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喝酒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2-24 14:54:15本章字数:3476字

    一、

    林大满进城工作几年后的某一天,醉山人突然发现,大满家里多了一个漂亮女人。由于大满不再是“酒仙”之后便很少回来,偶尔回来一次两次,也只是到亲戚家里赶几场应酬,有时甚至又连夜回到城里,大家也没有机会问他。

    “还是当官好呀,讨这么漂亮的老婆!

    “听口音,像是四川妹子呢。”

    大满不在家的时候,几个无聊的留守村民,总爱有事无事地往他家里跑。说是讨点酒喝,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妹子才是最重要的。

    妹子爱干净,大伙经常看见她在浆浆洗洗。大家问她,她也直言不讳,说她确实是四川妹子,小名叫棒槌,问到其它的,她也只是笑笑,不告诉大家,大家便也不再多问。

    大满因为吃喝风的问题被处分后,被调到行管局,做了个种花养草的闲差事。无官一身轻,这下也有了时间,便可以隔三岔五地回到家里和乡亲们喝酒了。这个周末,他连家也没回,就直接到队长家里喝酒,大家聊到他老婆的事情,他居然说不知道!这下把大伙给气的——这小子,家里养了一朵花,瞒着我们这么长时间不说,问起来还装傻,莫不是有什么隐情?难道是包养的“小三”,可他原来也没有老婆呀!

    任凭大家怎么激将,他愣是装着不晓得。事实上他也真的不知道,但转念一想,是哦,家里总是收拾得这么干净整齐,加上听大家添油加醋地一说,他也开始相信了一半。晚上喝完酒回家,发现门从里面插着,这下他更相信了十分。趁着酒意,他把门捶得震天响,大声地往里面喊:“出来,出来,开门,开门!”

    吱的一声,门开了。大满揉揉眼睛,千真万确,在朦胧的雪色映照之下,靠着门边上站着一个女人,而且是个漂亮女人!

    大满下意识地退了半步,又环顾了一下四周,院角的那棵樱桃树还在,侧屋旁的鸡笼口上,还是他亲手写的“鸡鸭成群”的字样,只是纸已经褪色,而且鸡笼里早也没有养鸡了。不错,他确认是自家的院子。

    既然是自己家,还是得硬着头皮进去呀。还好,灯很亮,加上喝酒后脸本来就是红的,这样便也掩饰了他的尴尬。这女人,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很自然地将大满的外套接下来,抖抖上面的雪花,挂到衣架上。顺手递过去一个小烘炉,才开始说了一句话:回来了?

    二、

    当然回来了,这不是废话嘛。大满有气地顶了一句。沉吟了片刻,女人红着脸,不等大满审问他,便一五一十地讲了自己的来历。她是从四川老家流浪过来的,说是顺着河流飘了很久,到了醉山,被这里的酒香熏醒了,顺着酒香就到了他的家里。见家里没有干脆就住在了这里,时间一长,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大满哥,莫赶我走!”棒槌一边说,一边流泪。

    “不行,你家在哪里,明天我就送你回去!”大满斩钉截铁地说,同时对她的话也有所怀疑。现在又没有什么战乱饥荒,怎么好端端地顺着河流飘过来?何况醉山的西面全是山,也根本没有河流,总不能从东边的河里逆流向上飘吧。

    不管怎样,大满是受过教育的,还是一个公职人员,他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将一个女人留在家里,否则这不成了拐卖人口吗?当晚,他跑到队长家里住了一晚。队长说,怎么,跟老婆吵架了?大满低着头,看样子是默认了。

    第二天一早,他回去又仔细问了女子的情况,也没问出个所有然。干脆,他也不在家里呆了,从乡政府、派出所甚至亲戚家里,到处打听女子的来历,都没人知晓。他有些犯难了,怎么办?

    好歹家里被这个叫棒槌的女人收拾得很像个样,这有女人也就是好。虽然他自从知道这个女人之后,就没在家里呆过,但又从内心里感谢她。那天姑妈一家人到他家做客,棒槌一个人又是倒水又是做菜,还一口一个姑妈姑妈地叫着,吃饭时又陪姑妈喝了两杯,让姑妈脸上是乐开了花。趁棒槌洗碗的间隙,姑妈对他说:大满啊,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我看棒槌这孩子真不错,要不姑妈当个家,你们把喜事给办了?

    大满把那个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连说:“不行不行,我连她家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呢!这样吧,姑妈,要是弄清楚了她的来历,确实没问题,我们再说吧!”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大满多数在城里呆着,就是回来后也照例装醉,住在别人家里。

    三、

    现在的农村,基本上是中老年人比年轻人多,女人比男人多,因为年轻的男人基本都到外地打工了。当然,留守的男人中自然少不了有几个浑水摸鱼的,这哪家的媳妇漂亮、哪家的男人不在家,他们不但一清二楚,还总是找机会去偷腥。

    再说那个棒槌姑娘,自从大满与她相认之后,虽然没有在家里住过一天,但她仍然很高兴。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也养起了猪娃、鸡苗,还把几块菜园种得有模有样的,在院里的一角特意种了一小块辣椒。哦对了,她是四川人。

    苍蝇爱叮有缝的鸡蛋,棒槌这枚鸡蛋又鲜又亮,虽然无缝可叮,却依然引来了一些苍蝇。老民兵连长就是这样一个人,很多留守的小媳妇也都没有逃过他的手掌。说是连长,和队长一样,这个职务好多年就不存在了,只是大家叫习惯了而已。

    连长几个经常趁大满不在家,跑到棒槌那里讨酒喝。喝酒时总有意无意地挑逗她两句。

    “你家男人经常不在家,你想他吗?”

    “当然想呀!”

    如果再多喝两杯,就会说:“那他不在的时候,我来陪你好不好?”

    “这不是在陪着嘛,来,连长哥,我们再干一杯!”

    这棒槌的酒量还挺大的,每次他们都希望将棒槌灌醉,结果却总是自己先喝醉。连长心里有一百个不服气,可是人家的酒量比自己大,也没有办法呀。日子很快进入到了夏天,一次,他从大满家门口路过,又看到棒槌姑娘在河边洗衣服,脸袋红扑扑的,撸起的裙子下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这让他再也按捺不住了,可是光天化日之下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呀。回到家里,他暗自发誓,一定要把她给弄到手。

    这一天,他特意带了几瓶酒,约了老杨头来棒槌家喝酒。一进门就说:妹子,经常喝你的酒,哥也不好意思,今天我带了几瓶酒来,我们一人一瓶,来个一醉方休!

    “好呀,连长哥。”棒槌到厨房弄了几个菜,就跟他们一起喝了起来。没想到,连长的那瓶是掺了水的,闻着也有酒味,却不容易醉人。这样如果把他们灌醉了,自己就有机会下手了。果然,一瓶下去,老杨头已经躺下了,棒槌也差不多了。看到她一歪一歪地走到炕头,倚着炕沿睡着了,便饿狼般地扑了上去……

    随着“啊”的一声尖叫,连喝醉酒的老杨头都给吵醒了。是连长的声音!朦胧中看到连长一丝不挂,手捂着下体,而下体正流着鲜血。

    四、

    得知消息后,王老五一行几个紧急将连长送到医院,结果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下体的海绵体已断掉,基本上已经成了废人,与太监无异了。大满赔了连长家的医药费、误工费等,而连长因有错在先,也说不出口,家人便也表示不再追究了。可是心里不服气呀,于是连长家人决定从棒槌的来历查起,一定要把她赶走,同时对大满也更加地嫉恨,得给点厉害给他们看看。

    醉山派出所几次以调查人口的名义找到棒槌,也找到大满。虽为棒槌既没有身份证,也说不出自己家的准确地方,大满便有了拐卖人口的嫌疑,并且已经通报到他们单位,搞不好自己的工作也成了问题。

    这天晚上,大满心事重重地回到家里。这是他自从见到棒槌后,半年来第一次在自己家过夜,也让大满第一次近距离仔细端详了这个自称是他媳妇的女人,不用说,她有着世上罕见的清秀和美丽……

    黎明时分,一丝亮光从窗外透了进来。天快亮了,大满抬起头,棒槌早已穿戴完毕,独坐在窗前。见大满醒了,走过来拉着他的手,红着眼圈对大满说:你不想晓得我的真实身份么?我现在就告诉你。

    “我没有名字,小名叫棒槌。我真的是一只千年的棒槌,金丝楠木做的,这种木材,在水里越泡或结实。早年住在四川的一家大户人家,佣人洗衣服时,不小心弄丢了。我便随河水漂呀漂,也不晓得漂了多远,最后经过了一个长长的山洞,在洞里呆了九百多年。眼看就要成仙了,可是被大满倒在山涧里的酒所吸引,一时间上了瘾,便没了心思修炼,有一天突然闻不到酒味了,便化作人形,循着酒味来到你家里。看到家里还存有不少的酒,而你又不在家,于是就在这儿住了下来。

    “最近出了连长这档子事,也让我清醒了。我的前身制作得很精美,棒槌的一端钻有一个孔,是闲着时挂起来用的。那天因为贪酒现了原形,连长的下体卡在了那么小的孔里,一下子被挤碎了,也挤废了。虽然也算是为民除了一害,但事情一出,对你造成了那么大的影响,看来我在这里也呆不下去了。本来我中断了修炼,也迟早会功力全废,早晚要现出原形,所以我还得回去继续修炼。而这一去,全部都得重新开始,还得再修一千年。天快亮了,我得走了,如果有缘,我们来世来见吧!”

    大满慌忙起身,匆匆穿上衣服。任凭他怎么挽留,棒槌也无动于衷。随后棒槌牵着他,向山后的泉眼走去。

    二人并排站在那块醉山石上,望着潭中清澈见底的泉水,在晨曦中升腾起一缕淡淡的薄雾。棒槌眼中挂满泪珠:“大满哥,你是个好人,我不能再连累你,我得走了!”说完,一跃而起,纵身跳入池中,游到那个小小的洞口,倏地钻了进去,再也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