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游戏继续(1)

    更新时间:2018-04-18 10:47:59本章字数:3380字

    皇甫俊阳看着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腻腻歪歪,心里满是挫败感,这么漂亮的女人原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此时却在别的男人的车上亲吻别的男人。欧阳亦伟得意个什么劲!要不是自己一时疏忽,他能有机会接近唐欣欣?皇甫俊阳在心里骂了几遍。

    “欧阳亦伟,你小子别得意!哼!”

    皇甫俊阳掏出手机。

    “爸,我觉得还是问问欧阳董事长比较好,这么重要的场合还是需要唐欣欣在场的,毕竟她是我们这边的人,又和欧阳董事长关系亲近,说起事情来总是对我们有好处的。”

    “行,我打电话问问欧阳董事长,至于让不让唐欣欣出席那就要看欧阳董事长的意思了。”

    “行,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

    “欧阳亦伟,不是想和唐欣欣腻歪吗?我让你得意!”

    “爸,你们这是要出去吗?”

    邵亚兰来找皇甫天华,发现皇甫天华穿戴整齐正准备出门,看样子应该是去一个正式的场合。

    “对,我们出去一下,有事儿吗?”

    “还说和您一起回家吃饭呢,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你自己回去吧,我和俊阳有个应酬。”

    “哦,好,那爸爸路上注意安全。”

    “嗯,好。”

    听到皇甫天华说要和皇甫俊阳出去一下,邵亚兰觉得事情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立刻决定跟上一看究竟。

    “儿子,我现在出发了,你先去那儿,欧阳董事长喜欢提前到几分钟,你代我好好招待一下,我可能会迟一些,路上有点儿堵。”

    “我知道了。”

    “这路上的交通什么时候就能稍微好点儿,这得耽误多少事儿。”

    皇甫天华把手机放在座位上,看了一眼司机。

    “老刘啊,邵亚兰最近有没有单独找过你?”

    “回董事长,戴余森先生倒是最近找过我几次。”

    “戴余森?他找你做什么?”

    “戴余森先生就是从我这里问了一些西西小姐小时候的事情,我告诉他西西小姐从小对蜂蜜过敏,他还表示不相信呢!”

    “老刘。”

    皇甫天华打断了司机老刘的话。

    “你也跟了我这么久了,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你心里应该有底,以后关于我,夫人,西西还有皇甫俊阳的事情别和戴余森还有邵亚兰说太多。”

    “对不起董事长,我以为戴余森先生是西西小姐的丈夫,所以就.....”

    “这次就算了,以后注意点儿。”

    “是,董事长。”

    邵亚兰开着车紧紧跟着,不敢分神,又不敢离得太近。

    司机老刘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邵亚兰的车,他先是疑惑,后来确定,不过,并没有和皇甫天华提起。

    到了约定地点,皇甫天华下车,走了进去,却忘了被他放在座位上的手机。

    邵亚兰也紧跟着停车。

    “老刘。”

    邵亚兰跑到老刘跟前。

    “董事长这是做什么去了?有什么要见的重要的人吗?”

    “董事长的确是要见一个重要的人,不过我不能说。”

    老刘被皇甫天华路上训过之后也知道了把握事情的分寸。

    “是女的吗?”

    老刘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那就没什么要问的了。”

    邵亚兰笑着。

    “没想到爸爸还玩儿这么神秘的东西?”

    邵亚兰正准备离开,座位上的皇甫天华的手机震动了。

    “嗯?这是爸爸的手机?”

    邵亚兰拉开车门,把手机拿在手中。

    “欧阳美玉?”

    “手机我会转交给董事长的。”

    老刘伸出手,示意邵亚兰把手机交给他。

    “老刘。”

    邵亚兰笑的很诡异,食指和拇指捏着手机扔在老刘的手里。

    “好好看着董事长,可别让他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哦!”

    “我会的。”

    邵亚兰恢复了淡定,返回自己的车中,“嘭”的一声关上车门。

    “还以为能跟到什么爆炸性的新闻,浪费了我这么多脑细胞,我总得做点儿什么吧,浪费我的时间,中午饭都没好好吃。”

    邵亚兰把安全带系好,靠在椅背上,长吁了一口气。

    “喂,妈,你忙吗?”

    原来是欧海芳。

    “亚兰呀,你跑哪儿去了,中午都没有人陪妈妈吃饭。”

    欧海芳一个劲儿地抱怨,叽叽喳喳。

    “妈,我也想陪您吃饭,可是我现在没有心情吃饭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俊阳出事了?还是西西出事了?”

    “是这样啊,哎呀,不行,我不能乱说,还是算了。”

    “到底什么事儿?你要急死妈妈呀!”

    “妈,你知道我发现什么了,关于爸爸的。”

    “那个老头子能有什么事情,现在不是谈生意去了?”

    “谈什么生意呀!是和一个女的吃饭呢!神神秘秘的,老刘都不告诉我是谁,要不是我眼尖,发现爸爸的手机没有带,爸爸还准备瞒着咱们呐!”

    “女人?估计是谈生意的合作伙伴吧?”

    欧海芳不相信她那个妻管严的老头子能出去和什么女人吃什么饭。

    “妈,您不相信,您就是太善良了,我就说我不和您说吧,您非要问。”

    邵亚兰故意用神秘的口气和欧海芳说话,欧海芳越听越发慌。

    “那你具体说说是啥情况?”

    “不说了,不说了,反正妈妈也不相信。”

    “快说快说!”

    另一边的欧海芳急着问。

    “那个老头子都背着我学会这一招了,他在哪儿呢!”

    “我给你发个位置,我就在门口呢!妈妈你快来,别让那个女人跑了!”

    “好好好,我现在就出发,你看紧了哈!”

    “好好好,快来!”

    挂掉电话,邵亚兰又拨通了皇甫俊阳的手机。

    “爸爸,你们在哪儿呢?”

    “我们有事,一会儿再打给你。”

    “等等,妈说一会给您打电话,不知道有什么事。”

    “行了,知道了,挂了。”

    过了一会,邵亚兰看到了欧海芳的车停在了她的车后面,欧海芳找急忙慌地跳下车,直奔邵亚兰而来。

    “妈,妈。”

    邵亚兰也迎了上去。

    “我刚才给你爸爸打电话,竟然是关机了,这个老东西为了见女人都关机了。”

    “是吧,我就觉得肯定有问题,快进去看看。”

    邵亚芳拉着欧海芳跌跌撞撞进了酒店,和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到处找皇甫天华。

    “你看到你爸爸了没?”

    “没有啊,妈,你看那边,我看这边。”

    “躲得够隐蔽的,肯定是在包间里。”

    “对对。”

    “请问两位有预约吗?”

    大堂经理已经注意二人很久了,看着四处张望,鬼头鬼脑的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要不就不是什么好事儿。

    “你好,是这样,您这里有没有一位叫做皇甫天华的客人?”

    大堂经理上下打量邵亚兰和欧海芳,看起来也不像是要债的,也不像寻衅滋事的,该不会是来捉奸的吧?

    “你们找皇甫天华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是他的太太,这是她的儿媳妇,我们家门钥匙忘记带了,这不寻思着来找他拿一下钥匙。”

    大堂经理心里打鼓,来找个钥匙都这么惊天动地的,哄谁呢!

    欧海芳见大堂经理不相信,干脆直截了当地说:“那不想你给他打电话,看看我们骗你了没有。”

    “那你们等会儿。”

    大堂经理进包间去找皇甫天华,邵亚兰那和欧海芳慢慢跟在后面,终于发现了皇甫天华所在的包间号。

    “皇甫先生,外面有两位女士说是您的家人,忘记带家门钥匙了,想找您拿一下。”

    “我的家人?谁啊?”

    “皇甫董事长,您的家人可是无处不在呀!”

    没错,欧海芳确信自己没有听错,的确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个妩媚的女人的声音。

    “皇甫天华!”

    邵亚兰拉也拉不住,欧海芳直接就把包间的门踹开了,眼前的一幕让她更加恼火:皇甫天华正站起来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倒酒,这个女人着装时髦大气,与自己不相上下,要是严格来说,比自己还强一点儿,只是那么一点点。

    “欧海芳?你怎么会来这儿?快回去!”

    “回去?回去给你们孤男寡女创造机会?”

    欧海芳揪着皇甫天华的衣领,怒气冲冲。

    “好的不学,跟狐狸精你倒是学的挺快呀,”

    大堂经理都看呆了,果然是来捉奸的。

    “妈,妈,你先把手放开。”

    邵亚兰表面上是在拉架,实际上一直在把欧海芳往皇甫天华的身上推。

    这乱七八糟的现场并没有影响了欧阳美玉的心情,她还是优雅地举起杯,细细品尝杯中的红酒。

    “妈?你们干嘛呢!”

    皇甫俊阳一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这热闹的画面,全家到齐。

    “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俊俊,你怎么也在啊?”

    欧海芳一脸的不可思议。

    “和我爸请人家章董事长吃一顿饭,你们在这儿凑什么热闹呢!”

    “真是谈工作呢?”

    “要不然呢?我们还能谈别的不成?”

    皇甫俊阳哭笑不得,老妈怎么变得神经兮兮的。

    “哦!那没事儿了。”

    欧海芳的态度好真实,收放自如,从容自在。

    “那没事了,我们就是出来闲逛一下,这不是正好看到你们了,来打一下招呼,是吧,亚兰?”

    大堂经理心里乐开了花,这个女人的演技真够强的。

    皇甫俊阳明白了这都是邵亚兰出的馊主意,就自己这个老妈的智商怕是还到不了来找茬儿的程度。

    “那逛完了就回去吧,下午还得上班。”

    “对对。”

    “等等,你们不是来拿钥匙的?”

    “不了不了。”

    欧海芳连忙摆手。

    “我们又钥匙了,刚才忘记了。”

    邵亚兰拉着欧海芳灰溜溜地离开了。

    “你老婆保养的真好,一看你就是个好男人。”

    喝了些红酒的欧阳美玉脸颊微微发红,皇甫天华竟看得眩晕。

    “要说我爸,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男人,这么多年对我妈,对我们兄妹二人,好的没话说,对工作那更是,所以,您把这个项目交给我们肯定放心。”

    “好,那咱们就来重新好好聊聊。”

    皇甫俊阳重新坐回座位,用桌上的湿巾擦了擦手。

    “董事长,那个,这次唐欣欣不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