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老汉的过敏症

    更新时间:2018-02-24 14:45:40本章字数:2121字

    醉山县电视台最近开设了一个栏目,叫《长寿的秘诀》,为了办好节目,当然也必须到全县范围内寻找长寿老人。采访组来到醉山村后,几位年长者想起了野猪湾的王老汉。老支书说,自己很小的时候,王老汉就是那个样子,不知道他今年多少岁。他很少出来,大家也很少进去。除了每年出来用鸡蛋换几袋食盐之外,他几乎不跟任何人打交道。有人说,他是解放前就躲到山里的,也有的说是文革时期躲进来的。

    野猪湾位于醉山村最深处,再往里走,就是与邻省交界的原始老林了。这里很久之前倒是住着几户人家,但老早就搬了出来,现在只剩下了一户。说是一户,也不过就是王老汉一个人罢了。

    采访组像驴友一样准备好装备,在老支书的带领下,向野猪湾走去。翻过了一山又一山,慢慢地、隐隐约约地听到,山谷里传来老汉清晰的歌声。

    “世人没钱真难过哦,哦真难过,

    王老汉没钱真快活哦,哦真快活,

    神仙没钱照样过诶,

    有钱的日子烦恼多。”

    王老汉没事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对着山,唱着自己编的歌。歌声从山对面返回,像是有一个人在对面和他对唱一样,他太满足于这种神仙似的生活了。循着声音,一行人终于找到了王老汉。老支书直言不讳,问起他长寿的秘诀。此时,电视台的小伙子已迅速架好摄像的机器。

    “老大爷,您今年多大年纪呀?”问他的是一个美女主持人。

    “我今年快130啦!”

    “请问您长寿的秘诀是什么?”

    “我哪有什么秘诀呀,就是每天在山里劳动,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呢!”

    “那您生过什么病没有?”主持人穷追不舍。

    “生病?当然生过。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道理?我又不是什么神仙。”

    “那你都生过什么病?”

    “我没有其它的病,就是一种过敏症。”

    “那对什么东西过敏?”

    “不晓得呢,反正一进城,就会过敏。”

    “那总不能说是对城市过敏吧?”

    “也不是,唉,这个还真不好说。再说,说了你们也做不到!”王老汉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欲说又罢,对后面的一句话,说出来还有些后悔的样子。后来不管记者怎么问,他也不说出过敏的原因。

    最后记者一行,将他种的田、种的菜、养的鸡都摄入了镜头。又跟他随意拉了些家常,基本上还算满意地回去了。刚走出第一个山坳,老汉的歌声又响起来了。记者们连忙打开机器,将歌声也录了进去。

    节目播出后,在社会上特别是在老年人之间得到了强烈的反响,王老汉长寿的秘诀,让他们自发兴起了一股回归深山、返朴归真的热潮。大家都认为,王老汉之所以长寿,是因为自产自收的粮食安全,是绿色食品,加上新鲜的空气,适度的锻炼,云云……

    接踵而来的各种采访、取经的人纷至沓来。这对王老汉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因为他性格好,也很健谈。只是对他过敏的事情只字不提,还有他家里那厚厚的一摞日记本,也从来不让人看。

    好景不长。一次醉山县政府派来的扶贫工作队也来了,要把帮扶王老汉的事做成一个典型。他们带来了米面油,还有一沓现金,来慰问他。可王老汉一听说钱,一下子脸都红了,连连摆手,说坚决不收。工作队的人硬上把钱递到他的手上,这时老汉突然像触电了一样,一阵抽搐,接着浑身上下都起了疹子。大家一看,这可了不得,他不光是本县长寿的典型,也是扶贫的典范呀。一群人呼呼将他送往医院抢救,他总算缓过气来,接着就起身要回家。当天电视台就播出题为“扶贫工作队热心帮扶我县最长寿老人,老人一激动竟晕了过去”的新闻。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副县长也亲自来看他了。见他执意要回去,也不好挽留。只得叫司机备好车,送他回去。临上车时,当着电视台的面,他也想给老汉送点钱。有人担心又会出现什么状况,可县长生气地说到:“我看不可能,第一次是喜晕了,第二次应该没问题的,他已经有适应能力了。再说,在这世界上,哪有不喜欢钱的?”

    在电视台的镜头下,画县长叫秘书掏出一沓崭新的人民币,比扶贫工作队的还要厚,由他亲自塞到老汉的手中……这时老汉身子一歪,再也没有起来。

    办完王老汉的后事,老支书来到他家里,仔细翻看了老汉的日记,还是用繁体字写的。

    采访那天的日记上说:“非得要问我得的是什么过敏症,这个问题,说了也没用。他们怎么做得到呢?我不过是对钱过敏,只要钱一碰到手上,就会起疹、抽搐。我长寿的原因,就是从来不跟钱打交道,不碰钱。唉,现在的人们哪,到处寻找长寿的经验,只可惜他们把钱看得太重了。”

    早先的日记上,也清楚记载了他从前的经历。那些与健康无关的,我们暂且把它略去。他说,他早先是有家的,儿孙都在城里,曾经叫他去过几次,可是每次一去就病倒了。从前也看过医生,医生只知道他得的是一种过敏症,像是对什么东西过敏。一般先是从手上开始,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红疹,接着传遍全身,严重一点还出现发烧、昏迷的症状。开始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可在城里要买菜、坐车就算摸钱吧,他这才知道,是钱的原因。于是他坚持不再摸钱,躲在深山里独自一个人生活,倒也自在快活。

    虽然一个人独处,可他每天心情爽朗,精神抖擞。自己在山洼下种了几块田,自己种的蔬菜,还喂了几只鸡,算得上是丰衣足食。他喜欢种地,喜欢写字,还喜欢唱歌。就像他自己说的,如果住在山里,活两百岁也没问题。他还在日记里说到,手里碰到的钱越多,病情就越严重。难怪县长将那一大沓钱塞给他时,他就再也不起来了呢!

    笔者云:醉山村里醉山翁,深居浅出深山中;一旦伸手摸了钱,马上过敏又中风。世人莫为钱所累,定成南山不老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