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婆子的心肝宝贝

    更新时间:2018-02-24 14:39:43本章字数:2000字

    在醉山村里,王婆子是一个典型的留守老人,如今已经是快六十(岁)了。儿子在外地工作,结婚头几年还带着媳妇回来过几次,掰着指头算算,怕有五六年没有回家了吧。不用说,她想念儿子,更想念孙子,每年她还给孙子做几套衣裳,可是媳妇硬是不要她寄过去。

    儿子结婚晚,三十几岁才有了孙子,今年秋天,孙子就该满六岁了。说到孙子,她只在周岁的时候见过,后来就是在电话里听过孙子的声音。她家没有电话,几次都是儿子把电话打到隔壁周嫂的手机上,让她听的。孙子说的是普通话,为了更好地跟孙子沟通,老婆子还练习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普通话呢。唉,她都快记不起孙子的模样了……听说现在的手机里可以看到图像,要是有个手机就好了。

    还别说,儿子真给她买了一个手机,是用快递寄回来的。就在周嫂教她怎么使用的当口,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儿子的电话。母子俩啰啰嗦嗦地聊了半天,王婆子说:

    “我想听听我孙娃子的声音!”

    “妈,你孙子上学去了,不能跟你通电话,你就当手机是你的孙子好了!”儿子在电话那头说。

    以后,每当电话铃声响起,老婆子都格外的兴奋。虽然有时候只不过是一个广告,她也高兴得乐呵呵的。她把手机当作自己的心肝宝贝,天天抱在怀里,连上菜园种菜时也带在身上,她要等儿子、孙子的电话。

    那一天,她在菜园里剜菜,突然下起雨来,便慌忙跑回家。刚坐下,就发现手机没了,这可把她像丢了魂似的,冒着雨沿路找了好几趟,也没找着,把王婆子急得在家里团团转。

    夏天的雨,来得急,走得也快。雨停了,太阳又从云缝里钻了出来。她准备再出去找一遍,就在她刚刚出门的时候,看到一个小男孩,赤条条地站在院子里,两只手捂着耳朵眼。

    “唉哟,这是谁家的孩子,都淋成这样子?快到我家里,帮你擦擦!”

    孩子乖巧地跟着她进了屋,王婆子把给孙子准备的衣服给她穿上,大小正合适。估计这孩子跟自己的孙子年龄差不多。

    “你几岁呀,你是谁家的孩子?”

    “奶奶,我是你的孙子呀!”

    嗯?王婆子打了个机灵:“怎么会是我孙子呢,我孙子在城里没回来呢。快说,你是谁家的孩子,我送你回去!”

    “奶奶,我真是你的孙子,不要送我走,我就是专门来陪你的。”

    王婆子一摸 ,孩子有些发烧,估计是烧糊涂了。算了,先留在家里吧,慢慢再寻找他的家人。

    接连几天,王婆子都在打听小孩的家人,可方圆几个村没有一个知道的。让周嫂把电话打给城里的儿子,证明自己的孙子根本没离开过。王婆子打定了主意:好吧,就当自己的孙子先养着。

    既然是自己的孙子,总得有个名字吧。她给孙子取了一个名字,叫王小聪。这小聪,不但聪明,还特别孝顺。每天陪奶奶聊天,城里的事情,他晓得的比奶奶多。不但不要奶奶给自己讲故事,反倒天天给奶奶讲故事。只是这孩子有一个缺点,一是恐高,二是怕水。这也没关系,有奶奶天天把他守着呢。

    天上掉下个乖孙子,王婆子的气色好多了,感觉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并且逢人便说,孙子回来了!

    转眼到了八月份,王婆子托人送小聪上了学。学校离村里有七八里地,王婆子每天的任务都是接送孙子。

    没过几天,还不到放学的时候,校长领着小聪回来了。看小聪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和校长的脸色,一定是闯了祸。王婆子慌忙火急地把校长领进屋,没等她倒水,校长劈头盖脸地说起来:“你的孙子,我们教不了了!”

    “怎么了,校长,他是不是闯祸了?”一边说,一边摸着小聪的耳朵。像是揪他,其实一点都没用劲。

    校长坐下来,一字一句地说到:“这孩子太聪明了,什么都会,我们哪里教得了他呀!”

    “这不是好事么?难道你们不想看到孩子聪明吗,校长?”

    “还是你自己问他吧!”校长起身离开了。

    从来没有打过孙子的王婆子,拉着孙子的手,在手心里狠心地拍了几下。然后又抱起他,慢慢地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原来,小聪不但什么都会,还跑到高年级的同学那里,教他们做作业呢!简直是神童呀,难怪学校不敢收他。

    “奶奶,我错了,以后再也不逞能了。”

    第三天,小聪又跟奶奶一起上学去了。这次学校再也没有为难他,他也很乖巧,虽然他懂的很多,却照样跟初入学的孩子一样,认真听讲,做作业时也循序渐进,以免再起祸端,让奶奶担心。

    天有不测风云。一堂体育课后,几个顽皮的同学拉小聪去学校边的堰塘里游泳。小聪怎么也不去,说怕水。可他们不信,这乡下的孩子哪有不会游泳的。几个孩子一合计,认为把他扔到水里,即使有事,也可以再把他拉起来,六七岁的孩子嘛,也不懂事,还没等小聪捂住耳朵眼,不由分说就将他推了下去,只听见嘟哝几下,小聪就再也没有起来。

    校长知道后也慌了,一边派人打捞,一边叫人去喊王婆子。王婆子听说小聪出事了,一向走路不快的她,跟飞一样往学校跑去,连送信的人都跟不上。

    几个水性好的后生,在水里寻找了半天,都没有结果,奇怪,居然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按说也总该有个尸体吧,后来校长雇人弄来一台抽水机,将整个堰塘抽干。直到天黑,月光慢慢地升起来,堰塘的水也慢慢地浅下来,当最后一点水被抽干,池塘见底的时候。大家清楚地看到,在堰塘的底部,躺着一部手机,在月光下反射着冷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