖子,送他一个香吻。

    “行了,我还要开车呢!”

    欧阳亦伟嘴上责备着,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