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有人退出游戏(2)

    更新时间:2018-04-24 10:43:17本章字数:3363字

    唐欣欣彻底大叫起来,撕心裂肺地大叫,她感觉身体都要被撕裂了,双腿下面出现了刺眼的红色,汩汩流出,刺眼、刺心。

    “阿姨,咱俩就别争了,快送欣欣去医院吧!拖的久了怕出什么意外呀!”

    “对对,医院,医院,可是咱们怎么去呀?”

    “走,我有车。”

    “好好,太好了,快走!”

    欧阳亦伟抱起唐欣欣直奔医院,这过程中不小心崴了脚,他也顾不上,现在一心就在唐欣欣的身上、肚子上。

    欧阳美玉的电话这个时候打了过来,吴小雪找不到欧阳亦伟,便来寻求欧阳美玉的帮助。

    “亦伟啊,你在哪儿呢?小雪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你不是说给谁送喜帖了吗?送完了吗?”

    “完了,完了,我临时有点事儿,办完了事儿就回去,姑姑,您不用担心我,告诉小雪一声,我忙完就回去。”

    欧阳美玉的电话打得还真是及时,前脚唐欣欣被送进产房,后脚就打了过来,欧阳亦伟怕王云云瞎想什么,专门躲在了一个角落里打电话,压低声音,手拱起来,捂着手机话筒。

    “你在哪儿呢?这么小心翼翼的?”

    欧阳美玉听得出来欧阳亦伟的异常,便问他到底在哪里。

    “没什么,这里环境比较安静,所以我也比较小声。”

    欧阳亦伟当然不会对欧阳美玉实话实说他在哪里。

    “行吧,快回来吧,家里一堆事儿等着你呐!小雪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我也顾不上,你也不说帮帮我们,还到处乱跑!”

    “行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马上就回去。”

    欧阳亦伟现在哪有心情管什么婚礼的事情,现在一心扑在唐欣欣,特别是唐欣欣肚子里那个孩子身上,那个肯定是他的孩子,当初唐欣欣告诉他她怀孕了一定不会是骗他的,肯定是真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欣欣怎么样了?”

    唐农克接到王云云的电话也匆匆赶了过来,因为担心女儿的安慰,他也顾不上累不累,急匆匆赶来。

    “孩子没事儿吧?孩子没事吧?”

    “刚被推进去,还不知道情况呢!真是急死人了!这可怎么办?万一。。。。。。万一。。。。。。”

    “别瞎说!肯定不会有事儿的!不是,我出门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成这样了呢?后来谁来过?” 

    “还能怎么回事儿!还不是被某些人气得!”

    “谁气得?”

    “呐,就是他!”

    唐农克转身看到了欧阳亦伟,还没有问缘由,反手就是一巴掌。

    “你个龟儿子!你还敢来!你是不是知道欣欣活着很不甘心呐?你是不是要害死她才甘心呐!”

    欧阳亦伟舔了一下嘴角,咸咸的,是血。

    “你好,我想问一下,这家的人去哪里了?”

    戴余森来找唐欣欣,顺便给她带些吃的和生了孩子以后会用到的东西,可是门大敞着,人却不在,便敲开邻居的门,询问情况。

    “哦,你说他家啊,去医院了。”

    “医院?是谁病了?”

    “好像是他家女儿要生孩子了。”

    “生孩子?”

    “对,生孩子,不懂生孩子是什么意思吗?”

    “您知道是哪家医院吗?”

    欧阳美玉的电话又来催了,看来欧阳亦伟是不得不离开了。

    “那个,叔叔阿姨,我得回去了。”

    王云云和唐农克坐在椅子上,黑着脸,怒气冲冲。

    “走吧,走吧!本来就没有人求你来。”

    王云云哼哼了两声。

    “回去陪你的野女人吧!”

    欧阳亦伟本来是想和他们解释一下吴小雪不是他找的野女人,后来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解释的好,解释只会越描越黑。

    “行吧,欣欣这儿就辛苦叔叔阿姨了,我一会儿再来。”

    “什么?你还想来?”

    康农克“腾”地站起来,被王云云拉住了。

    “叔叔,阿姨,我刚得到消息,欣欣怎么样了?”

    戴余森和欧阳亦伟打了个照面,彼此点了一下头。

    “那我走了。”

    欧阳亦伟离开后,王云云拉着戴余森的手,让他坐在自己和唐农克身边。

    欧阳亦伟回到公寓后,欧阳美玉和吴小雪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电视。

    “亦伟哥,你回来了!”

    吴小雪浅笑着迎了上去。

    “嗯,回来了。”

    欧阳亦伟无精打采地回应着。

    “你的额头怎么了?”

    吴小雪注意到了欧阳亦伟额头上的伤痕,担心他。

    “没什么,那个,姑姑,我进房间了。”

    “哦,好。”

    “姑姑,亦伟哥不太对劲诶,您发现了没?”

    “有吗?可能是太累了吧,他能有什么奇怪的。”

    欧阳美玉也注意到了欧阳亦伟的异样,但也不会往别的方面想。

    “不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吴小雪十分笃定,她知道,一定是什么人影响了他的心情,否则他不会是对自己如此冷漠。

    “亦伟哥,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吴小雪推开门,欧阳亦伟躺在床上,衣服都没有换。

    “你这样很不卫生的,现在你都这么不讲究了吗?”

    欧阳亦伟把被子捂在脸上。

    “你别这样。”

    吴小雪把被子从欧阳亦伟的脸上拉开,欧阳亦伟的脸上布满倦容。

    “你今天去见谁了?”

    吴小雪挨着欧阳亦伟躺下,把欧阳亦伟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腰上。

    “你别来烦我,我真的很累,别打扰我休息。”

    “没关系,你休息你的,我躺着就好,我不会妨碍你的。”

    “小雪,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也不知道欧阳亦伟是不是睡着了,闭着眼睛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答案很简单啊!因为我爱你啊!”

    “你爱我?以后我们的孩子……”

    “孩子?开什么玩笑,我不是和你说过了,我暂时不想要孩子,我们还年轻,先过一过二人世界不好吗?等二人世界过腻了再考虑要孩子不是很好吗?”

    “是吗?那我知道了。”

    欧阳亦伟把胳膊从吴小雪的身上拿开,转过身。

    吴小雪忽闪着大眼睛看着欧阳亦伟,一阵不安袭来,看来得好好研究一下这个男人了。

    唐欣欣生了一个漂亮的男孩儿,七斤八两,很健康。

    王云云和唐农克爱不释手,越看越喜欢。

    “这孩子就是长得像欣欣,看这大眼珠子,真黑,这小嘴,真好看。”

    “小声点儿,孩子都睡着了,别再吵醒了。”

    唐欣欣躺在病床上,看王云云和唐农克争来抢去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似乎懂了弟弟丢了以后,爸爸和妈妈的心情。

    “妈,您和我爸也累了,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王云云一下子感慨颇多,连连说着:“不累,不累。”

    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怎么可能累呢?

    戴余森是一定会把唐欣欣生了孩子的消息告诉皇甫西西的,也好和她分享这个开心的事情,但希望她向她的家人保密,戴余森不愿意唐欣欣母子受到任何的打扰,所以他连邵亚兰都没有说。

    要说这邵亚兰过得也不是她自己原本想的那样幸福,公司的大权渐渐掌握在她的手里了,公公婆婆慢慢打消了对她的顾虑,愿意把一些重要的公事交给她去处理,皇甫俊阳也是甩手掌柜,大事小事都不想操心,可越是这样,邵亚兰的心里就越是不踏实,结婚这么多年也没有怀上个一男半女的,在皇甫家站的还不算稳,不能理直气壮地去要求一些事情。

    欧海芳虽然嘴上说没事,生孩子这种事情着急不得,可身体却不停使唤地去翻什么治疗不孕不育的土法子,又觉着不放心,想带她去医院看看,可是那张老脸拉不下来,媳妇儿不经不是亲生闺女,有些话也不是想说就能说的。

    “亚兰呐,你看,也这么些日了,我看隔壁老王家的儿媳妇都生第二胎了,孩子挺可爱的。”

    欧海芳还是没有忍住,找了个自认为很合适的机会问问邵亚兰的想法。

    “妈,您不就是想让我去医院看看吗?”

    “对,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妈,您真逗。”

    邵亚兰把电脑合上。

    “您怎么不想着让您儿子去看看呢?生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也想让您早点抱孙子,还是,您认为是我的问题?”

    欧海芳只是说了一句,邵亚兰就噼里啪啦地回了一堆,本来公司一堆事儿就让她心烦意乱的,还拿这种事情来说事儿。

    邵亚兰心情不好,欧海芳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做婆婆的愣是被儿媳妇顶的说不出话来,还得舔着脸和儿媳妇赔不是,也真是够够得了!

    “妈不是这个意思,妈就是想说看看总比不看强的吧?”

    “要看,妈自己去看,我不去!”

    “瞧你这话说的,是你生孩子,又不是我生孩子。”

    欧海芳不能在邵亚兰勉强说什么,便甩脸子给她老公。

    皇甫天华:“你甩脸给谁看呢!我没惹你吧?”

    欧海芳:“给你给你给你!”

    皇甫天华:“你到底怎么了?”

    欧海芳:“你是不知道亚兰今天说我的那些话,真不是一个儿媳妇该和婆婆说话的态度。”

    皇甫天华:“那怎么了?这儿媳妇不是你给选的,你不是很喜欢她吗?现在又嫌这嫌那的!”

    欧海芳:“还是怀念那个听话的唐欣欣,后来飞扬跋扈就不喜欢了。”

    “晚了!”

    皇甫天华拍了拍欧海芳的手。

    “你还是想一想怎么让咱们当爷爷奶奶吧!”

    欧海芳心里堵着理不顺,自个儿倒是想当爷爷奶奶,那也得那位的肚子争气呀!

    “我看最近你跑的很勤,也不像是忙公司的事情,有别的应酬了?”

    邵亚兰实在搞不明白,公司的事情这么多,戴余森还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不是陪着皇甫西西,能去哪儿?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个朋友出了点儿状况,我去帮着招呼一下。”

    “亚星,什么朋友?姐姐认识吗?”

    邵亚兰来找戴余森,结果他又准备出去,邵亚兰瞟了一眼桌子上堆着的还没有签字的文件,不悦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