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章 沦落异地

    更新时间:2018-03-02 18:07:27本章字数:3565字

    秦枫走后,别墅内的落地窗前洒着一片温暖的阳光,秦震博坐在阳光下眼神有些黯然。

    秦枫从美国回来只留了一个晚上就走了,虽然他想让秦枫在家多留几日,但是秦枫执意要走,他也只好作罢。

    商场如战场,机会只在一瞬之间,秦枫自然不敢多耽误太多的时间。

    而且,秦枫想前往清源市的目的不仅如此,据私人侦探的调查,当年为母亲剖腹产的医生在做完手术后就辞职回到了清源市。

    他此次前往清源就是要找到这个医生,调查当年母亲死亡的真相。

    “老爷!又在想枫儿了吗?”

    柳丹丹笑意盈盈地端着一杯龙井茶走了过来,将龙井递到秦震博的面前。

    秦震博端起茶杯稍稍品了几口,待放下茶杯时,眼神里竟多出了几分呆滞的感觉。很明显,这龙井茶里有很大的问题。

    “丹丹,如果枫儿真的把分公司起死回生,我让他接手董事长的工作,你不介意吧?”秦震博将柳丹丹搂在怀里,用着那宠溺的目光看着柳丹丹精致的脸庞。

    “呀,老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呀,我们是一家人,如果枫儿有能力做董事长带领秦氏集团更好地发展,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柳丹丹的眼神里带着一股淡淡的妖媚,露肩的衣服呈现出一对雪白如玉的肩膀,散发出一股淡淡诱人心脾的体香。

    “还是你最懂事儿!”

    秦震博有些粗糙的手指头在柳丹丹的鼻头上轻轻地刮了一下……

    ******

    中午,柳丹丹驾驶着一辆保时捷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纤纤玉手拿出一部威图手机,拨通了高翔的电话。原本充满柔媚的脸庞上渐渐地生出一股狠毒的气息。

    “高翔,那小杂种已经回来了,看样子他这次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你上次雇去美国暗杀的杀手都被他杀了。”

    “老头子说,如果他能把清源市的分公司起死回生,就让他做董事长,到时候我们的心血就都白费了,而且那小杂种狡猾得狠,也没有开他的宝马车。”

    原来,柳丹丹早已将秦枫的宝马车上的刹车系统动了手脚。

    “哼哼,你放心,这次我在黑市上弄到了秘密武器,管他是什么特种兵,都能解决掉!”

    “嗯,你注意安全,他已经不是几年前的小毛孩,记住,对付他只能智取!”

    柳丹丹嘱咐完后便挂断了电话,听高翔说,这次的计划万无一失……

    ******

    秦枫来到长途客运站,买了一张前往清源市的车票,准备去接手已经快倒闭的清源分公司。

    望着车站上人来人往的人群,秦枫漠然地买票,登上了前往清源县城的长途客车。

    很快这辆车就驶出了京城,随后,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也跟随着这辆车尾随而行。

    车内,一个脸上有着两条刀疤的男人望着手中的喷雾剂,眼里闪着一抹贪婪的味道,“大哥,你说这玩意有用吗?听说那小子原来还当过特种兵!”

    “哼,别说是特种兵,就算是十头牛,也能被这喷雾剂给弄得瞬间晕倒,你就这点胆量,还想发财?”

    车内的中年男人不屑地看了一眼刀疤脸,这单可是一千万的生意,只要能做了秦枫,他们这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那刀疤脸憨憨地笑了一声,中年男人紧紧地盯着前方行驶的客车沉凝道:“等到了服务区,如果那小子下车,我会趁机迷晕他,刀疤配合我行动,其他人在车内接应……”

    中年男人目光谨慎,他也知道雇主之前雇去的杀手都被这小子解决了,绝对不能大意。

    如果人多只会引起他的警觉,因此他打算和刀疤脸配合先去迷晕秦枫。

    车内四个人的脸上都浮现着贪婪的神色,听着中年男人的话纷纷应道。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行驶,长途汽车终于行驶到高速公路的服务区缓缓停下,秦枫慵懒地伸了下懒腰,看了下表,应该还有三个小时就到清源市了,是要下去好好透透气。

    秦枫走下车,呼吸着来自车外新鲜的空气,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顿时抖擞了一些,去卫生间方便完后一屁股坐在路牙上,悠然地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服务区内人来人往,过了几分钟,一些停留的车辆已经开走,秦枫将手中的烟头掐灭扔到垃圾桶内,抬手看看时间也该上车了。

    他缓缓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全身的骨头都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动,正准备前往不远处的客车走去。突然,一个中年人来到他的身旁,冷不丁地抬起手臂,手中的喷雾剂对着秦枫的面门快速喷去。

    在中年男人抬起手臂的时候秦枫就发现了异动,身体迅速一侧,轻而易举地躲过了那记喷雾剂的攻击。他的眼里突然闪过一抹凶光,右拳飞速握起,一拳狠狠砸向男人的胸口处,顿时传出一道清脆的“咔嚓”声。

    男人的面色骤然一变,迅速向后退了几步。

    “你是谁?”

    正当秦枫喊着正要上前一步制住中年男人时,突然一个粗壮的手臂从他的身后将他狠狠抱住,秦枫面色一怒,双肘骤然发力,狠狠击打向身后男人的腰肋处。

    “咔嚓!”

    “咔嚓!”

    两道清脆的咔嚓音骤然响起,身后男子的面色顿时痛苦不已,瞬间张开了抱住秦枫的手臂,就在秦枫挣脱时,之前的中年男人早已反应了过来,手里的喷雾剂冷不丁地对着秦枫的面门迅速喷去……

    一股清凉的感觉瞬间从面部传来,秦枫的意识立刻变得模糊了起来,眼神内的凶光一瞬间黯淡了下去。

    “妈的,没想到这小杂种这么难对付,肋骨都骨折了,等会带回去好好招待他!”中年男人看着秦枫恶狠狠地道着,随后示意秦枫身后的刀疤脸扶着已经神志不清的秦枫走向不远处的黑色别克车。

    “好困…好累…”

    秦枫眼里的世界开始摇晃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正被人架着,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

    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但是却依旧记得刚才的事情,架着自己的人绝非善类。

    “妈的,老子在阿富汗的战场上都活了下来,岂能让你们这些鼠辈给收拾了?”秦枫虽然浑身乏力,但是仍旧努力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尽量让自己不要昏迷,但又装作晕沉沉的样子随着两个人的搀扶一点一点地前进着。

    刀疤脸虽然肋骨被秦枫打断,但是表情却异常兴奋,因为这一单之后,他能分到两百万。

    秦枫的双手垂下,那两个人架着他的肩膀一点一点地朝前走着,突然,秦枫空洞的双眼里闪过一抹寒芒,暗暗地深呼吸一口气,使出全身的力量,双手骤然下压,很快双手就探到了两个人命根处,双手狠狠握去,那曾经能捏碎的核桃的手指狠狠地夹在那两颗蛋蛋的上面……

    一瞬间,似乎在静寂的夜空里传来两道蛋碎的声音。

    “啊!”

    “啊!”

    扶着秦枫的两个男人面色骤然一变,只感觉下面突然一冷,随后下身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夜空中瞬间发出两道惨绝人寰的叫声,二人的面色随即涨成了猪肝色,立刻松下秦枫躺在地上捂着裆部满地打滚了起来。

    挣脱束缚的秦枫使出全身的力量,快速向自己乘坐的那辆车的方向跑去,他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正在快速流逝,但是因为距离太远,在距离那辆大巴车还有一百多米远时,它便开走了。

    “卧槽!”

    秦枫心里怒骂了一句那不负责任的司机,刚要接着骂,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追击的脚步声。

    他迅速转头,只见两个男人从远处的别克车下来,正往自己的方向飞速追来。

    “这高翔真他妈是狗娘养的,动手竟然用这么卑鄙的方式!”

    秦枫心里怒骂,扫视着附近的车辆,周围有一辆客车正准备关门驶离,灵机一动的他,拼劲最后的力气飞快地朝那辆车跑去。

    “师傅,我还没上呢!”

    秦枫边跑边喊,只见那大巴车刚行驶了十几米远,便缓缓地停了下来,车门缓缓打开。

    他一口气跑上车,正要感谢司机师傅,却听到一道粗俗的辱骂声。

    “他妈的,你懂不懂规矩,说了一刻钟发车就发车,你个小逼崽子跑哪去了?”

    男司机看到秦枫上车后便关了车门,显然秦枫的行为让他很是不爽。

    血气方刚的秦枫刚想发作,但是一想到现在的处境,只好赔着笑脸看着那满脸凶相的司机师傅连声道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拉肚子了…”

    说着的同时,秦枫从怀里掏出一盒高档香烟,递给了中年司机。他一看到金黄的烟盒眼里顿时一亮,这烟价格昂贵,他根本没抽过。原本阴沉的脸庞顿时绽放得像花开一样,急忙地收下了秦枫的香烟。

    秦枫用完最后一丝力气将烟递给司机,随后便跌跌撞撞地往车厢后面走去,到最后一排座位的时候,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躺在座位上睡了起来……

    从别克车下来的两个人急忙追了上来,却发现秦枫早已消失不见,顿时气得直跺脚了起来。

    “妈的,小杂种,居然让你给跑了!”

    一个黑衣男人双拳紧紧攥着,望着无尽的夜空狠狠道着。

    秦枫在车厢的最后面像死猪一样地睡着了,车辆经过了一个又一个城市,他都没醒来,但是他身边的乘客却是换了一个又一个。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昂贵无比的手表、手机、钱包,都在沉睡中被扒手给偷了个精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辆长途客车缓缓地停在了终点站。

    “喂,醒醒!”

    司机推着沉睡的秦枫喊道,可是却依然不管用。

    “妈的这家伙是猪啊!”中年司机的脾气可没那么好,直接喝下一瓶矿泉水,“噗”地一声,全喷在秦枫的脸上。

    感受到脸部的瞬间凉意,秦枫骤然惊醒:“啊…发生了什么?”

    他一脸愣神地看着周围的环境,只见身边是空荡荡的车厢,面前是一个满脸凶相的司机。

    “到站了,还不滚下车!”

    那司机师傅看着睡眼惺忪的秦枫怒喝道,因为秦枫之前给他的烟盒里,居然只有三根烟!

    “头好痛!”

    秦枫摇摇脑袋,只感觉全身乏力,饥肠辘辘,但是看着一脸凶相的司机也不再自讨没趣,拖着疲惫的身体就走下了车。

    一下车,顿时一股热浪迎面袭来,原本精神懒散的秦枫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这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会这么热?

    我到底睡了多久?

    一时间,一连串的问题在秦枫的脑海里响起。