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路,你作主

    更新时间:2018-02-24 14:52:22本章字数:2716字

    和他的名字一样,李修桥一辈子似乎都在修桥补路。今年虽年近五十,却起码修了三十年的路。

    他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名叫“醉山”的大山里面,这里恶劣的自然环境,报纸上也曾报道过。山区里虽不太出产粮食,仅够村民自给自足,但这里却出产很多特产,尤其是柿子,一到秋天,红得似火,曾经很多著名的摄影师来过这里,对此地大加赞叹。多年前,网上也有报道过村里孩子上学难、村里的特产运出难的问题。那时候,大家都是从一条近乎笔直的悬崖上爬上去,还要经过几个木头搭成的桥,一路颠簸,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出得去。毕竟财力有限,加上大家也不齐心,因而这里的路多年都没有得到彻底地解决。

    山区空旷,村落稀少。因而人们相互之间也交往不多。比较集中的地方,是以前大队部附近的几户人家,那里有个小卖部。若干年前叫代销店,除了买几袋盐和一些生活必需品外,大家很少来这里。一向独来独往的李修桥来得更少。

    每到傍晚,小卖部附近的几户人家,都会聚在一起闲聊。像是一个群,原来的队长就是一个群主,如果喝二两酒,里面更加热闹。

    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开始了。

    一、找他的垮皮(注1)

    天刚擦黑,一辆摩托车顶着一柱明亮的远光,从村口的小路上曲里八拐地射进来,光的尾部,传来呼呼地的发动机声,然后一个急刹,声音没了,光柱也落在了地上。摩托车车头一偏,“嘎”的一声停在小卖部的门口的院子里。听声音就知道,这是经常上街的王老五,他在街上有亲戚。

    没等停好车,老五便向里屋喊到:

    “队长,大事不好了!”

    “老五,你渣呼个么逼,慢慢说”,队长虽然早已不是队长了,但还是这里的老大,他不能失派头。

    “不晓得是哪个伙计,在山那边修了一条路,骚(注2)宽。”

    “接到说!”队长虽然有些惊讶,却不露声色。

    “路口还插了个路标,叫醉山公路呢!”

    “醉山?这不是我们村的名字么?”队长深吸了一口烟,问到。接着,他回头问老杨头:

    “老杨头,你说是哪个人那么大的胆,敢在我们的地盘上修路,还敢打我们的旗号?”

    老杨头号称村里的万事通,他不假思索地说道:“介还用说,肯定是李修桥那个伙计搞的舍!”

    “乱弹琴!他怎么敢用村里的名字,他就能代表村委会,代表一级政府?”

    当过民兵连长的老张立即夺过话题:“那我们起诉他,侵权!”

    “是啊,起诉他,我们肯定赢。我有亲戚在当律师,搞赢了,罚他个几万块钱,我们天天有酒喝。

    “他要是晓得后果这么严重,一定黑(吓)死了!

    “对,他不是还在乡木材厂搞管理嘛,如果是以木材厂名义修的路,连同他的厂一起起诉,肯定赢的更多。”

    又是一阵欢呼声。

    二、老书记一番话

    “好热闹呀,你们在咵(注3)么事?”老书记从不远处踱了过来。于是万事通老杨头一五一十地给老书记讲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老书记手里握着一根拐棍(注4),依他的年龄,是可以不需要拐棍的,主要还是走夜路方便。听大家说完,他把拐棍习惯性地住地上戳了几下。

    “你们这些人呀,路是修在他承包的山上,再说又没写你乡政府官方公路,只要他修的路有人走,有人买帐,谁又有权干涉?”老书记强压着怒火。

    “人家修路不晓得花了多少精力呢,还不是为了大家好。这样我们大家的柿子,就可以从这条路上拉出去卖了!”一个年轻后生接着老书记的话题说了一句,他是老书记当年的学生。

    “是呀,你们也不能代表政府,再说你们自己也不修路。”说这话的是是一个年轻的媳妇,后面的话声音很小,几乎听不见。

    老书记如数家珍地讲起了李修桥当年的故事。

    当年,刚刚时兴摩托车的时候,李修桥就曾沿着醉山脚上,修建了一条摩托车道。一开始,他就将这条路取名叫“醉山路”。就这条路,他一直修了十几年。白天没时间,晚上就趁着月光修,不晓得花了多少精力。十几年间,大家从不理解到理解,后来很多骑摩托车的人都在上面走来走去,大家都认可了。后来因他去了那家木材厂管理事务,老书记就接管了这条路,给他补偿了一些修路的水泥费用。但老书记每年仍然投入几百元钱,对那条路修修补补,虽然走的人少了,也权当作个纪念吧。

    “也正是从那条小道上,走出了不少人。村里在外面做生意发财的,最开始不都是从那条路走出去的?

    “我们应该感谢他,而不是抵毁他!”老书记郑重地说道。

    一时间,大家的话题,就像一锅本来煮沸的开水,在加了一瓢冷水之后,再也不冒泡了。沉默片刻,队长跟万事通说,过几天找修桥喝酒去!

    三、我的路,你作主

    再说李修桥,自从修了那条摩托车道之后,似乎好几年没看到他的影子。

    只可惜醉山上成片的柿子林,每年都烂在地上。有人千辛万苦挑出去,送到市场,价钱虽卖得可以,可是也费劲呀,再说摩托车颠来颠去,损耗也不小。

    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李修桥在外面打过工,有一次专门爬在最高的醉山顶上。他发现,要想修好路,必须突破思维的局限,不能总想着从山谷里修路,如果顺着山脊的走势来修,这样路会更直更平坦,也不损坏一棵庄稼。再说现在大家骑摩托车的已经很少了,很用人都用上了汽车,所以村里必须有一条像样的、适合汽车行驶的公路。于是他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把杂草铲平,把石头移走。只是有一个地方需搭一座小桥,于是买来水泥,请来几个兄弟,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今年夏天,记得是个“闰六月”,那么大热的天气,他还在路上摆了西瓜,让路过的人解渴,也引来了一些过路人的帮忙,一时间成为美谈。

    就在“找垮皮”策划失败的第二天,万事通一行人便前来“考察”,把自家的车都开上来了。还带走了几筐柿子送到街上的姨妹家里,姨妹别提有多高兴了。

    “骚多人从上面走,他们家里的柿子都从那里拉出去卖了!”这是王老五的喊声,他在队长家门口边喊边等,待队长坐上他的专车,两人一溜烟去奔“醉山公路”去了。

    “老五呀,你看,那块牌子竖在那里,其它村里路过的人都能看到,还宣传了我们村哙(注5)。”队长感慨地说道。

    对李修桥来说,他只管修路,只想着让大家能从这条路上,走到更远的地方。当然他又不收什么过路过桥费,不仅如此,还自己贴钱贴时间,为此,他心甘情愿。我的路,你做主,路总是由走路的人说了算,为什么要在乎是谁修的、冠谁的名呢。

    后来,“醉山公路”的名称还进入了百度导航地图。不少旅游爱好者,包括很多知名人士都亲自开车来过这里。凭借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李修桥又联系自己那家木材厂出资,和乡政府联合在这里举办了一场汽车拉力赛,成为村里有史以来的一场盛事。万事通等几名车手,因对这里的路况较熟,在拉力赛里还得奖了呢!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修桥说,现在的醉山村,已经有好几条路可以走了,而且路总是越来越宽,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修路人。其实我也有私心,我的柿子也要从这条路上运出去呀!

    注1:“找他的垮皮”,随州方言(下同),即“追究他的责任”之意。

    注2:“骚”,为“很、非常”的意思。

    注3:“咵”,指聊天。

    注4:拐棍,即拐杖。

    注5:“哙”,无意义,用于话语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