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有人退出游戏(1)

    更新时间:2018-04-23 11:36:10本章字数:3410字

    “外面的太阳可好了,要不要出去晒晒?给你和孩子补补钙。”

    戴维森化身妈妈的角色,每天和念经一样在唐欣欣耳朵跟前念念叨叨,听得唐欣欣真想抓起枕头狠狠砸过去,给他点儿颜色瞧瞧,不过,不能如愿,她不能这么做,因为此时的戴维森正伏在她的肚子上感受孩子的心跳,不知道的还以为戴维森是孩子的父亲呢,戴维森还真是有点儿做父亲的潜质,唐欣欣想,西西应该也很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母亲吧?

    她想询问一下戴维森和皇甫西西不要孩子的原因,又觉得这种事情自己插手不太合适,勉强忍住了,生不生孩子那是他们的私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马路对面的那家咖啡厅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一个没有门的空架子,凋零破败地杵在那里,看起来心酸得很。

    在戴文森的软磨硬泡下,唐欣欣终于耐不住性子,提出来想去走走,结果还是要去那个空壳子里坐一坐,好缅怀一下可怜的过去。

    戴维森也不好阻拦,任由唐欣欣按着她自己的意愿来。

    戴维森站在门外,唐欣欣一个人挺着大肚子扶着剥落墙皮的墙进去。

    “你小心啊!这个房子正准备装修,屋顶上随时会有东西掉下来!看你有了孩子,可别砸住你了。”

    好心的路人提醒唐欣欣。

    唐欣欣点点头,表示感谢。

    一个人的善举就是这样,会在不知不觉中感动到一颗凉透了的心,陌生人都有这样的善举,那些自己放在心里的人,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你要是有任何不适的话,要赶快告诉我,我就在门外等你,随叫随到!听到了吗?”

    唐欣欣放开戴维森抓住的手,径直走了进去,她还要忙着回忆过去,没有心情理会戴维森的玩笑,如果有任何意外,她想她应该不会去叫外面的戴维森,而应该只会自己去承担所有的后果,去忍受所有的痛苦和折磨,她一直都是这样,现在和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戴维森在门口踱着步,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这不是热脸贴冷屁股嘛!唐欣欣的性子他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有不舒服的时候喊自己?简直就是做梦!谁说不是,自己就像往上贴,和当初贴皇甫西西的时候的感觉可不一样,那种不情愿地,算计来算计去的热情,哪比得上现在。

    戴维森的心里一直有一种奇怪的使命感,他想保护这个叫唐欣欣的女人,从第一次见她,从第一次听说她的故事,他觉得他们老早就相识了,而且不仅仅是简单的相识,从心底里感觉到是有一种近乎血浓于水的亲情在,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这个叫唐欣欣的女人和自己模糊的过去有抹不开的关系?是什么关系?自己一定要探究个清清楚楚!

    不知道为什么,皇甫西西的性格最近变得很柔和,不再那么嚣张跋扈,张牙舞爪,咄咄逼人,戴维森以为是上次看到吴小雪和欧阳亦伟受了刺激,不过,原本,皇甫西西就是一个乖巧伶俐的女孩子,只不过是出于保护自己,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最近怎么样?”

    一次,皇甫西西突然问戴维森。

    “谁啊?”

    “唐欣欣呀,我知道你这几个月一直去找她,她怎么样?”

    皇甫西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戴维森。

    “西西,你都知道了?”

    “凭我的聪明才智,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做过什么事情?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告诉我哥哥,没有告诉邵亚兰,没有告诉我爸我妈,没有告诉任何人。”

    “西西啊!”

    “我知道你想和我说什么,一开始我真的很恨她,可是我现在已经放下了,我和你结婚这么久了,我已经不再爱欧阳亦伟了,可是,我把唐欣欣当成我的朋友,是那种可以掏心掏肺的朋友,其实一开始就是,只不过我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原谅她和欧阳亦伟联合起来欺骗我。”

    “嗯,她的预产期快到了。”

    “孩子的父亲是欧阳亦伟吗?”

    戴维森仰躺在沙发的靠背上。

    “果然。”

    皇甫西西钻进戴维森的怀里。

    “我和你一起等着那个孩子出生。”

    戴维森拍拍西西的肩膀。

    他知道皇甫西西的心思,但他没办法允诺她,他没有办法昧着良心说他想要属于他和皇甫西西的孩子。

    “咚咚咚,咚咚咚!”

    “谁呀?敲门跟卸门似的。”

    王云云放下手里的活,走去开门,只拉开一条小缝,就又“嘭”的关上了。

    “阿姨,您让我进去,我知道欣欣在家!您就让我进去吧?”

    欧阳亦伟终于找到了唐欣欣,有件事情他必须当面和她说清楚。

    “我们家不欢迎你,你走吧!”

    王云云隔着门,对门外的欧阳亦伟吼道。

    “咚咚咚,咚咚咚!”

    欧阳亦伟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妈,你就让他进来吧,他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说。”

    唐欣欣有气无力地对王云云说,王云云无奈,只得将他放进来。

    “你想说什么?”

    唐欣欣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走路有些费力,身体向后倾,看上去稍一不注意就有摔倒的可能,她的脚肿的很厉害,拖鞋被撑开,嵌在脚上。

    “你……你这是……”

    欧阳亦伟被唐欣欣的样子吓了一跳,几个月不见,她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请坐。”

    唐欣欣也不生气,客气地请欧阳亦伟坐下。

    “我行动不方便,你就随意吧!”

    欧阳亦伟慌里慌张地找了把矮凳坐着。

    王云云怕欧阳亦伟来了,唐欣欣情绪激动做出什么傻事来,也不做自己的事情了,守在唐欣欣旁边。

    “妈,我没事儿,您去忙吧。”

    欧阳亦伟找到这里来,肯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和自己讲,妈妈守在一遍,让欧阳亦伟怎么开口。

    “我怕有些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东西,发起疯来乱咬人,伤到了你怎么办?”

    王云云咬牙切齿地瞪着欧阳亦伟。

    欧阳亦伟不敢插话,也不敢争辩,两只手来回搓着,低着头不说话。

    唐欣欣觉着好笑,王云云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词,说起来一套一套的。

    “妈,真没事儿,您出去吧,有事儿我叫您。”

    在唐欣欣的坚持下,王云云只好出去。

    “你妈妈变了,对你不那么凶了。”

    欧阳亦伟似笑非笑地对唐欣欣说。

    “是啊,变了,都说血浓于水,恐怕指的就是这样吧!”

    “嗯。”

    欧阳亦伟又低下了头。

    唐欣欣看见欧阳亦伟口袋里像是揣着什么东西,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坐着矮凳,那东西快掉出来了,看上去像是请帖一样的东西。

    “那是你要给我的吗?”

    唐欣欣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欧阳亦伟赶紧往口袋里塞了塞,掩饰自己的心慌。

    “没有,不是。”

    尴尬在空气中弥漫开了。

    “哦。”

    唐欣欣也不勉强他。

    “果然,我们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吗?”

    欧阳亦伟小心翼翼地询问。

    唐欣欣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期待。

    “这孩子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必在意。”

    唐欣欣把欧阳亦伟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斩钉截铁地拒绝。

    “胡说,你之前不是告诉我你怀孕了吗?再说,除了我,你还有过别的男人吗?我是这孩子的父亲吧!”

    “真好笑。”

    唐欣欣的情绪有了明显的波动。

    “只允许你有别的女人,就不允许我有别的男人?”

    “欣欣,我知道这是你赌气的话,你没必要这样,我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至于吴小雪,你知道那是……”

    “打住,我不想听。”

    唐欣欣皱了皱眉,刚才是激动了,肚子有了不舒服的感觉。

    “你们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你们家的事情也不用和我解释,我没有那个心情和精力来理会你们家那一堆破事儿!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你就回去吧。”

    唐欣欣下了逐客令,不过欧阳亦伟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欣欣,你和我说句实话,这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不是。”

    “欣欣!”

    “你出去!我说过不是了!这个孩子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给我滚!”

    唐欣欣嘶声力竭地大喊,她的心在泣血,像垃圾一样丢了自己,现在又来质问孩子是不是他的?打了自己巴掌又来摸自己?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王云云听到女儿的叫声,拎着菜刀冲了进来。

    “是不是这个狗东西欺负你了!”

    欧阳亦伟一看王云云举着明晃晃的菜刀,一下没了底气,想要后退,不小心被凳子绊倒,摔在地上,额头被凳脚磕破,渗出了血。

    唐欣欣别过头不看他,这样才能克制自己想要扑上去查看他伤势的冲动。

    请帖从欧阳亦伟的口袋里滑落,落在王云云的脚边,王云云弯腰拾起。

    好家伙!喜帖!欧阳亦伟和一个叫吴小雪的女人?

    “欧阳亦伟,我问你,这个吴小雪是谁?又是你从哪儿搜罗的野女人?”

    王云云手里的菜刀在欧阳亦伟的眼跟前就这么晃来晃去。

    “阿姨,阿姨,你把菜刀拿开,我害怕。”

    欧阳亦伟捂着额头,往后又退了几下。

    “哎呦喂,你这还有怕的?”

    说是这么说,王云云还是把菜刀背在身后,这万一一个不小心,出了人命可怎么得了!

    “妈,拿过来。”

    唐欣欣看着手里的喜帖:

    欧阳亦伟先生,吴小雪女士诚挚邀请您……

    唐欣欣没有再往下看,泪水充斥着她的眼睛,滚烫滚烫的,灼得她心疼。

    “祝贺你啊!”

    唐欣欣嘴唇哆嗦着,喜帖被眼泪打湿,字迹模糊成一片,却还是固执地不肯承认自己的绝望。

    “小雪她……”

    “小雪?这么亲密的称呼?”

    忽然,肚子一阵紧痛,肠子绞在一起的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密密的汗珠和额头上突出的青筋。

    “欣欣,怎么了你这是?”

    “妈,我肚子疼。”

    “肚子疼?怎么突然肚子疼了呢?”

    “欣欣,你怎么了?我看看。”

    欧阳亦伟爬过去要查看一下唐欣欣的情况,被王云云一把推开。

    “你别碰她!”

    “啊!好痛!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