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青山魅影

    更新时间:2018-02-26 22:20:41本章字数:2517字

    一夜无梦,向朝阳起了个大早,吃了早饭准备出去爬一爬院子背后的小青山,爬山是他除散步以外的另一爱好。虽然名叫小青山,山却可不小,海拔近千米,方圆几十平方公里,山上郁郁苍苍,覆盖着大量的原始森林,山中飞瀑流泉,风景宜人,是西京市郊最大的天然氧吧。其出产的青山梨味甜而质感细腻,入口而化,是西京市著名的特产。靠近研究中心这一面山势陡峭,悬崖绝壁,直插云霄,所以人迹罕至。研究中心就坐落在悬崖和卫湖之间的斜坡上,依山傍水。但是院子后面还是有几条小道,透过悬崖间的间隙,通往山中,是登山爱好者的最爱。他带上一壶水,在超市中购买了一些饼干朝山中进发。

    大概走了5公里左右,已进入林区,这里的森林特别茂密,遮天蔽日。一条小溪在林间哗哗流淌,干净的泉水清澈见底,在不远处形成一个大约几平方大的水潭,潭水明净无瑕,潭中游鱼可数。在西京市区蜗居了这么多年,见到这样的景色无异于人间仙境,不由得沉醉其间。

    突然,向朝阳感觉脖子上好像被蚊虫叮咬了一下,瞬间天旋地转,意识变得模糊,在失去知觉的瞬间,他感觉手上的表带突然变得很紧,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向朝阳慢慢醒来,他发现自己就躺在水潭边。森林中除了叮咚的泉水声和偶尔传来的鸟鸣,没有其他一丝杂音。他觉得可能是自己不小心睡过去了,坐起来一看手腕,手表还在,一摸裤袋,手机还在,顿时放下心来。

    “你醒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顿时吓了一跳。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转身一看,楚天静静的蹲在不远处,正在草丛中仔细的搜寻着什么。

    “楚天,你怎么在这里?”,向朝阳大吃一惊。

    楚天缓缓站起身,来到向朝阳身边,他戴着白手套,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严肃的说道:“回去再说。”,说完转身就走。向朝阳安静的跟着他,一句也没有再问。受过安保训练的他知道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重要的变故,但此地不是谈话之地。

    回到研究中心,楚天带着他来到一个摆满很多仪器的房间,把塑料袋中的一颗米粒大的像碎骨头的东西放在一台仪器上观看良久。回过头来,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是附骨窃听器。”

    “附骨窃听器?这是什么东西?”,向朝阳茫然的问道。

    楚天取下白手套,一边洗手一边说:“这是一种目前最为先进的智能间谍窃听装备,通过把它植入窃听对象的肉体之中贴近骨骼的部位,窃听器会慢慢与骨骼融为一体。由于他的成分与骨骼基本相同,所以能把自己伪装成窃听对象骨骼的一部分,就是照x光线你也没法发现他。这种窃听器能够把人体的体温转换成电能,平时只接受不发出信号,而且只储存有关键字的信息,当他识别到所附对象所在的环境没有反窃听装置时,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发出加密信息,然后又进入沉默期,普通的反窃听装置根本无法发现他。”,楚天洗完手,来到检测仪器旁,看着这米粒大小的装备继续说道:“这种设备的缺点就是必须通过一种植入装备植入人体,过程会有痛感,虽然会留下类似蚊虫叮咬或擦伤一样的伤口,但带有愈合的药物,伤口会在1天内消失,不会留下疤痕,所以必须将窃听对象麻醉后进行,对象醒来只会认为被蚊虫叮咬或擦伤,一般不会注意到它。”

    “我被植入了?”,向朝阳紧张的问道。

    “没有,对方不知道你的手机带有生命特征监测功能,在你非正常晕倒那一刻,向我们发出了警报,我们的无人机在30秒内就紧急起飞,通过手机定位几分钟就来到了你所在的位置,对方正准备植入,无人机发动了攻击,向他发射了一枚超强麻醉弹。”,楚天继续说道:“对方见行踪败露,连植入装置都没来得及收回,便逃走了。”。

    “那麻醉弹击中他了吗?我又是怎么被麻醉的?”,听见过程如此惊心动魄,向朝阳不免胆战心惊,连忙继续追问。

    “击中了他,但他应该穿了防弹衣,麻醉药没有进入他的身体,所以他能逃走。至于你怎么被麻醉的?”,楚天拿起塑料袋,用夹子从中小心翼翼夹起一只像蚊子一样的小动物,说道;“这是仿生麻醉弹,通过发射装置发出,能模仿蚊子飞行状态攻击你,防不胜防。”。

    怪不得自己像被蚊子咬了一样。想到这些令人胆寒的间谍手段,向朝阳不禁毛骨悚然。实战远比安全部的培训残酷得多。想起以前做程序猿的日子,虽然辛苦劳累,薪水低廉,但是至少安安稳稳。这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在你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你就得付出另外一些东西。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走到这一步,那就只能勇往直前。想到这里,内疚的看着楚天说:“对不起,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不该独自一人去爬山。”。

    “这跟你没有关系,这种事我们见多了。只是对方既然注意到你,那你的母亲也就不安全了,我已经通知你家乡的警察部门将你母亲送到这里来,你的房子能够住下,既保障了安全又方便你照顾她,你就能够安心研究和学习。”,楚天平静的说道:“这种事情对方既然暴露,短期内不会再行动了,毕竟在我国境内,偷偷摸摸可以,明目张胆是不可能的,不然万一被抓住,苦心经营多年的间谍网会被连根拔起。而且这种情报行为只为获取情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伤人,更不会危及性命,因为行动目标都是所在国重要保护对象,影响重大,如果弄成外交事件,那就得不偿失了,严重的甚至会引发战争。从今天对方一发现我们防备严密、反应及时,就马上撤退,甚至连如此重要的装备都留下了,足见对方之谨慎。从行事风格来看,很像J国同行的作风啊!你不必太害怕,以后小心一点就行。今天受惊了,回去休息吧,不出院子就是绝对安全的。”。

    “J国?”向朝阳心中骂了一句脏话,本来就没有好感,现在心中更恨,走了几步,回头问道:“楚天,你是安全部的人,受过功夫训练吧?”。

    “嗯!那是必修课,你有什么想法?”,楚天问道。

    “我能跟你学功夫吗?至少在危险时我有一击之力,不能光靠手机保护我,毕竟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比如今天手机就没有发挥作用。”,向朝阳显得有些沮丧。

    “手机主要是检测人这种能够发出较强脑电波的生物,像这种仿蚊子的攻击器,手机是无法检测的,因为如果这也要监测,每天有多少蚊子在你身边飞来飞去,每只蚊子对你都有攻击意图,手机一一反应,烦也烦死你!但是在你晕倒的那一刻,他不是发出了警报和信息吗?不然我们怎么能够救你。不过你学点功夫是有必要,至少可以反应快一点。明天早上6点我在训练室等你,准备吃苦哦!”,楚天回答。

    “好,不见不散!”向朝阳告别楚天,回到自己房间开始收拾,准备迎接母亲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