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有人加入游戏(2)

    更新时间:2018-04-21 22:45:41本章字数:3175字

    吴小雪可真是个缠人的小妖精,自打见了欧阳亦伟就寸步不离的,除了上厕所,就连他洗漱、吃饭、倒垃圾,她都要黏在跟前,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搁谁谁受得了这么个美女每天深情地望着自己,可欧阳亦伟偏偏就不吃她这套,身不由己了,但新总能是自己做主的吧!

    这不,吴小雪又拉着欧阳亦伟陪自己逛街买衣服了,从美国一回来就是买买买,吴小雪总有买不完的衣服、包包和化妆品,吴小雪给自己买了挺多,给欧阳亦伟也买了不少,花钱丝毫不手软,果然有钱人的世界一般人还真的是理解不了,吴小雪甚至还精心为欧阳亦伟挑选了布满花纹图案的棕黄色内裤。

    “我要你时时刻刻都能想起我,所以,收下喽!”

    吴小雪拎着那条内裤在欧阳亦伟眼前晃了几晃,羞得欧阳亦伟拉着吴小雪赶紧离开。

    “好久没来逛逛了,看来这些衣服也没有最新的款式嘛!”

    皇甫西西和戴维森正好也在这里逛街,是戴维森先看到欧阳亦伟和吴小雪的。

    “你这初恋情人艳福不浅啊!”

    戴维森摇了摇头,把皇甫西西的脸别过去。

    “初恋情人?”

    皇甫西西还没有意识到戴维森指的是谁,定睛一看,好家伙,欧阳亦伟衣冠楚楚的,吴小雪倚在他的身上,满脸娇羞,好不亲密,欧阳亦伟看起来也并不抗拒。

    “你告诉我,那个是不是欧阳亦伟?”

    皇甫西西狠狠掐了一把戴维森。

    “哎呦!痛痛!是不是你不会自己看!”

    “那就是了!过分!脚踏两条船!竟然还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真是可恶!”

    “喂!你想干嘛!”

    戴维森拉住皇甫西西的手。

    “你还管这闲事?不是和唐欣欣势不两立?狗抓耗子,多管闲事!”

    “那是我们俩之间的私事,但别人欺负她,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管!这是我做人最基本的底线!”

    “干的漂亮!去吧!我支持你!”

    戴维森突然很欣赏这个女人,别看她很任性,倒是还讲点儿义气,也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搅蛮任性。

    皇甫西西叉着腰就冲了上去,敢让她看到,后果是非常非常严重的!

    “咚!咣!”

    皇甫西西瞅准了机会,对着吴小雪狠狠撞过去,顺便用尽全身的力气踩了吴小雪一脚。

    “哎呀!痛!”

    被西西这么一撞,吴小雪差点儿摔倒,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不长眼啊!走路都不看的,瞎了呀!踩得这么狠!和我有仇啊?”

    吴小雪就是一顿乱骂,皇甫西西穿的可是尖跟的高跟鞋,被踩一脚可是要了老命的。 

    “还真是个泼妇!”

    戴维森叹气。

    “不好意思,我的眼睛是用来看人的,别的乌七八糟的东西一概看不到!”

    “你骂谁呢!你才是东西!”

    “那这么说,你就不是个东西?我知道你不是个东西,不用这么快承认的吧?”

    皇甫西西把散在额前的头发别在耳后,仰着头欣赏自己的“杰作”。

    “小雪,她又不是故意的。”

    欧阳亦伟看到是皇甫西西,一阵尴尬袭来。

    “错,我就是故意的。”

    皇甫西西打断了欧阳亦伟的话。

    “我就是见不得有些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脚踏两只船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你说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吴小雪听得出来,她指的是欧阳亦伟,肯定容不得皇甫西西这么说欧阳亦伟的。

    皇甫西西看着欧阳亦伟。

    “你说,我指的是谁?”

    “小雪,咱走吧,姑姑还在家等着我们呢!”

    欧阳亦伟拉着吴小雪想赶紧离开。

    “别走呀,你这是风流倜傥,藕断丝连呀!姑姑?这么快就改变称呼了?速度真是够快呀!”

    “西西,你在这儿呀!看衣服看得跑哪儿去了,害得我好找。”

    戴维森见状赶紧来解围,以皇甫西西的脾气,不把吴小雪和欧阳亦伟气个半死,她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看什么衣服啊!眼前就是一出好戏,我看咱们得搬把椅子坐在这里好好欣赏欣赏。”

    “你叫什么来着?哦,对对,什么雪,你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是别人的男人了!你惦记着别人的东西有用吗?不对,也许有用,因为某些人还是贼心不死,我呢,劝你趁着年轻,趁着还有那么点儿姿色,赶快找个新鲜的,别在这么一颗歪脖树上吊着。”

    皇甫西西阴阳怪气地说着。

    “你你…...”

    “你什么你!他的女朋友你见过吗?叫唐欣欣,论气质论样貌,哪样都不是你能比的,所以你要是还有脑子,就应该知难而退。”

    “我见过了,也没有那么漂亮!也就是一般般嘛!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吴小雪嘟哝道,前一秒还张牙舞爪,下一秒就败下阵来,其实,吴小雪也不是个狠角色,只不过在受气受惯了的唐欣欣面前显得有那么点儿厉害罢了。

    “你再说一句!你再说一句试试!”

    还没等吴小雪把最后几个字的尾音说清晰,皇甫西西就用最快的速度挽起袖子,准备和她一决雌雄。

    还好戴维森眼疾手快,扯着西西的头发就离开了。

    “放开我!你扯我干嘛!都把我扯痛了!”

    皇甫西西好没有从争吵中缓过劲儿来,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成为最后的胜者了,却被没有眼色的戴维森破坏了。

    愤愤不平的还有吴小雪。

    “不逛了,回去!”

    吴小雪撅着嘴,跺着脚,撞开欧阳亦伟,离开了。

    “好好的一天,还碰见个疯女人!”

    “姑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和欣欣都快结婚了,你咋把吴小雪放我旁边,这不是成心让欣欣难堪吗?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趁着吴小雪去卫生间的空档,欧阳亦伟溜进欧阳美玉的房间,质问欧阳美玉到底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我能怎么想,你俩不是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时间?”

    欧阳美玉漫不经心地翻看手机,随口回答欧阳亦伟的问题。

    “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那又怎样,虽然我也喜欢欣欣,但小雪的学历和样貌哪个不比欣欣强,对你的工作是很有好处的。”

    “姑姑,你不是这种人呀!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欧阳亦伟激动地站起来。

    “您最好让小雪马上离开这个家!如果您不方便说,那就我去说!你怎么恩你那个说出这些话呢!您不是那些事情啊!”

    “站住!”

    欧阳美玉喝住在气头上的欧阳亦伟。

    “这不仅仅是我的意思,也是你那早早就撒手人寰的爹妈的意思,你如果还有一点儿孝心,就不能违背了你爹妈的心意!”

    欧阳美玉知道欧阳亦伟是个孝顺孩子,是不是搬出他爹妈,作用还是看得到的。

    “要不是小雪当年和你赌气,去了美国,一下消失这么多年,我也不会同意欣欣住进咱们家,就更不会同意你们两个的事情。”

    唐欣欣正巧路过门口,听到欧阳亦伟和欧阳美玉的对话,心情一下沉到了谷底,她原本以为欧阳美玉的热情只是因为许久不见吴小雪了,没想到欧阳美玉还有这样一层打算,那这样看来自己憧憬、依赖的欧阳美玉和那些把自己撕裂的人们都是一样的。

    如果这个时候,欧阳亦伟再坚持一下,哪怕是一个字,她也不会这么绝望,可是唐欣欣得到的欧阳亦伟的回答是:“好吧。”

    “好吧?”

    多么可笑,多么决绝的两个字,唐欣欣抹了一把泪,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欧阳亦伟没有照理来叫唐欣欣起床,唐欣欣却意外地自己先醒来了,坐在床边愣神了一会儿,听到门外响起几声嘭的关门声

    “到时间了。”

    唐欣欣苦笑了几声,站起身,拎起包,出门。

    那一天,唐欣欣和皇甫天华递交了辞呈。

    皇甫天华似乎没有意料中的吃惊和不解,他没有打开放油辞职书的信封,简单的瞟了一眼,就把它扔进了抽屉里。

    “我知道你迟早会有这么做的一天。”

    唐欣欣很开心,起码皇甫天华没有问她原因,没有试图虚伪地挽留她,,没有大张旗鼓地告诉公司的每一个人她如何风光的来,又是如何落魄的去。

    “那我走了。”

    “好。”

    那一刻,唐欣欣竟然觉得庆幸,庆幸自己还没有和欧阳亦伟结婚,可以走的这么潇洒。

    “皇甫董事长。”

    “欧阳呀!有什么事儿吗?”

    “唐欣欣去上班了吗?我给她打电话没有人接。”

    “你们不是住在一起吗?怎么会来问我呢?”

    “早晨还好好的,就突然失踪了。”

    “她辞职了。”

    “辞职?什么时候的事情?”

    “几个小时之前吧?”

    “嘟嘟…...”

    欧阳亦伟的电话挂断了。

    欧阳亦伟开车奔回家中,唐欣欣的卧室空荡荡的,看来是早就准备离开了。

    唐欣欣的电话还是打不通,一直占线,后来干脆就是关机。

    欧阳亦伟坐在收拾的一尘不染的床上,冰冷的床榻清清楚楚地提醒着欧阳亦伟,那个每天早上赖在床上等着自己这个闹钟来叫醒她的女孩子不见了,这次是真的不见了。

    除了她的衣服,欧阳亦伟送她的戒指也摆在梳妆台上。

    “亦伟啊!我听阿莱说你今天突然从公司跑了,回家了吗?”

    “姑姑。”

    刚说出姑姑两个字,欧阳亦伟就哇哇大哭起来,夹杂着连续的不间断的啜泣和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