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龙山晓月

    更新时间:2018-03-02 17:44:41本章字数:2626字

    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一下午,思考了一下午,很多问题还是想不明白。想起与教授的约定,起床向母亲交代后向教授家走去。来到教授居住的别墅前,这是他第一次进教授家,上次送明月回家没有进门。按下门铃,前来开门的却是刘秘书,刘秘书向他微微一笑,请他进屋。

    “朝阳来了,快来陪我喝一杯。”教授坐在餐桌边,兴致很高。他走过去坐下,刘秘书给他倒上一杯葡萄酒,然后说道;“你们慢慢聊,我去照顾教授夫人。”

    教授点点头说:“辛苦了,你师母身体不好,我平时研究工作忙,都是刘秘书照顾。”

    向朝阳端起酒杯向教授敬酒,两人酒过三巡。教授说道:“朝阳,你也不是外人,今天想跟你谈点私人问题,我看得出来,明月对你很有好感。”

    “这-----”不知道教授什么意思,向朝阳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不要担心,我是不会反对的,我既然选你当我的学生,肯定是欣赏你的。但是对于爱情,我支持自由恋爱,所以你得自己努力。”

    “谢谢教授理解,我会努力!”向朝阳赶紧表态。

    “想听听我和你师母的故事吗?”

    “想!”

    “记得那是上高中的时候,是高二下学期开学。当时我是班长,老师委托我给同学们安排座位,其中有许多转学来的同学。我按照名单念名字,然后指定他们的座位。当我念到一个名叫风晓月的女孩时,我知道这是新来的同学,女孩从人群中走出来,我抬头一看,顿时感觉周围的景色都明亮起来。我被她迷住了,当时立即做了一个决定,把她安排在我的旁边。”

    “教授,你公权私用!”

    “哈哈哈哈,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平身也就滥用这么一次权力。”教授饮了一口酒,哈哈大笑。

    “从此,我就觉得枯燥的学习生活变得生动起来。那个时候老师管得很严,我又是班长,再说那时还比较害羞,也不敢表白。但是心里憋得难受。这样持续了快一年,高三下学期的时候,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就给她写了一首诗:

    “人生几何!去日苦多。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噗嗤!”向朝阳差点失控,连忙掩饰道;“教授,曹操要是知道他的立志诗被你改成求爱诗,会气得从地下跑出来找你算账。师母答应了?”

    “她当时没有回消息,大概过了一个星期,给我回了一张纸条,我打开一看,上面写道:

    “深山有龙意,河汉晓月明。

    金榜题名时,君心亦我心。”

    “哎哟!师母好有才啊!这既答应了你的求爱,又规劝你要好好学习,要金榜题名啊。”

    “是啊,我这一生都得感谢她,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从那以后,枯燥的学习变得轻松,我们彼此鼓励,最后我考上了西京大学,她考上了清江师范学院。”

    “清江师范学院?”

    “对,就是我们研究中心所在的地方。后来学校搬到城区去了,这里闲置下来。在实验室选址的时候,我坚持选在这里。一是这里位于山区,利于安保和隐蔽。二是这里环境清幽,风景宜人,是做学问研究的绝佳之地,加上很多设施都是现成的,稍加改造就可以利用,能为国家节约很多成本。三是我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上大学的时候我和你师母常常流恋于此,清江大堤,桃花岛上,卫胡沿岸,处处都是我们相爱的身影,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美丽的恋人、美丽的风景、美丽的爱情,教授,完美的人生!”向朝阳由衷的感叹。

    “哈哈哈,你小子会说话,但还是漏了一样。那就是美丽的女儿。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你师母就像天上的明月,照亮了我的人生,女儿是我们的爱情结晶,我毫不犹豫的给她起名叫明月。给你说这么多,一是告诉你爱情是催人奋进的力量,你要好好学习和研究,二是如果你和明月在一起,你要好好保护她,爱护她。”

    “请放心,教授,明月也是我人生的明月,我将用我的所有去守护她,爱护她。”

    “好好好,那我就放心了!”

    “教授,师母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教授的情绪低落下来,表情显得有些痛苦,沉重的、缓缓的说道:“她现在已成植物人。”

    “什么?”向朝阳大吃一惊,酒杯差点落在地上。

    “大概八年前,我刚刚被任命为这个国家实验室的负责人,所以工作很忙,我们两人聚少离多。有一次我根据国家的科学交流计划到A国一所知名大学做关于人工智能的演讲,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你师母知道我要回来,便一直在家门附近的路口等我。两个相爱的人很久没见了,相见时难免激动,我们紧紧相拥。可是这时一辆跑长途的卡车失控向我们冲来,因为我是背着卡车,没有看见,你师母发现后用尽全力将我推向一边,自己遭受重创,虽然及时抢救,命是保住了,但终究没有再醒过来。情节很普通,后果很惨重。”

    “怎么会这么巧?”向朝阳疑窦顿生。

    “我也很怀疑,但是当时国家实验室刚刚批准成立,还在建设期,并没有承担涉密任务研究,安全部调查了很久,司机也确实是喝了酒,导致驾驶失控,一切都很合理,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真是天妒红颜,不过太合理就是不合理。我能看看师母吗?”

    “走吧,在卧室里。”

    来到卧室里,只见窗边的轮椅上坐着 一位肤色白皙,五官秀美的中年美妇,她神态安详,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一尊美丽的玉观音,刘秘书正在给她仔细的补妆。

    教授轻轻的走到轮椅前,蹲下来,握住美妇人的手,温柔的说道:“晓月,这是我的学生向朝阳,他来看你了。小伙子很优秀,我的事业后继有人了,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你。明月和她关系很好,有他照顾明月我很放心,你也可以放心。”

    向朝阳也走过去蹲下,轻轻的说道:“师母,我是向朝阳,请您要有信心,尽快恢复起来。您也尽请放心,我会保护好明月,照顾好明月。明月不在的时候,我会经常来陪你的。”他感觉自己的心堵得慌。

    “你师母一直很爱美,所以我请刘秘书每天给她化妆,这样她会好受一点。”教授叹息道。

    刘秘书继续给教授夫人补妆,他们走出卧室,来到书房。

    “教授,您辛苦了,我想有空的时候都来陪陪师母,可以吗?”

    “那就辛苦你了,你能陪她说说话,她会好受一些。最近情况不太好,东西吃的很差,需要输液来维持营养的供给。”

    从此,每天傍晚,卫湖边就会有一位年轻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位妆容精致的美妇人。

    回到自己房间,想起明月和自己也是同病相怜,便拨通了明月的电话,电话中传来了明月甜美的声音。

    “师兄,还没睡吗?”

    “明月,刚才我去看师母了。”

    “••••••师兄,妈妈她还好吗?我好想她。”电话中明月轻轻的啜泣。

    “很好,你放心,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帮你照顾她。”

    “谢谢师兄,父亲平时很忙,以前都是我陪着她,我最担心她一个人孤单,现在有你陪她,我好开心,谢谢师兄!”明月有些激动。

    “傻丫头,别哭了,有师兄在,什么都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好好照顾自己,对我来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从此,他们每天都会通话,聊教授夫人的情况,聊学习,聊人生,聊各自生活中的琐碎小事,两颗年轻的心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