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危险的一刻

    更新时间:2018-02-21 15:44:15本章字数:3198字

    繁星闪耀,它们挂在天边,无时无刻地照亮这漆黑的夜。夜里风平浪静,整片森林、原野都陷入了沉睡般,毫无声息。

    哐当、哐当、哐当。

    一个黑影疾速地朝着森林外跑去;在黑暗中,犹如一双无形之眼在盯着那个急忙脱出森林的黑影;它又加快了脚步,左右两边的树木植被越来越少,终于,跑出了森林。

    “蒂斯卡,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来了。一位少年站在悬崖旁,朝崖岸前方远处喊了数回,声音回荡在外。

    清脆洪亮的声音,存在不久便消失了;随后的夜,还是那么的静,静得让人觉得可怕。少年四下环顾,找了还算得上安全的地方睡了过去。

    说是安全,在这魔物横行的世界,那不过是心灵上的安慰。

    远边的天空,月光皎洁,无私地服务着这片大陆上走在黑暗中的冒险家,还有其他人。

    露水一滴滴地从野花叶上流落到另一片叶上,再流进棕色的地表。

    少年潜意识里隐约听到了鸟鸣声,它不一会儿就要消失了,渐渐消失了在了这座山野;伴随晨阳出头,少年惺忪的眼帘缓缓地打开,眼前正是昨晚经过的山野,还有曼达罗之森;他准备穿过曼达罗之森,去有人居住的地方。

    少年走近山野下花草繁茂的原野上,还模糊地听到了狗叫和鸡鸣的声音;他兴奋起来,脚步加快了。

    在这个隶属蒂斯卡王都下的小村落,目前的当地人有百分之七十是农民,他们靠辛勤的劳作生活下去;村上高大的风车,伴随着风的到来,在不停地转动;这个不起眼的小村落,虽是阿德蒙德王子的管辖地,但是他很少派人来此地巡查,游玩更是没有。

    小村落不有名,当地人看待外地人往往都以异样的目光去看待;近几年没见外地人,大家都习惯了,此时偏偏来了个带武器的陌生面孔。

    几对村中少之又少的年轻情侣在说着话,也不知道在说什么那么开心;他们突然看到了这个携带武器的外地人,便开始小声猜说他的来历,他的身份,他到底是不是冒险家,抑或是皇家派来的人。

    这位少年叫杰纳。休姆,他生活在皇都的大宅院;在魔物横行的年代,最后不得不跟随父亲来到夏巴尔大陆的南端的圣堂,据说这里能学到很多魔法,还有其他有用的东西。

    现在到了王都每年都会举行一次能者考核的时间,他已经离开了圣堂,正在赶往王都的路上。

    整天携带一把汀洛拉剑是杰纳的一个习惯,如果遇到了不如意的事,这把剑定会派上用场;他身上穿戴的蓝色大铠,和披着的蓝色披风也是他父亲赠送的;可以说是蓝色魔剑士,他是这种能者的存在。

    少年也注意到了那些人的异样目光,就赶紧往自己身上瞄几眼,嗯?不脏啊!杰纳又瞻前顾后,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跟过来,他们看我什么呢?少年不再管这些,继续向前方村落买卖场的旧街上走去。

    商人在各自的摊位上卖着各色各异的商品,有水果、有蔬菜,还有些小玩具等;街上来往的行人中没有多少是年轻人,大部分是当爸爸妈妈的在挑选商品;而且在这经商的商人年龄也不下五十五岁,那多数的年轻人去哪了?

    杰纳疑惑着,突然一紫色波闪过他的头部,就像是一瞬间感觉到了什么一样,他相信这个村落一定发生过什么事!他看向周边,一些来往的行人,买东西的人,店铺上也没有魔法现象,这里都很正常。

    他继而跑向各条街道和各个小巷,终于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小巷,而这个小巷有很多落在地上的赃物;杰纳慢慢地深入这个小巷,忽然吹来了不到几秒就停的怪风。

    咔咚~

    一孩子玩的东西从少年左边的房屋内破门而出,能破门而出的东西,居然是看上去很普通的音乐盒;杰纳猜想这八成是个魔法现象,不要碰它继续向前走就行!

    这片巷子,刚刚那阵怪风,还有那音乐盒,像是在指引什么一样;直到小巷尽头,眼前那是一座迎客的宾馆,所谓的旅店,已经很陈旧了;银色的大门,同样是失去了它应有的光泽。

    杰纳慢慢地推开这扇门,因空气气氛过于沉重,安静,门在缓缓地被推开时,发出了很大的声音;这就像半夜的风吹门,门被吹开后发出声音,既神秘又可怕。

    这座宾馆内部的待客设施挺齐全,那些大市区有的它都有,只是,没了人后,这座宾馆就开始陈旧起来。

    杰纳试着从一楼那满是灰尘的楼道走到二楼,差不多快到二楼时,他看到了一个怪东西,接着他听到了什么声音。

    嘶~嘶~嘶~

    杰纳上了楼后才发现,前面的那个哪是什么怪东西,它就是让人惧怕的蛇类魔物。

    前方大餐桌上吐缩来回的大蛇盘旋在那,它是很长很大的一条,只是盘踞在那,看起来占地不大而已,谁知道它展开攻击姿势能有多吓人。少年在警惕地看着它,万一被它某个举动占了便宜,就会吃大亏了。

    他缓缓地拖出未出鞘的汀洛拉剑,直到剑身被拖出;这一幕大蛇也看在眼里,它的双眼突然发红,两眼冒火般,像是要射出什么击向杰纳,紧接着蛇身也有了些动作。

    “见你是个外来者,不经易间打扰了我的休息,在我没对你感兴趣前,劝你赶紧离开这里。”喝嘶~这条蛇居然发出了人的说话声,而且人语这么好,就是声音有点沙哑,模糊。

    “这怎么行?少说我也是半个冒险家,一个魔物有什么资格在人的聚集地待着。”杰纳感觉把这话说完,自己真的就像一个英雄一样,对,他要拯救这个村落,即使没有皇家的增援,他也要击败这条魔蛇。

    “你不肯走,那现在也没机会了。”

    对决的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点杰纳是懂的,所以,现在的他要有信心杀了这条魔蛇。

    少年持剑一跃而上,剑光正要落在蛇头时,魔蛇的红眼射出几道焰束,一下击退了一跃而来的杰纳,“一个不懂蛇事的孩子,别不知道好歹。”

    “这话也不由得一个低微的物种发出。”

    杰纳重新立足于地,又是敏捷的动作,靠近了那条发出“嘶”的大蛇,时机刚好,咔~杰纳握住长剑力斩在魔蛇的蛇头上,大蛇却毫不费力地尾抽杰纳,把杰纳狠狠地抽飞向后方的宾墙上。

    杰纳喘着气,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条蛇有这么快的反应能力;他把与他同时落在地的洛汀拉捡了起来,“你是什么魔物?怎么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

    “我是红焰魔蛇,生活在火山一带,不过我是特殊的一条,因为我懂人话。”

    原来是这种魔物,我十岁那年听父亲讲,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魔物,但是父亲有谈到,是魔物都会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而人也是一样,谁都有弱点!更何况是个魔物呢!只要弱点被找到,或被击破就更好了,这会让魔物的战斗状态大打折扣的。

    “这村的人的年龄,怎么看都很怪吧?是你干的?”杰纳打算和这条会说人话的大蛇打交道,边交流边思考它的弱点是什么。

    “对,很多年轻人还有年轻的能者都被我杀了,接下来你也要死。”

    红焰魔蛇顿时全身燃着火,它猛地张开很大的蛇口,迅速地蠕动到杰纳的右腿旁,一口咬下了杰纳右腿的一块肉,连甲片都咬碎了。杰纳失控地“啊”了一声,右腿在颤抖着,随后失衡倒在了地上。

    他看到眼前的魔蛇快速地咀嚼着自己的肉时,他几乎就开始绝望了,没想到受伤是这样的感觉。

    红焰魔蛇吃完后,双眼不知是第几次发红,而那双不知第几次发红的双眼,也被此时快要绝望的杰纳,认作是这条蛇的弱点,杰纳又重新有了希望。

    杰纳慢慢地拿出一把粘了魔法的刀刃,投掷向红蛇的眼睛;但是他再一次失望了,刀刃在抨击红焰魔蛇的一瞬间,就像撞到了铁,随后从蛇身上掉了下来。

    “你,你为什么没受到什么伤害?”那是我粘了魔法的刀刃啊!对它不起作用,刚刚,不对,好像打偏了!

    “你用上粘有冰之气息的刀刃,虽表面看不出,但我是特殊的一类,你想拿我弱点当胜利底限,你太年轻了。”红焰魔蛇沙哑地说着,全然不屑一顾杰纳的刀刃一般的口气。

    红蛇已经不想浪费时间了,它此时此刻只想早点吃上这位少年的肉;这回,它瞄准了少年左腿的一块肉,大嘴猛地张开;只听到“嘭”的一声,大蛇口像似被某种无形的力给挡了回去。

    它变得恼火起来,拼命地想要吃掉杰纳的肉,不停地向前方张嘴发起冲锋,但每次都被无形之力给挡了回来。

    “你大意了。”

    杰纳不再失望了,他已经死死地认为蛇眼就是它的弱点;他相信魔法书上的介绍,水克火,而自己的魔法是冰属性,是比水要高层的。

    杰纳坚定不移地召唤出不得不使用的法阵,这种法阵父亲有说过,那是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用的法阵,而今天,杰纳相信自己用这种阵法,是不会有危险的。

    杰纳身处地发出一种闪耀的蓝光,他的身下慢显出了一个蓝色魔法阵,魔法阵的蓝光愈加强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