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窈窕淑女

    更新时间:2018-02-26 22:23:01本章字数:3433字

    研究中心训练室,向朝阳与楚天正在进行对战。按照楚天训练计划,早上练太极,晚上习跆拳道。太极拳以守为主,跆拳道以攻为主,攻守兼备。经过一个月训练,向朝阳觉得自己身体更强壮,反应更敏捷了,大呼受用。尽管每天搞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但却劲头不减,天天缠着楚天陪练。

    中场休息时刻,楚天说道:“朝阳,明天下午能否去机场帮我接一个人?教授的女儿今年考上首都大学,明天回西京过周末,开学那次是我亲自去送的,但是明天安全部要到中心做安全评估,我必须亲自汇报,所以想麻烦你一趟。”。

    “没问题,你是师傅嘛,弟子谨遵师命!”

    “我会安排有经验的安全人员替你开车,从首都也有安全人员暗中陪同保护,当你接到教授女儿时,会有一位女性向你询问去西京大酒店的路,你回答‘我们正好顺路’,然后把她带到西京大酒店,安保任务就算交接给你了。你们再回研究中心,教授的女儿叫龙明月,待会我将明月的电话和航班发给你。”。交代完毕,两人又开始了激烈对练。

    第二天下午,向朝阳提前一个小时来到西京机场。昨晚他与明月通过电话,女孩在电话中亲切的叫他师兄,银铃般的声音悦耳动听,声如莺啼,让人听了如在炎炎夏日饮了一杯甘冽。他很期待,究竟一位什么样的女孩拥有如此美好的声音。两人认了师兄妹,就显得亲近起来,聊得很是愉快。他们约定他会拿着一束鲜花在出口等她,这既是接头信号,也是师兄送给师妹的见面礼。

    显示屏上明月的飞机已经降落,过了一会儿,乘客如潮水般的流出,他的目光在乘客中不停的搜索。突然,他觉得眼前斗然一亮,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披着一件紫色大衣的女孩进入他的视线。约十八九岁年纪, 身材娇俏玲珑,肤若凝脂,神若秋水,一头披肩秀发映衬着如雪肌肤,面带微微笑意,精致的脸上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

    向朝阳顿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如那夜空中的明月照耀着他,静静的,暖暖的,美好而又明洁无暇。目光跟着她,绕着她,想要低头掩饰,却又舍不得离开。那春风般的容颜,就这样浸入他的心田。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击中了,有种沉睡已久的东西慢慢苏醒过来。

    女孩也看见了他,连忙向他挥手,笑意更浓,美丽的双眸就成了弯弯小月,更显娇俏。走到他面前,见他还在发痴,嗔怪道:“师兄,看哪位美女呢?口水都流出来了。”。

    向朝阳回过神来,赶紧递过鲜花,接过行李箱,哈哈掩饰道:“不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嘛!”。

    女孩明媚一笑,接过鲜花,用晶莹俏鼻闻了闻:“好香的花,谢谢师兄!”。

    在明月接过鲜花那一刻,两人相视一笑。这妩媚的笑容立即化作超强电波,瞬时又击得他头昏脑胀,向朝阳稳定心神,连忙说道:“明月,我们走吧,司机还等着。”。

    他们刚走到门口,一位穿着职业装,妆容精致的美少妇过来问他:“这位帅哥,请问你知道西京大酒店怎么走吗?”。

    这就对上了,向朝阳想起楚天交代的暗语,赶紧说道:“这位美女,我们正好顺路,就带你一起过去吧!”。

    “哦!那就太感谢了,我是第一次来西京,正愁找不到方向呢。帅哥你可真是好人。”。看见明月手中的鲜花又说道:“怪不得能找到神仙一般的人儿作女朋友,小美女,相信姐,姐是过来人,选这位帅哥没错啦!”。

    伴着这位美少妇的京腔,向朝阳赶紧招呼她走,已经把明月弄得脸红了,再说下去女孩可就受不了啦!不过他觉得这位美丽的安全人员与想象中的有点不同,咋就这么上道呢,尽说哥的心里话。

    这时,明月娇羞的向他投来一个疑惑眼神,好像在问:“师兄,我们真的与她同路吗?你能骗她可骗不了我,我可是西京人哦!”。

    向朝阳只能视而不见,招呼她们来到停车场,放好行李上车。他请美少妇坐副驾,他和明月坐后排。一路上向朝阳和美少妇聊得甚欢,明月则静静的听着。

    少妇告诉他她叫范美艳,真是人如其名,是首都一家科技公司高管,公司派她来西京出差谈一个项目,听说西京夜景很美,早就想来看看了,并说这个项目如能谈成,以后会经常来西京出差。

    向朝阳心中说你装的还挺像,你装我也装,嘴上连忙表示欢迎,并顺口说道:“那很好啊,以后我女朋友就与你一起坐飞机,麻烦你照顾啦!”,刚一说完,顿觉失言,但已经晚了。一阵剧痛从脚上出来,低头一看,明月娇小的脚上穿着一双带跟的白色皮鞋,其中右脚跟正钉在他的左脚背上,还在不停旋转,就怕他不疼似的。向朝阳疼的龇牙咧嘴,却又不敢吭声,连忙转移话题。明月却不依不饶,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向朝阳实在受不了,左手一把抓住明月娇嫩的小手,顿时一阵温暖柔滑的感觉涌来,差点忘记了疼痛。过了好一会儿才悄悄地摇晃明月的小手,意在求饶。明月这才松开脚,给了他一个警告眼神。向朝阳吓得赶紧松开手。

    很快西京大酒店到了,美少妇下了车,并与他互留电话。司机调转车头,向研究中心方向开去。

    “师兄,我们真的好顺路哦!想不到师兄还是高手耶!怪不得学校里的人都说防火防盗防师兄。”,美少妇一下车,明月就开起了玩笑。

    “这个,明月,你靠过来,师兄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锅决不能背。

    “什么?”,明月警觉的看着他,意思说这么小的空间,什么话听不见,你还让我靠近,师兄你什么意思?

    向朝阳故意看看前面的司机,很严肃的看着她。

    明月见他一本正经,将信将疑凑过脑袋。向朝阳靠近她耳边,见她肤色晶莹白皙,因为紧张耳根变得粉红,觉得可爱极了,一时有些心猿意马。吞了一口口水,稳住心神,悄悄说道:“她是安全部的人。”,说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嘴唇在明月耳根上轻轻触碰了一下。

    明月顿时如遭雷击,身体微微颤抖,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抬起右脚。向朝阳早有准备,抢先抬起左脚,用脚腕压住明月脚腕,让她右脚动弹不得。明月挣扎一会儿,那有他力气大,便用右手,捏住他腰部柔软处,拧了一个180度。向朝阳倒吸一口冷气,赶紧握住她的玉手,轻轻摇晃,明月也不理他,就是不松。两人默不作声,就这样一直僵持。

    实在受不了,向朝阳右手拿起手机,赶紧给明月发了一条微信:“请注意淑女形象。”

    明月回到:“淑女也发飙!”。

    “我错了!”。

    “陪逛街一天,请美食一顿!”。

    “成交!”。

    明月松开剪刀手,向朝阳连忙揉着伤处,长吁一口气。但是他左脚腕一直压着明月右脚腕,不知是不敢还是不忍松开。

    明月也不理他,拿出耳机,插上手机,偏头看着窗外风景,听起了音乐。向朝阳闭目养神,脚腕处传来阵阵暖意让他意在云端,魂游霄汉。

    感觉刚过片刻,车辆已经驶入中心大院,绕了几个弯,来到教授居住的别墅前。车辆停了下来,向朝阳心中有点埋怨司机开得太快,转眼就到了。殊不知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这感觉真是天上一分钟,人间小半年。

    见他脚不拿开,明月也不动。磨蹭一会儿,向朝阳不甘心的离开了那一抹温暖,下车取了行李箱,递给明月。明月接过行李箱,也不搭理他,向别墅走去,快进门时,回眸一笑,向他摇摇手机示意电联。向朝阳举起手机回应,目送佳人进了大门。

    回到自己房间,向朝阳感觉整个人晕晕乎乎。母亲做的可口饭菜,吃在嘴里也全然没了味道。胡乱填饱肚子,进入自己房间,和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想起明月那美好面容,下午在车上二人耳鬓厮磨,手缠足绕,顿时觉得血脉喷张,浑身发热,起身进入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才稍稍冷静下来。

    可是20岁血气方钢的年纪,压抑这么多年的情感突然喷发,那觉是无论如何也睡不成了。折腾半夜,还在床上翻来覆去。母亲吃饭时就见他不对劲,半夜起来见他屋里还亮着灯,门也没关,端上一杯牛奶进来看他。

    “有中意姑娘了?”

    “嗯!”

    “什么感觉?”

    “小时候父亲教我读诗经的感觉。”

    “是关雎吧?”

    “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辗转反侧。”

    “我的君子,先喝杯牛奶早点睡,不然明天哪有精力去追求淑女。”。

    母亲原来和父亲一样,都是山村小学的代课老师,知道这种事谁也帮不上忙,只能让他自己折腾,回房睡觉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又仿佛回到小时候,回到那宁静的小山村。明月当空照,那熟悉的暖暖的感觉弥漫全身,父亲在月光下教他背着《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稚嫩的童声在山谷中回荡,天空中的明月却变成了明月的笑脸。向朝阳大喊一声:“明月!”,从睡梦中醒来,母亲正倚着门看他,问道:“她叫明月?”。

    他点点头,起床一看,太阳已经升起。赶紧拿起手机,却见明月发来微信。

    “今日在家陪母亲,明天早上九点见!”

    向朝阳赶紧回信息。

    “旅途辛苦,好好陪师母,注意休息!”

    明月回了一个笑脸,他回了一朵玫瑰。

    想起和楚天的约定,赶紧吃完早饭,练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