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狗的生父是谁

    更新时间:2018-02-26 17:58:38本章字数:1641字

    醉山,山高林密,地阔人稀,很多家庭都有养狗的习惯。据说老杨头祖上打过猎,他家的狗,历来都以品种奇特著称。在他还年轻的时候,曾经养过两条雪狼,当然也养过一个漂亮的老婆和可爱的儿子。说是雪狼,其它是一种在雪地里生长的狼狗。两条狗一公一母(当地称公狗为伢狗,母狗为草狗),体格庞大,眼睛里闪着蓝蓝的光,尾巴大得像一把扫帚似的,虽然看似凶猛,但它们对主人、甚至主人招呼过的客人,却是相当地温顺。

    老杨头原来叫杨三广,是个典型的靠力气吃饭的庄稼汉。他养这两条雪狼,也是指望再繁育出纯种的小狼狗,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他还许诺过一些朋友,生了小狗要送给他们的。

    为了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他便操起祖上的旧业,隔三岔五地进山打猎。每次他都带着伢狗 “欢欢”,将妻子胡小仙和草狗“喜喜”留在家中。他觉得,欢欢是“男孩子”嘛,应该多一些担当。和自己一样,多吃点苦没关系,只要自己的老婆家人过得好。每次天不亮,他便收拾好自己的家伙什,带上中午的干粮和欢欢进山,直到天黑后才回家,当然,每次也都有满满的收获,战利品中少不了野鸡、野兔、野羊,有时还有狗獾什么的。

    这一年的夏天,他家双喜临门。不但胡小仙给他生了个胖小子,狗狗喜喜也生了一窝小狗崽。这下他又是照看婆娘孩子,又是照样小狗狗,可把他给乐得,笑起来都快合不拢嘴了!

    在他的精心呵护下,儿子和狗狗渐渐地长大了。尤其是狗狗长得快,一窝小狗,从一开始几个毛茸茸的小球,噌噌地向上窜,三天一个样。三广对小狗狗,简直比对自己的儿子还要好,弄得妻子小仙有些不乐意了。每当这时候,他便安慰妻子:“我当然还是对你们娘俩最好呀,我养狗狗,是让它们将来帮我打猎,还不是为我们家改善生活嘛!”

    这样一说,妻子每次都是转怒为喜。

    狗狗满月后不久,先后得知消息的朋友,抱走了五六只。杨三广只留下一只个头大一点的伢狗。一次他在村会计家里喝酒,听先前抱走一只小狗的王老五说:“三广,我看不对头哦?!”

    “怎么不对头?”

    “我觉得,你的狗不纯正。你看看,这哪里像狼狗,虽然皮色和欢欢喜喜一样,可是耳朵并不是竖起来的,还有眼睛也不是蓝色的。”

    “狗狗还小,慢慢长大了就会变的。”杨三广一边安慰王老五,一边在心里打嘀咕。其实他也隐隐约约发现过一些端倪,只是希望它长大后,快点变回它父母的样子。

    回来家里,他又一次仔细审视起那只小狗,发现真的有些不对劲。他便问老婆:“小仙,我外出打猎的时候,喜喜有没有跑出去过?”

    “没有呀,天天关在院子里呢!”

    “那有没有其它的狗到我家里来过?”

    “也没有呀!”小仙很肯定地说到。

    狗狗越长越大,杨三广也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终于有一天,他实在忍不住,站在院子里大声地叫了起来:“这肯定不是我家的种,一定是个野种!”声音很大,吓得屋里的胡小仙把窗户关了起来。

    那一天,杨三广从连长家门口路过。一条狗猛地跳出来,差点咬到了他,多亏连长把它叫了回去。望着狗的背影,他突然想起,那耳朵、嘴、尾巴……居然跟自己家的小狗出奇地相似……原来是它!

    三广满腹心事地回到家中,脸色凝重地告诉媳妇:“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原来是连长家的种!”

    “不可能,你怎么能这样说?”

    “怎么不可能?你看它的眼睛、鼻子、耳朵……我看就是连长家的种!”三广越说越激动,声音有些大,吓得儿子在小仙怀里哭了起来。三广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下意识地摸了摸儿子的耳朵。

    “杨三广,我看你的良心一定是被狗吃了,你连我说的话也不相信?”妻子胡小仙比他更激动。

    看到妻子生气了,三广声音慢慢小了起来。他轻声地说:“我听说,现在科技发达了,可以作亲子鉴定,明天我就带它去医院,找人鉴定一下。”

    胡小仙沉吟了片刻,对三广说:“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们分手吧。这孩子确定是连长家的,这两年你天天到山里打猎,你走后,他便经常到我家里来,我们不小心就怀上了……”

    听完小仙的话,杨三广惊讶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感觉天都要塌了。其实他说的是狗,而小仙说的却是孩子。这就是说,是连长趁他不在家,带着狗一起到他们家里来的,人与狗各寻其爱,狗狗和孩子居然都不是他们家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