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有人加入游戏(3)

    更新时间:2018-04-22 09:51:08本章字数:3762字

    “怎么了?怎么了?”

    欧阳美玉听着哭声儿,还以为欧阳亦伟出车祸了,赶紧询问情况。

    “是撞了吗?撞的严重吗?你有没有受伤?车子坏了不要紧,人没事就好。”

    “姑姑,欣欣走,她真的走了,突然就走了。”

    欧阳亦伟哽咽着说完这句话,欧阳美玉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太懂,走了是什么意思?”

    “她辞职了,电话打不通了!”

    欧阳亦伟的哭泣声越来越大,大到欧阳美玉把手机离开耳朵很远还听得无比清晰,这孩子是怎么回事?走就走了吧,一个大男人,因为一个女人,哭成这样,成什么样子!

    “亦伟,别哭了,我一个女人都没有哭成这样,你哭什么啊!你放心,她除了这里没有地方可去,定一定心肯定就会回来了,估计是见小雪来了,心里不太舒服吧,散散心就好了。”

    “不是的,姑姑,她不会回来了,衣服都拿走了,不会回来了!”

    “不用大惊小怪,她晚上就会回来的,下班后陪小雪去买点儿东西,马上就要来AJ上班了,必要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说完,欧阳美玉就果断挂断了电话,她可不想再听欧阳亦伟唧唧歪歪。

    离开欧阳亦伟家的唐欣欣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挤上了最先来的一趟公交车,很久没有挤过公交车了,那袭来的亲切感伴随着一些乘客异样的眼光,让她很不舒服。

    唐欣欣努力往公交车的最后面的台阶上挤过去。

    “哎,你们看这个女的眼熟不?”

    “哪个?哪个?”

    “就拉行李的那个么!”

    “好像是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们说像不像那个被ES皇甫总经理踹出门的没过门儿媳妇?”

    “别说,还真像。”

    “你们看,她把头低下了!”

    “那肯定就是她了!看那个样子,一看就是做贼心虚。”

    唐欣欣耳朵里钻进这些闲言碎语,扎的耳膜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人还是没有彻底忘记她,每一个人都不愿意放过她,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要背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又不是她的错,为什么自己要忍受这下指责?

    “我听说,她后来被一个富二代好心收留了,以为又能嫁进豪门成豪门媳妇儿了,不过看这样子是又被甩了,啧啧啧,真是可怜啊!”

    “老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去勾引人家,结果被人家赶出来了。”

    “就是,不是谁都能当豪门媳妇儿的,她以为就那么容易呢?”

    那些人肆无忌惮地议论着唐欣欣,适时地表现着自己恰到好处的演技,被丑化了的形象倒像是对唐欣欣的一种略带尊重的怜悯,勾引?真是抬举自己了。

    见唐欣欣始终不言,没有更进一步的躲闪,也没有相反的激烈的辩解,那些无聊的“乌鸦们”停止了他们的聒噪,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终于,可以安静一点儿了!

    唐欣欣扶着扶手,身体随着公交车的频率摆动,就算是急刹车,她也站的稳稳当当。

    “果然是做什么事情都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呀!呵!任性果然不是一个好东西。”

    唐欣欣心里泛起一丝酸楚,联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唐欣欣更是悲从中来,有了 身孕的喜悦之情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更何况现在自己真的是无依无靠,不能舔着脸去求那些想要看她笑话的人的帮助。

    “离开的是不是太任性了,不就是多了一个女人了吗?自己委曲求全一下,忍气吞声一下,不就过去了吗?孩子就有了父亲,有了母亲,无论父亲是不是爱他的母亲,但总是双亲都在。现在可好,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去了,我该在哪一站下车,该去往何处?谁能来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唐欣欣迷茫无助,有些人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唐欣欣的父母突然有些怀念有唐欣欣在的日子,有很久没有去打扰过女儿的生活了,也许是心底里还存在着亲情的牵绊,王云云也没有再闹过,自从唐欣欣重新回到众人的视线中,这两位名义上的父母就安分了些,不知道具体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王云云和唐农克的的确确是安分守己了一些,虽然心里还是对小海丢失的事情耿耿于怀,但对唐欣欣也产生了一种对女儿的所谓的亲情。

    唐欣欣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这便是她做出要回到自己父母身边的决定的理由,看来到头来还是要回去的,不管发生过多少不愉快的事情,不管当初多么想断绝母女、父女关系,现在,还是最先想到回到他们身边。

    “小海,你看到姐姐这么做,会不会怪姐姐?”

    唐欣欣站在唐农克和王云云的家门口,也算是她的家门口,她想的是,只要抬一抬手,简单地摁一下门铃,尽管会挨骂,但最起码今晚就有了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这是一笔多么划算的买卖。

    “叮…...”

    门铃声只响了一秒,门就打开了,是王云云,盘着头发,系着围巾,脸色蜡黄,额前还有耷拉的几根白发。

    “欣欣?你怎么来了?”

    王云云已经记不清上次这么亲昵地称呼唐欣欣是什么时候了,现在,自己的女儿就这么肿着眼睛,披头散发,满脸倦容地站在自己面前,该喜吗?该发火吗?还是该扑上去诉说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是如何如何思念眼前这个自己根本不想认的女儿。

    “妈......”

    只说出这一个字,唐欣欣已经泣不成声。

    “妈!爸!”

    唐欣欣一直想正常地满含深情地喊出这两个字,现在终于如愿了,不管她的爸爸妈妈是不是愿意认她这个女儿,她现在真的只想喊这两个字。

    “孩子他爸!孩子他爸!你快过来!”

    王云云赶紧招呼坐在里屋的唐农克。

    “你看看孩子这是怎么了?”

    唐农克跌跌撞撞从里屋冲出来。

    “来来,进来!”

    唐农克伸手接过唐欣欣的行李,放在客厅拐角,转身把门关好,王云云拉着唐欣欣的手坐在沙发上。

    “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为什么这个点儿跑回来了?”

    “妈,我辞职了,我没有地方去了。”

    唐欣欣在外人面前憋了太久,在自己的爸爸妈妈面前放声大哭。

    “怎么会没有地方去呢?你不是要和那个叫欧阳亦伟的结婚了吗?怎么会没有地方可去呢?你这是在说什么胡话呀!”

    “是真的,我没有地方可去了,我们结不了婚了,他有了别的女人。”

    唐欣欣哭哭啼啼说出事情的原委。

    “真是太过分了!”

    唐农克“啪”一拍桌子。

    “我还以为他是个好东西!我找他算账去!”

    “行啦!你着什么急?”

    王云云倒是镇静的很。

    “我们这么闹上去,不是显得我们没有教养!万一,万一欧阳亦伟报了警,我们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这种男人,不要也罢!我们欣欣还怕找不到人嫁?”

    “可是…...”

    唐欣欣懦懦地说。

    “可是,我怀孕了。”

    “......”

    沉默几秒之后。

    “欧阳亦伟的?”

    “嗯。”

    一个字把王云云和唐农克堵了回去,再次沉默几分钟后。

    “孩子你生下来,我们养!”

    这是唐农克的意思。

    “你是不是疯了?未婚先孕诶!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这是王云云的意思。

    “那怎么办?这也是一条命呀!既然有了,我们就得让他活下去!”

    “说得轻巧,孩子生下来谁养啊?欣欣也没有工作了,你让他们娘俩喝西北风去呀!”

    唐欣欣垂着头,听王云云的唐农克争吵不休,手里的卫生纸团已经被眼泪浸湿,鼓足勇气打断他们的争吵。

    “不行的话我就去把孩子打了。”

    “不行,那是我们的外孙,留下!”

    这是唐农克拍板做决定最坚决的一次。

    “就是,你把孩子大了不仅仅是对这个孩子不公平,对你自己的身体伤害也很大,你们俩都是无辜的,他欧阳亦伟活得逍遥自在,让你们娘儿俩承担这一切的后果,凭什么!”

    这一次,王云云和唐农克倒是站在了自己女儿这边。

    皇甫俊阳这几天可是着急上火的,萌生了想和唐欣欣旧情复燃的想法,被扼杀在了萌芽期,邵亚兰那个女人一天比一天疯狂,把着她自己的钱不说,连皇甫俊阳的钱也想管,他有多少钱她都清清楚楚。

    每天他们的对话就是:

    “钱给我,身上不能超过五百。”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是不是见哪个女人去了?”

    “刚才你为什么要一直看后面那个女的?”

    万般“蹂躏”之下,皇甫俊阳也会起义,但是也只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的。

    “在你身上可一点儿找不到以前的影子了?你以前可是大家闺秀!”

    “你怎么夸我都没用,钱交出来!”

    怎么着自己也是个总经理级别的,怎么能轻易屈服于一个女人!

    “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一个男人!”

    皇甫俊阳大吼。

    “知道自己是个男人就该做男人该做的事情,别整天就知道惦记别的女人。”

    邵亚兰一句话噎得皇甫俊阳喘不上气来。

    唐欣欣离开公司,最高兴的莫过于邵亚兰了,不仅是少了一个工作上的竞争对手,还少了一个感情上的隐患,一箭双雕。

    回了自己家的唐欣欣却没有那么轻松愉快,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也渐渐瞒不住了,她还是躲着不愿意见人,整日里不是愁眉不展,就是躺在床上不停叹息。

    还好有戴维森时不时来看看,和她说说宽心的话,也算是帮衬着唐农克和王云云看着唐欣欣,不会让她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要说戴维森,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刚到ES的时候,还和邵亚兰一起想方设法的陷害自己,现在却来帮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谋划什么。

    唐农克和王云云越看戴维森越顺眼,这孩子长得帅气,眉眼间和他们还有点儿相像,也机灵,虽然说手上也算不是完美,但并不妨碍对他整体的好感。

    若是唐欣海还活着,应该和他年纪差不多吧!

    唐农克和王云云每次见到戴维森总会触发一阵伤感。

    况且,唐欣欣离开公司的一个月后,戴维森便来这里找到了她,那个嘴上说爱唐欣欣爱得如何深的程度的欧阳亦伟,却还是静悄悄的,一看就是虚情假意。

    “戴先生,这几天真是麻烦您了,您那么忙,还总是来看欣欣,辛苦了!”

    “阿姨,别这么客气,我和叔叔阿姨也算是一见如故,和欣欣也算是半个朋友,尽我所能帮助她也是应该的。”

    这话真是说到王云云心坎儿里了,突然有了一种想把他当儿子的冲动。

    “我给你买了你爱吃的烙饼。”

    “我给你带了你爱吃的红枣粥。”

    “看,你不是一直想吃草莓吗?满满一大箱!”

    “欣欣,你不开心,肚子里的宝宝也会跟着不开心的!”

    戴维森的话没有停止过,对唐欣欣的关心也没有停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